《表姐的 lingerie》

成人小說網 - 色情小說城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首頁 4U 成人論壇首頁
熱門色片推介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

------<表姐的 lingerie>




我e個大我三歲、身高166、34a-23-34的三圍的嗦表姐,佢響加拿大大學畢業後,就一個人返左黎香港,考左入cx做空姐。為左方便返機場,而且又近市區,同埋跟我家有個照應,所以搬埋入黃埔,租左個我屋企隔壁果幢樓的一個單位居住。

  雖然我地住得好近,不過於是唔係要上大陸出差,就係佢要飛,因為通常都是用手機,或者係email同icq聯絡的。間中,我地都有講下d三、四級野。當然包括大家的「往績」啦!或者係咁啦!大家都唔係「處」,講起來都唔會點尷尬,所以越講就越hi,而且我地仲download d「情色文學」send俾對方,我地每次看完後感到很「性」奮,而佢自己底下的under都濕埋。

  由於佢今晚至要飛,於是佢食完lunch就call我,要陪佢去pk shopping,其實係想搵「奴隸獸」就真。

  當我去到pk門口時已經見到佢,今日佢一身灰色小背心和一條貼身的牛仔褲,加上一對高跟涼鞋,拎住一個wacoal購物袋,原來佢未黎之前,去吉之島逛左一大輪,而且仲幫襯左wacoal唔少添。

  響我地一路行pk時,我就話:「表姐,今日又幫襯左wacoal唔少喎!」之後,佢就回應我一聲:「關你乜事!」之後,我又話:「表姐,今日係用冇吊帶bra喎!」

  這時,表姐有驚奇咁話:「你又點知呀?」

  我就話:「妳件背心咁tight,個bra現晒出黎,不過件背心咁深色,我就估唔到呀!」

  跟住一路傾起under的顏色,原來我同佢都係一樣喜歡白的。而且,佢每次買完之後,都會響返到屋企後馬上著上身,然後對著鏡子看完又看,之後,再在鏡子前來回走了幾步,feel下這套內衣,係唔係真係咁好看、舒適同性感。

  於是我就問表姐:「今次又會唔會咁呀?」佢就話:「乜你好想睇咩?求先你仲睇唔夠咩?」這時,我feel佢的表情,好似諗到如果俾我看到佢,都唔會係點樣?

  當我同佢賣完野之後,都成三點幾,於是我幫佢拎埋d野上樓。當佢返到入屋後,就馬上返入自己間房,羅左套空姐制服,連埋求先買的under,一齊拎晒入沖涼房。

  當表姐入左去沖涼時,我就望住沖涼房度門,突然有個奇想:我都好想睇到佢,除左d外衣同個bra,丟在一邊,身上只係得返條under,響佢床頭的梳妝鏡前挺起個胸,讓兩個34c的波上下晃動,特別有動感。雪白的波和淡粉紅的lin的配合下,真是耀眼生輝,美不勝收。如果佢係唔肯的話,就我會挾強黎;不過,咁樣豈不是強姦?

  半粒鐘多d度,表姐就沖完涼兼換好制服,而且用一隻蝴蝶頭夾,將佢d長頭髮夾起。

  於是我地兩個人就一路食求先響pizza nut度買takeaway的pizza一路傾,說起了今天穿什麼under的問題。

  我說:「表姐,乜求先咁密實呀!我估妳著乜野色都唔得。」

  表姐說:「街坊裝係咁架啦!我夠睇唔到你係乜野色囉!」

  我說:「咁妳估我係著乜野色呀?」

  表姐說:「我估你著黑色的。」

  於是我說的妳估錯,表姐唔信。於是我拉低我條track褲。響白色under裏面,包著累累贅贅的一大團。

  表姐說:「e!你條「啫啫」都唔細喎。」

  我話:「我估表姐穿的上面是粉藍的,下面係白的。不過就唔知係唔係求先買果d黎。」

  表姐就拉說:「你只係岩得一半;不過,你又點知我個bra係粉藍色?」

  我就話:「妳件制服恤衫咁see-through,現左出黎呀!」

  佢話:「我地套制服咁淺色,都唔俾帶深色bra啦!」
  
  但係我就話:「妳唔好拉開話題呀!我明明係估岩左……」

  可是佢唔肯承認,但又不好意思去証明。

  於是我開玩笑地話:「咁自己黎sure下!」然後我想話作狀咁,掀動表姐這件紅色開衩的制服裙,和烏低個頭,裝下裙底咁;當然啦!表姐又點會唔俾我,於是我地就纏繞起來。

  我睇見表姐一面嬌羞、唔知點好的眼神,和一個郁下郁下、好sexy小嘴,和身上發出一d清香的香水味,我忽然覺得好hi,真想抱住她,但係我真係不敢。

  正當我地鬧的不可開交,佢隻右手俾我捉住之際,唔知係佢被kick左一下,還是坐唔穩,表姐的上半身突然訓低落梳化,我整個人撲左落在佢身上,地壓響表姐身上,而且仲響佢面上咀左一野。

  這時,表姐俾我咀得臉上癢癢的、身上酥酥的,對波抖得更厲害,不過,就唔知佢陰部有冇出水啦……。

  同時,佢忽然濕濕的隆起陰部正好頂住我下面撐起帳蓬的地方,而佢果對堅挺的波也貼在我的胸膛上。我地你眼望我眼,好似都觸電咁震左一震咁,一種從來未有過的hi,令我地渾身無力、唔知點咁。

  我睇著佢果個咁rum的樣,啫啫一下子硬了起來,把我的under褲襠頂到高一高。當然啦!咁樣又點逃得過壓響我下面的表姐啦,feel到我鼓起的褲子,佢一時間亦都唔知係點,心靈深處卻想再看一看……。

  當時,我從我的以前同d女do野經驗中,估到佢依家feel好熱,尤其是陰部添,仲係熱到溶果隻,充血的陰唇漲得難受,d淫水就好似開水喉咁。

  這時,表姐feel到我果碌越來越大的啫啫,唔知佢心裏係唔係咁諗:「你條啫啫好new-3lunch大呀!比我以前d男友大得多,唔知道俾咁大支野插係點樣呢……?」不過女仔人地,唔會姣到咁,出晒口嘛?

  或者係咁呀,如果唔係,佢仲唔一早叫非禮、強姦呀!

  這時佢隻右手已經放棄反抗,而且仲扮晒嗲咁話:「你好衰,蝦表姐,睇下我一陣點樣泡製你個衰人……」

  我就話:「咁樣唔係幾好咩?」
   
  表姐話:「唔得咁玩呀!你好衰架。快嘛……快嘛……」

  我就問佢:「快嘛……快嘛……快乜野呀?」

  佢就一邊嬌喘,一邊無力的話:「快…d…扶人地起身呀,鹹濕仔……」。

不過,我唔止唔so佢,而且我仲一野咁咀過去,初初佢可能有d怕醜咁,佢個頭有d想避開咁,不過兩家柔軟的嘴唇互碰的個剎那,雖然我d牙仲撞到佢 d牙添,不過嘴唇間連著銀絲的唾液吸了一下,全身瞬即火熱,產生和異性接吻全然不同的興奮感。然後我的舌頭就不失溫柔地撬開佢個牙關,大家就大玩「利疊利」同「交換口水」,好new-3lunch開心呀!足足咀成分幾鐘咁耐,真係有d唔想停。

  同時,我隻手捻著一綹柔髮一路向下滑,然後我個咀都滑到去佢這條白溜的頸肌上……

  表姐邊說邊撒嬌的亂扭身子地:「唔好咁啦!我係妳表姐黎呀!」

  這時,我啫啫同佢濕濕的陰戶不斷地磨擦,雖然我地的性器隔著咁多衫,d快感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襲來。這時佢的陰戶,肯定係越來越熱、兩片陰唇越來越大,像一個饅頭一般高高的鼓起,淫水越來越多,搞到自己的褲子搞濕,否則連我條褲子都濕埋。

  咁樣我梗係忍唔住啦!,於是雙手活動起來,嗱嗱聲咁把佢的制服恤衫上的釦一粒一粒咁解開,於是露出左一個新的粉藍色的bra。

  我就話:「我冇估錯啦!e,表姐,係wacoal的shakitto系列,新野黎喎!」

  而正當表姐話我:「男仔之家,又會識埋d女人野」之時,我將佢身上的恤衫除下來。跟住佢又話:「啦!人家今日著乜野bra,依家俾你睇晒啦!滿意未呀?」

  我就梗係未夠喉啦!於是馬上掀起表姐的bra,佢e個雪白、34a的胸部,不禁心中狂喜!他立刻一手摟住她的細腰,一手握住表姐傲然尖挺的白嫩乳房摸揉起來,嘴邊就一路講:「表姐!妳個波好new-3lunch正喎……睇妳下面都濕晒啦……睇黎係我同妳解決d需要好的時候!」

  這時我在混亂中,將表姐夾得實實的頭髮解鬆了,於是佢烏亮的秀髮披肩,粉臉滿含春意,鮮紅的小嘴微微上翹,粉鼻直挺,吐氣如蘭,一雙碩大梨型尖挺的胸,粉紅色似蓮子般大小的奶頭,高翹挺立在一圈艷紅色的乳暈上面,配上她雪白細嫩的皮膚……白的潔白、紅的艷紅、黑的烏黑,三色相映真是光艷耀眼、美不勝收,迷煞人矣。

  表姐這時卻詐晒嬌咁話:「你好衰架,整散晒人地個頭呀!」

  不過,自從佢同佢響加拿大的男友鬧翻分手後,已有一年多沒有被男人這樣的摟著、摸著,尤其現在摟她、摸她的俊男又是自己的表弟,我摸揉佢個胸的手法熟練知趣,令佢feel我散發出的男性體溫,令佢全身酥麻而微微顫抖。
  
  我不理佢點樣叫:「不要咁樣嘛……不可以……」,順手拉下自己的褲子及under,把已經硬晒的啫啫亮出來,再把她軟軟的玉手拉過來,握住他長逾18公分的粗壯大啫啫。

  我就話:「表姐!快d同我揉揉,你睇下我的小弟弟已經要爆炸了。」

  表姐就話:「e!乜你咁架!人地咁大個女,就未摸過男人的啫啫架!」

  寄然係咁,我都冇法啦!佢都唔肯。於是我就改為伸手入佢尾龍骨的位置,解開佢的裙頭扣和拉鍊。我咁樣做,佢當然知道我係想點呀!

  表姐又係一貫的態度咁話:「唔做得除人地條裙呀!」

  不過我當然又係唔理佢啦!好快,響佢這對黑色襪褲下面,這條同樣是wacoal的shakitto系列的under就在眼前。係d lace圍到好似short的t-back黎呀!而且,唔好話佢條under,就連條襪褲,果然濕晒!

  於是我扶起表姐的上半身,一隻手繼續又揉搓佢的左胸,另一隻手就毫不客氣咁,伸入表姐的襪褲和under裏,原來條under係同個bra係一set 的;摸著了豐肥的陰阜戶上的草原,不多不少,細細柔柔的﹔再順手往下摸到陰戶口,果然係已經濕淋淋的﹔再伸指兩片柔嫩的肉唇間,撥扣縫中的陰核……表姐的淫液已如潮水般,順流而出。

  表姐這時就話:「人地冇呃你呀!唔係白色黎呀!」

  表姐那久未被滋潤的陰戶,被我的手一摸揉,已酥麻難當,再被他手指揉捏陰核及摳陰道,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帶,使她全身如觸電似的,酥、麻、酸、癢、爽是五味俱全,那種美妙的滋味叫她難以形容。

  我就將成個人抱起來,往她房裏走去,一邊走仲一邊熱情咁咀佢的小紅唇。而佢雙手攬住我條頸,好似放棄抵抗、任由我擺佈,可是,佢又唔可以好似做晒主動咁,因此口中嬌哼道:「……放開我……我是你的親表姐……不可以咁樣呀……求求你……放開……我……喔……」

  這時佢就好似日本三仔的女主角咁,猛叫「也媽嗲」!不過佢點叫都冇用,我就是充耳不聞!

  我把表姐抱入佢間房度,放在床上。當時我由佢的表情,估她是又害怕又想要,刺激和緊張沖擊著她全身的細胞,她心中多麼想我的大啫啫插入佢那久未接受甘露滋潤的小肥屄裏面去!但係被人發覺左,咁樣就點算好?

  但係佢的小屄酸癢難忍,亟需有條大啫啫黎插下佢,至可以渲泄心中熊熊慾火!否則自己真會被慾火燒死,咁樣都真係枉生在e個世界上呢!

  或者佢想通左啦,就任由我把她的已經扯高的bra,同埋這條黑色襪褲和under除個精光,痛快要緊呀!

  我就好似一個飢民咁,一隻手把住表姐的大奶子,拚命的吸吮﹔另一隻手掌蓋住表姐的另隻奶子,又揉又捏,覺得軟綿綿又有彈性,掌心在奶子上摸柔,左右的擺動。

  表姐感到如觸電,全身癢得難受,我越用力、佢就越覺得rum,她發出夢囈似的呻吟:「喔……喔……我的好表弟呀……癢死了……喔……你……真會弄……」

  弟弟受到表姐的誇獎,弄得更起勁,又吸又揉,把表姐的兩個奶頭弄得像兩顆大葡萄一般。

  表姐被逗得氣喘噓噓、慾火中燒,陰戶已經癢得難受,再也忍不住了,於是她叫道:「好弟弟,別再弄表姐的奶奶了,表姐下面好……好難受……」

  弟弟聽到表姐淫浪的聲音,像母貓叫春一般,心中想:「我都諗唔到,平日同表姐talk d三四級野,原來表姐唔係得個talk字!」於是他對表姐說:「表姐,我下面也好難受,你也幫我弄,我就幫你弄。」

  說著也不等表姐答應,自己則低下頭,用雙手扳開表姐的雙腿仔細看。

  只見在一片烏黑的陰毛中,有一隻像發麵一般的鼓脹肥嫩的陰戶,就像一隻鮮紅的水蜜桃,兩片肥美的陰唇不停的張合,唇間的肉縫中有一顆油亮如珍珠的小小肉豆,陰唇四周長滿了烏黑的陰毛,閃閃發光,肉瓣間排放出的淫水,已經充滿了屁股溝,連肛門也濕了。弟弟把嘴巴湊到下邊,伸出舌頭輕舔那粉紅的肉縫和屄肉。

舌頭剛碰到粉肉,表姐猛的一顫:「咪……咪搞e度,衰人呀……人家都唔叫你搞……」
  
  「好表姐,那你要我弄哪兒?」
  
  弟弟乘機托住豐臀,分開表姐白嫩苗條的玉腿,用嘴猛吸表姐肥嫩的肉屄。表姐只覺得陰壁裏一陣陣騷癢,淫水不停的湧出,使她全身緊張,又難過、又美暢。

  接著弟弟把舌頭伸到小屄洞裏,在陰道內壁翻來攪去,內壁嫩肉經過了一陣子的挖弄,更是又麻、又酸、又癢。
  
  表姐只覺得人輕飄飄的、頭昏昏的,拼命挺起屁股,把小屄湊近弟弟的嘴,好讓他的舌頭更深入屄內。表姐從未有過這樣說不出的快感,她什麼都忘了,寧願這樣死去,她禁不住嬌喘和呻吟:

  「啊啊……噢……癢……癢死了……」

  「你個鹹濕仔……啊……你……你把佢個屄……舔得……好爽呀……嗯…………啊……癢……表姐的屄屄好……好癢……快……快停……噢……」

  我舔的越猛烈,表姐身體顫的越厲害,最後她哀求的呻吟著:「我頂唔蒲呀,快d插進黎,我……難受死了。」

  這時候我轉過身來,除埋自己條衫,爬在表姐身上,把陽具對準表姐的嫩屄入口,用雙手支撐著身子,挺著火熱的啫啫,在表姐的桃源洞口,先來回輕輕磨了幾下,然後一鼓作氣,一下子就插了進去!

  表姐的陰道十分緊狹,但因已有充足的淫液滋潤,加之弟弟的啫啫脹硬如鐵棒,只聽到「雪」的一聲輕響,18公分長的粗大的啫啫竟全根盡入!

  「你的啫啫真係大,表姐從來沒被咁大size插過。好爽了!快d用力幹呀。」

  我再次熱情咁咀佢的咀咀,(雖然她不習慣)她也緊緊的摟著他的頭,丁香巧送。表姐雙腿緊勾著我的後腰,就好似「歡喜佛」咁,佢e個肥大的pat pat搖擺不定,佢e個動作令我的陽具更加深入。

  我也就勢攻擊,再攻擊!他使出特有的技巧,時而猛、狠、快,連續抽插﹔時而輕抽慢送,款款調情﹔時而磨、旋,揉、壓,叩弄花心軟肉﹔肏得表姐淫水狂流,我地的性器官搏鬥的「啾啾」響聲不絕。

  不久,表姐hi到大聲用普通話叫道:「哎呀……冤家……好表弟……你真……會幹……你插進我的……花心了……我……我真痛快……你真……會插屄的……太好了……哎呀……你……你太好了……逗的我心神俱散……美……太美了……」 然後佢又話:「乜我叫得好似d北姑咁咩?」

  同時,扭腰挺胸,尤其那個肥白圓圓的pat pat左右擺動、上下拋動,婉轉奉承。

  我就話:「d北姑又點同妳比呀!」

  我以無限的精力、技巧,全力以赴。表姐嬌媚風騷、淫蕩,挺著屁股,恨不得將弟弟的陽具都塞到陰戶裏去,她的騷水一直流不停,同時再次用普通話叫個不停:
  
  「哎呀……哎呀……我的好表弟呀……插的我……舒服極了……哎呀……插死我了……」
  
  「你呀……嗯……喔……唔……你以後要……常常插……我的屄……我愛你……我要一輩子……讓你插……永遠不和你分離……」


  「哎呀……嗯……喔……都你……插的……舒服……極了……天啊……太美了……我……痛快極了……」

  「用力……用力……哦……哦……好爽……好爽呀……我被你幹的爽死了啊……用力幹……把我……的肉屄……插爛……」

  佢的兩片陰唇,一吞一吐的極力迎合我大啫啫的上下移動﹔一雙玉手,不停咁響我個頭上同背脊度亂抓,這又是一種刺激,使我更加用力的肏插,插得又快,肏得又狠。

  「姣表姐……嗦表姐……我……哦……我要肏死妳……」
  
  「對……肏……大力肏……表姐……啊……啊……肏我死了……哦……」之後佢就大叫左一聲,達到了高潮。

  我feel到佢的陰道在有力的一夾一夾的咬著自己的啫啫,忽然用力的收縮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熱潮,直沖向自己的龜頭。太爽了,太美暢了,我想忍都唔忍皇,全力把啫啫頂進佢陰道最深處,龜頭緊頂在表姐的子宮頸的軟肉團上,放鬆了會陰部控精括約肌,全身一哆嗦,龜頭一陣蘇癢,一股熱流自龜頭的馬眼奪關而出,狂野的噴射入表姐的子宮深處。

  佢被我滾燙的精液射得險些暈過去,佢用力地抱著趴在自己身上的我,她可清楚的感到弟弟的鐵硬大龜頭在自己的陰戶內,一突一突的跳動……

  狂潮之後,我邊拔出仍然半硬的啫啫,邊對著表姐說道:「妳吃飽未呀?」
  
  表姐抬起頭,咀左我條頸一下後就說:「大啫啫先生,我的屄屄從未食過咁飽。」

  於是我就話:「那你怎麼多謝我?」

  表姐就話:「你要我點樣,表姐就點樣呀。」

  我就話:「咁將妳綁手綁腳,玩sm又點樣呀?」

  這時表姐就好似d貴妃咁訓咁度,對我微笑左一下作回應。

  於是我當欣賞藝術品咁欣賞表姐美麗的身軀,嫩白豐滿的胸,加埋上面的兩粒如櫻桃般的lin,正呀!使我更是陶醉、迷惑。而佢幼幼的腰、平滑的小腹,光滑白膩,一點疤痕都沒有﹔腰身以下便逐漸寬肥,兩胯之間隱約的現出一片黑亮的陰毛,更加迷人。毛叢間的陰戶高高突起,一道鮮紅的小縫,從中而分,更是令人著迷。

  這時,我卻忍唔住問佢:「表姐,點解妳hi時,咁鍾意講普通話?」

  不過睇佢個樣,都唔會答我啦!

  這時,佢床頭的hello kitty鐘突然響起來時,依家已經係下晝六點,原來我地乾柴烈火咁,do左成兩粒鐘。

  望著佢咁正的肉體,尤其係誘人的陰戶,這時佢用手指輕輕地一彈我剛剛軟下來的啫啫,我又馬上行起升旗禮。

  本來我仲想再黎,無奈佢今晚要飛倫敦,係時候要返國泰城;冇計啦,二人馬上起身著返好衫,這時表姐就話:「好彩我唔係得一套制服,否則就醜死人。」

  當我地著好晒d衫、set返好個頭之後,我臨走親了表姐一下後就話:「俾我再抱抱呀。」之後攬住表姐。

  而佢亦都摟著我話:「你幾時再黎陪我呀?」

  我說:「妳吹我雞時,我馬上就到!」

  二人又像情人般的甜蜜擁抱、互咀一輪之後,至依依不捨咁送佢落樓去出機場巴士站。當去到車站時,表姐的老死、另一個空姐Maggie就話:「e,Emily,今日靚左咁多?唔通妳有……」

此篇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完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 - 返回上頁

註:本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的成人小說內容皆輯綠自 4U 成人論壇的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版,內容為網友上傳,故站內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並不代表本成人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的立場。

西班牙EX-SUCK吸引力(女用)



西班牙D5催情水



日本性素液(女士專用催情水)




警告:本成人小說網的成人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成人小說城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成人小說城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