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美傳 第一卷(第一部曲)》

成人小說網 - 色情小說城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首頁 4U 成人論壇首頁
熱門色片推介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

------<縛美傳 第一卷(第一部曲)>




(一)

深夜,一輛高級豪華轎車停在了一棟別墅的門前。不一會,從車上走下一名20多歲的英俊男子,他往四周看了一下,踱到車尾打開尾箱蓋,從裡面小心地抱出一個布袋。布袋口被繩子紮緊,裡面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蠕動,還不時地發出“嗚嗚”的聲音。男子抱著布袋,快速地走到別墅門前,用鑰匙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好了,小寶貝,我們到家了。”

男子說著把布袋口解開,裡面竟然是一名20歲左右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如黑色瀑布一般的披肩長髮,標準的鵝蛋臉,一雙美目用驚恐的眼神看著他。一條紅色的絲巾把她的小嘴纏得嚴嚴實實,只能不時發出“嗚嗚”的聲音。

她的身上穿著一件紅色的低胸緊身連衣超短裙,密密麻麻的繩索在豐滿的胸前形成一個網狀。雙峰在根部被緊緊纏繞,顯得異常挺拔,似乎隨時都會破衣而出。在腹部有一個繩結,分出三股繩子分別從腰的兩側和陰部繞向背部,繩索勒著的蕾絲內褲若隱若現。

她的雙手被拉到身後成“W”型,手肘以下用繩索緊緊捆在一起,在手腕處引出一條繩子將雙手吊向頸部和前胸,系在雙峰根部。只要略作掙扎,雙峰就會被向後提起,而另一股繩子從手腕處勒著陰部和前面腹部的繩結連結。所以,如果想讓雙峰好受些,就必須……

女子修長的一雙美腿上穿著一雙肉色的連褲絲襪,被繩索從大腿根部起到腳踝一圈一圈地緊緊縛在了一起,在兩腿中間打一個繩結,這樣可以讓繩子不容易滑脫。另外在膝蓋和腳腕處還專門纏繞固定,保證萬無一失。這樣緊密的縛法用于綁架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美女,是不是有點過頭了呢?連被縛的美女自己也有點納悶。

“嗚嗚……”

“好了,你現在可以開口說話了。”

男子把紅絲帶解開,然後把一團絲巾從美女的嘴裡掏出來,美女深深地呼了一口氣,然後問:“你為什麼要綁架我?”

“呵呵,這個原因有很多,不過我喜歡看著大美女被綁著的樣子~~”

“你這……變態!……你想怎麼樣?”

“嘿嘿,一個大美女躺在我面前,你說我還能怎麼樣?”

“你!……”美女面露氳色,但很快恢復了平靜。

“怪不得最近聽說一些美女莫名其妙地失蹤,這麼說都是你幹的了?”

“不錯,不過只是請她們過來……像你這樣,呵呵,玩玩,沒有傷害她們一根頭髮。”

“你把她們關在哪裡?”

“很快你就可以見到她們了,呵呵呵~~”

美女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男子看見了,笑了起來:“我們的戲就演到這吧,陳夢嬌小姐。不然我整天呵呵呵的像個傻子一樣。”

這一句話讓美女的臉色驟變,唰的一下陰沉下來,趕緊加快了背後手中刀片的摩擦速度。這是她一開始就攥在手心裡的,準備等這色狼把自己帶到被綁架美女的藏身之處再割斷繩索將他捉拿歸案。沒想到居然被識破了,而且好像是早有準備似的。

手心已經磨出了汗,但是繩索仍然紋絲不動。陳夢嬌有些慌了,難道這條繩子被做了什麼手腳?

“我的大美女,別浪費力氣了!我早知道你帶了刀片之類的小玩意,所以專門用特製的‘縛柳金絲’擰成的繩子來捆你。這種繩子堅韌無比,任何利器都割不開。要想掙脫,只能把繩子解開。不過以你現在的情況來看,能掙脫的可能性嘛……”(當然是0了,呵呵!)

“你!……你這個……”

話還沒說完,男子已經把身體靠了過來,臉往前湊到幾乎要碰到她性感的小嘴唇。

“從這麼近看你還真美……”

男子的氣呼到了夢嬌的臉上,她的鼻子被男人的氣息所充滿,她也是第一次那麼清楚地看著男子的面容:稜角分明的臉盤,兩豎劍眉和高挺的鼻樑,最令人難以抗拒的是那對炯炯有神、目光熾烈的眼睛,簡直就是一個超級大帥哥。

目光對視了一下,夢嬌的臉頰紅了一下。她想往後靠來逃避男子越來越近的臉,無奈已經被男子抱在懷中,

“你,你想幹什麼?”夢嬌拼命掙扎,“快放開我,不然……”

不然還能怎麼樣,也不能怎麼樣。

“知道我怎麼識破你的嗎?”男子輕聲說道。

“不可能的,每個細節我都注意了,應該沒有露出什麼破綻的,怎麼會?”

“呵呵,你的確沒有露出任何破綻,只是我事先已經看過了你的照片。我已經注意你很久了,一直想把你捆到手呢!而之前我抓的那幾個美女,只不過是為了引你這位大美女出來的誘餌。從一開始,我的目標就是你啊!其她的人我不感興趣,抓回來綁玩一番就放了。”

“什麼?你什麼時候放的?”

“就在昨天在酒吧遇到你之後,我回來就把她們全放了,因為我的目標 你已經出現了。不過放心,來的時候她們和你一樣都是被迷暈了綁來的,根本不知道這是哪,所以你別指望警方能根據她們提供的線索找到我。”

“你跑不掉的,快把我放了,不然我的同事來了對你不客氣!”

“哦,剛想起一件事,剛才你昏迷的時候在你身上發現了這個,好像是追蹤器之類的東西!可惜啊,不小心被我老早弄壞了。”

“啊?你!……”眼看最後的希望都破滅了,而且那個追蹤器她是放在了身體的某個隱祕部位旁,這樣都被他搜出來,那就表示他已經……

想到這裡,夢嬌不禁面紅耳赤喊著:“你這個不要臉的色狼,你這個……”

這次“這個”也是沒說完,小嘴裡就被男子以極快的速度用原來那條絲巾塞滿了,然後外面又被另一條絲巾纏了幾圈,完全不能說話,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嗚……嗚……嗚!……”

美女還在繼續掙扎著,但是她的扭動只能使男子的慾望更加強烈,特別是她的臀部下面就是男子的老二。她不停地掙扎,臀部就不停地摩擦那地方,直到終於她突然感到有什麼東西頂住了她豐滿的臀部時,才明白那是什麼“東西”!

“不用掙扎了,你是解不開身上的繩索的,本來以你的身手我要想抓住你很難,但是你對自己的偽裝太過自信了。當我提出要綁你的時候,你居然溫順地將雙手背過去任我捆綁。對一個普通妓女用這種嚴密的綁法你一定很奇怪,只是可惜,在繩索套上你的瞬間,你已經完全失去了逃走的機會了。”

“嗚……嗚……”

從夢嬌的眼睛裡流露出一絲悔意,本來她的搭檔美靈是不同意她單獨出來做誘餌的,結果她仗著自己從小跟隨父親練出來的內功底子和精湛的武功以及自己數年來隻身入魔窟均成功脫險的戰績,沒把這次的“美女綁架事件”當回事,被對方算計了,自己還主動束手就縛……

她越想越覺得屈辱和不甘!以她的身手,對付10來個高手都不成問題,現在居然對方不費吹灰之力就把自己綁了個結實,而且等下恐怕……

這時男子已經把她抱起,朝臥室走去,邊走邊低頭對她溫柔地說著:“小美人,來吧,今天晚上就讓我好好地疼愛你……”

夢嬌掙扎得更厲害了,但是無濟於事,她已經被放到一張寬大柔軟的床上。

男子寬衣解帶,露出一身雄壯的肌肉和巨大無比的肉棍。

夢嬌看到眼前的景象,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好,好大!居然有那麼大的……”

一想到等一下,這根東西就要插入自己的下身,夢嬌不禁打了個寒顫,更加拼命地掙扎起來。這樣的結果是使男子的慾望更加強烈,肉棍又漲大了一圈。

“嗚!嗚!嗚!!”

男子已經把手抓到她的胸前把衣服扯下,露出兩座同樣雄偉的山峰,富有彈性。男子將雙峰用手抓住,使勁揉搓。不時捏捏堅挺的乳頭,讓夢嬌感到瞬間好像被電擊了一樣,然後胸部被揉搓的快感連接不斷地湧來。

“啊~……啊~……嗯~……啊~……嗯~……”

嬌吟聲如銀鈴般連綿不絕,夢嬌這才發現堵在口中的絲巾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被男子取出,大概是他覺得這樣比較更有爽一點。事實也是如此~~

“住……住手……啊,啊……嗯……”

揉搓的力度和頻率越來越大,夢嬌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越來越快。男子的嘴親吻著她的全身。突然,她感覺到自己下身的蕾絲內褲被一把扯掉,緊接著是一陣劇痛。

“啊!……”

“對不起,剛開始可能有點痛,抱歉了。”

夢嬌的頭忍不住彈了起來,接著小嘴就被男子的嘴給緊緊地封住了。

“唔……嗚!……”

幾秒鐘後,果然再也感不到任何疼痛感,只有來回抽插帶來的極度刺激的快感如洪水般氾濫。

夢嬌突然感到自己的小嘴自由了,身子被反轉過來。原來男子改變了體位,可以更好地“用力”!這是典型的“老漢推車式”,但是他的雙手還是死死地抓著夢嬌的乳房,這樣她整個身體的受力點全集中在最敏感的三點。

“啊!……啊!……嗯!……啊……啊……啊……啊!……”

夢嬌的叫喊聲隨著抽插的加快變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大。不過幸好這間臥室是完全隔音的,所以她叫多大聲都無妨。夢嬌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湧遍全身,但是同時,她也感到自己的力量正在慢慢流失,身體越來越軟。但這點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它很快被湧遍全身的快感所淹沒。

就這樣,兩人在床上大戰了1個多小時,終於迎來了最後一刻。只聽一聲悶響(有那麼大動靜嗎?),一股熱流從夢嬌下身和肉棒的縫隙中噴湧而出。夢嬌最後大聲呻吟了一聲。

“啊!!……”就香汗淋漓地軟在了床上。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我……我怎麼渾身無力?”

“別怕,小美人!我有一種能力,可以在交歡之時吸取對方的能量,不過不會傷到對方,也就是頂多幾天無力而已。多虧你,現在我的功力又大進了。”

“什麼?你……”

“作為回報,我還有一種能力,我的體液能分泌出一種消除疼痛、讓人快樂的物質,這大概是因為我與身俱來的巨大XX的緣故吧,如果沒有這種能力估計沒人敢嫁給我,剛才沒弄疼你吧?”

“這……”夢嬌聽起來猶如天方夜譚般,不過如果不是真的,只怕她早就被捅得痛暈死過去了。

“你,你想把我怎麼樣?”

“放心,我做事的原則是不傷害美女,只是留你下來陪我幾個月……”

“什,什麼……你想……”

“沒錯,我的小美人,乖乖地留下來當我的小愛奴吧~~我一定會好好疼愛你的~~”(汗)

“不,不……要,我不……嗚……嗚……嗚……”

不用說,嘴裡又被塞上了。

“來,我帶你去你的小屋~~”

說著,男子抱起柔若無骨的她面向牆壁。不知道按了什麼機關,牆居然自動升了起來。裡面向下縱深著一條隧道,男子抱著她走了進去。裡面亮著幽幽地燈光,曖昧而陰暗的那種。他們經過一個又一個的房間,最後來到一間寫著“陳夢嬌”的門牌前,男子掏出鑰匙打開房門。裡面是豪華的臥室,有一張小床,一張有點奇怪的椅子和牆上掛著的各種各樣形狀顏色粗細各異的繩子。

“怎麼樣,喜歡嗎?”

這時陳夢嬌已經因為體力不支昏睡了過去。

男子把她輕輕地放在床上,吻了她一下正要離去,突然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轉身取下牆上的繩子又如此這般一番……

完事後,他走到門口,回頭說:“睡吧,我的小美人,忘記了告訴你我的名字,我叫流宇。”

然後是關門聲。

流宇走出密室,從櫥窗裡拿出杯子,打開一瓶葡萄酒,一邊自斟自飲,一邊回味著剛才銷魂的時刻。突然,他發現有一個十六七歲的女孩正坐在樓梯上饒有興致地看著他。

“你是誰?怎麼進來的?”

“嘻嘻,和你一起進來的啊!剛才就躲在你的臥室裡,剛才你和那位美女姐姐幹的事我全看到了。大哥哥,你那兒可真是雄偉,世上罕見哪~~”女孩嬉皮笑臉的回答。

“你……你到底是誰?”

“嘻嘻,如果你抓得住我,我就告訴你。你不是喜歡綁美女嗎?看看我夠不夠資格呢?”說著女孩從樓梯上蹦下來。

流宇仔細一看,活潑的烏黑短髮剛好延伸到肩膀,柳葉一般輕柔的眉毛,水靈靈的大眼睛如清澈的泉水掬成一般,正盯著他看,好像會放電一樣。身上穿著緊身套裝,皮質的超短裙把臀部完美地包裹起來。身材是沒得說,該凸的凸,該凹的凹,有著令人想入非非的曲線般的魔鬼身材和天使般的面孔。再過幾年,一定會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尤物。不,現在已經是了。

流宇壓著原始的衝動,心想自己太幸運了,這樣的絕色美少女竟然自動送上門來,不過從她能無聲無息地潛進來的身手看,要抓住她恐怕很難。

“大哥哥,你蠻帥的嘛!盯著我看在打什麼壞主意呢?不會是……剛幹完那事又想?……呵呵,你真壞!抓住我,你想怎麼樣都可以。不過,不要讓我跑了哦~~”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到時候你可別後悔啊。”

“到時候你抓住了我,我後悔不後悔又能怎麼樣,還不是……任你擺佈,嘻嘻。”女孩很明顯在挑逗他。

流宇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操了一段繩子在手,慢慢地走向女孩。突然他向前一撲,整個過程快如閃電。但結果是,他只撲到了地板,美少女早已輕盈地跳到3米開外去了,對著他笑著。

“哥哥好快啊,差點就被你捉到了,不過可惜,就差那麼一點……”

流宇又向她衝了過去,速度一次比一次快,但是每次都讓女孩“就差那麼一點”地避開了。就這樣貓捉老鼠的遊戲在客廳裡持續了半個多小時,流宇還是連個衣角都沒碰到。女孩的笑聲在客廳裡回盪,身影輕盈地飄來飄去,把流宇耍得團團轉。

“嘻嘻,大哥哥,是不是剛才用力過度沒力氣了?”

“你這個小Y頭還跑得真快啊,不過我一定能抓住你,你等著吧你。”

女孩見這樣下去估計他還是抓不到她,所以在逃的時候故意假裝被桌子拌了腳,摔在地上。流宇一看有機可乘,馬上惡虎撲食一般壓到了女孩身上,用他有力的大手把女孩的雙手往身後一反剪成和陳夢嬌一樣的“W”形,然後用繩子緊緊縛上。

“哎喲!大哥好疼啊!你能不能輕一點?”

流宇現在可不管那麼多,他現在滿腦子都是他想像中抱著女孩性感身體的感覺。雙手快速的纏啊纏,繞啊繞,直到把女孩的上半身纏成一張密不透風的網,雙手被這張網緊緊地束縛在背部,和陳夢嬌一樣,也是“牽一發而動三點”,兩只豐滿的乳房從“網孔”中透出來,被勒得滾圓碩大。

上半身捆好後,流宇不知又從哪裡掏出一大一小兩個棍狀物。不用說,是塞下面用的。他二話沒說,扒下女孩的內褲,把大的那根插進了女孩的蜜穴,直到幾乎沒進去為止。女孩下身突然受到這樣強烈的刺激,忍不住“啊……嗯……”

呻吟了幾聲。聽在流宇耳裡,猶如天籟之音悅耳。

“大哥哥,你這這是幹什麼,啊!……啊!……別往裡插了……啊!……”

“不插緊怎麼能限制你運功脫縛呢,別急,還有一根呢。”說著又把一根插到了女孩的幽門裡。

“啊!……”女孩的身體如觸電般痙攣了一下,“你,你……啊!啊……”

流宇把小棍慢慢捅到了底,然後將從腹部穿過股間的繩子壓在兩根棍子的根部後拉向背後的手腕處系緊,這樣只要手腕有什麼想掙脫的舉動都會帶動股間的繩子將兩根棍子往洞里勒。

接著到腿了,好一雙美腿啊!流宇一邊捆著一邊撫摸著,方法也是一圈一圈地往下捆。但是到了腳掌處,他把女孩穿的高跟鞋脫下,將她小巧的兩個腳Y子也捆在了一起,然後再把兩個大腳趾纏在了一起。

“大哥哥,你這樣是不是太誇張了點?”

“嘿嘿,還有呢。”

說完,又隔空取物般變出幾條皮製的束帶,在她上身套了兩條勒緊,然後在鐵扣上卡死,在雙腿上連著套了4條卡死,然後將雙腿向後彎曲,將綁著大腳趾的繩索和那條從下身拉上來的在手腕處綁在一起,再將女孩的玉手的十指一個對一個的綁在一起,這樣一來連手指都沒辦法動了。對於很多靠手指打開繩結的脫縛高手來說,這無疑是非常致命的束縛。

但是女孩看起來並不十分慌亂,身體被彎成一個“D”型的她,雙峰更顯雄偉,包裹它的緊身皮衣簡直像是撐到了極限,隨時會裂開一樣。

“怎麼把我的身體彎成這樣,我的後腦勺都快碰到腳趾了!有點痛啊!真緊哪!松一點好不好?”

“好啊。”

說完,流宇把從女孩下身穿過的那條繩子猛地緊了一下,女孩的蜜穴和幽門受到突然的刺激,忍不住又“啊!”地嬌吟了一聲。

“大哥哥你……你好壞!”

“呵呵,在床上的時候我還會更壞的~~”

說著,一手抓著女孩的下巴使她不得不把小嘴張開,然後把剛才扒下來的女孩自己的內褲塞了進去,最後用一條粉紅色的膠帶封上了小嘴。女孩顯然對自己內褲的味道很不受用,一個勁地搖頭發出“嗚嗚”的聲音,一邊扭動著她那曼妙的身體。

流宇坐在一旁繼續品酒欣賞著自己的作品,一想到明天就可以和這位小美女在床上盡情雲雨,嘴角不禁露出微笑。(由於吸收了陳夢嬌的功力,需要一點時間消化,所以他決定改日再“戰”)

流宇走過去用繩子把小美女用繩子弔起來,看見她還在用那種調皮而驕傲的眼神看著他,好像把這不當一回事似的。哈哈,我的小美人,明天一定讓你爽到底。

流宇從女孩的身手看斷定她一定也是一個脫縛高手,不然不會自信到故意摔到讓他去綁。雖然掩飾的很好,但還是被流宇看出來了是故意的。而且她還很喜歡被綁的感覺,是一個有“M”癮的女孩。她和陳夢嬌都犯了同樣的毛病:過度自信,本來自己可以跑的,卻自動送綁。嘿嘿,到了明天有她後悔的時候~~。

流宇就這樣睡去了,隱隱聽到客廳傳來的小美女掙扎時發出的呻吟聲,八成是扯到那股繩子勒到乳房和兩個洞洞了。

女孩這邊,的確在試探性地掙扎中牽動了三點,乳房根部被越勒越緊,整個乳房脹的快要爆開一樣,還有下身的強烈刺激,讓她不能集中精力運氣。

“看來這回的大哥哥是個高手呢!不行,這樣下去明天被他姦定了,用普通的功夫看來掙不開這個束縛,要用看家本領了。”

女孩的看家本領就是縮骨功,發功後全身軟綿綿地好似無骨一般。女孩先鬆動了手指處的繩索,勒得很緊,半天才松出來,解放了手指,

然後在手指的配合下是手腕手肘,但是整個雙手還被繩網緊緊地包著。雖然身體的縮小讓網鬆動了,無奈網的關鍵節點綁在乳房根部,而這個地方是沒辦法“縮骨”的,誰叫她的雙峰太“雄偉”了呢?沒辦法她只有一點一點地把網孔松大讓手能穿出,但這是以其他地方緊為代價的。

“啊……啊……嗯……”幾乎沒松一下,下體和雙峰都會受到刺激,在連續的快感刺激下,女孩的臉上泛起了紅暈。

“這個死大哥哥,居然這樣整我……啊……”

好不容易掙脫了雙手,女孩趕緊把纏在胸前的繩子解開,讓雙乳得到解放,然後把嘴上的膠帶撕掉,吐出嘴裡的內褲。

“呸,呵呵,原來不管男人、女人都喜歡拿這個來堵人家的嘴,這是第二次了。”

女孩現在還吊在半空,用縮骨功解脫束縛帶很容易,但是那些繩索就麻煩了一點。因為繩索是有一定韌性的,不過也只是時間問題,最後女孩終於完全自由了,就剩一根繩子捆著她的蜂腰把她吊著。她輕輕一解,無聲無息地落到地上。

“行了,終於又自由了,啊……”她忘了兩個洞洞裡還插著棍棍,就一屁股坐了下來。結果可想而知,她只好小心地把它們從自己體內給“請”出來,還帶出一些蜜汁。

“這個哥哥真是陰險,這樣玩我!雖然這次玩得很盡興,不過,嘻嘻,得報復他一下才行。”說著她躡手躡腳地走進了流宇的臥室……

第二天早上一起來,流宇到處找衣服找不到,一開衣櫃,全部都空了,一件沒剩下,現在的他只剩一條內褲而已!!突然他想到了什麼,衝進客廳,頓時大失所望,小美女已經解開束縛不知道飄哪去了。

哎,掉以輕心了!看她年紀不大,功夫到不錯,不過那種束縛並不是硬掙能解得開的,但是地上的繩子都很完整,連束縛帶的扣都沒動過,她到底是怎麼解脫的呢?難道是……不過也只是猜測,只有親眼見到才能證實。

但是,現在有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他今天還有要緊的公事要辦(一般這種人都有個白道的正職以作掩護,呵呵~)。但是,但是,他總不能只穿著內褲衝出去吧……

不得已他又回到臥室,坐在床上想辦法。忽然想看看有沒有衣服以前扔到床底下了,結果他伏下身一看:昨天那個女孩居然就在床下,在睡覺!!

女孩發覺有人把床單拉開,馬上往反方向滾出床下。

“嘻嘻,哥哥你怎麼只穿條內褲跑來跑去?你的身材不錯哦~~”

“你把我的衣服弄到哪去了……”

“哼,昨天你用那兩根棍子整得我好慘,所以我把你衣服扔了報復你一下,你今天就這樣去上班吧!哈哈哈~”

“你!……”流宇想上前抓她,但是她早已飄出了臥室門。

“再見了,大哥哥,有機會我們再玩嘍~~”

“你,你到底是誰?”

“哦,本來你讓我跑了,我不應該告訴你。不過見你那麼帥的份上就認識、認識,我叫碧玲。”說完人影一閃就不見了。

“哎,可惜可惜,讓她給跑了。”流宇嘆道,“那麼現在……該怎麼辦?”

************

兩天后,在C城最大的夜總會“夢之都”

流宇,沒錯,除了他還有誰!這回他找到他的第二個獵物了。不,應該是第三個,加上前兩天的那個女孩。

夜總會內一派熱鬧景象,不過流宇似乎並不感興趣,他直接走到了一扇隱祕的小門前,推門走了進,門衛一看是熟客就不攔了。這裡是另一個天地:緊縛世界。

這個巨大的舞廳裡橫七豎八地立著很多奇怪的柱子、凳子、十字架、X架等器具,牆上到處掛滿了各種SM和bondage的專用工具,可以隨便取用,然後大大方方地在大庭廣眾之下把招來的小姐或女伴任意捆綁直到爽為止。這裡還開設專門包廂給進階客人,提供的陪綁陪虐小姐也是上品,不過這不是一般人能消費得起的。

流宇直接去吧台開了間包廂,這裡的女服務員全是上身雙手反剪在背後綁得密密麻麻的,所以遞鑰匙只能背對著客人。而男的兼職充當打手,不,應該是綁手的角色,一但有人故意搗亂,上前去就綁你沒商量。

上次有個美麗的女子不知道為何到此和一名在逃嫌疑犯大打出手,把客人嚇跑了不少,綁手馬上一擁而上,飛出繩索先將女子的雙腿纏住拉倒到在地上,然後圍上去七手八腳把她四馬攢蹄綁了個結實。

女子大喊:“你們敢,我是……快放開我……嗚嗚!”

還沒說完,已經被特製的塞扣球塞住了嘴。因為那天正好有個很重要的客人也來這被嚇跑了,害得夜總會損失了一大筆生意,所以總經理就下令把女子虐夠了在放回去。

結果可憐的女子被10幾個女王輪流鞭打,滴蠟,嘗盡各種難受到窒息的捆法,最後被10幾個壯男天天捆著輪姦了一個月才被放出來。因為夜總會的後臺就是C市的市長,他也是個KB狂熱愛好者,所以這件事就不了了之。

眼下流宇進了一間燈光昏暗的包間,不用說,到處是他熟悉的KB工具,看得他手痒痒地。

不過今天他來不是為了過癮的,而是為了抓他的獵物 繩界著名的辣手美女荊藍心。

傳說荊藍心不僅美貌異常,身材惹火,武功和縛功高強,而且對付想把她抓回去捆虐的男人的方法非常狠毒。她會把他們全都閹掉,然後送去做變性手術(狂汗~~),整成一個個大美女,然後把她們全都虐教成自己的繩奴。正因為如此,雖然無數男人對她垂涎三尺,但都不敢對她動手。

今天聽說她要來“夢之都”娛樂,所以流宇跑來設伏。他知道她每次都會去34號包間,所以這次自己早來了一點,做好縛美準備。萬一失敗,那可就……

想到這他不禁打了個寒顫。

不一會進來了個身材高挑、長髮打眼、豪乳肥臀的美女,一下勾起了他捆綁的慾望。但是他怕誤事強忍住了,只是淡淡地對她說:“我今天累了,想看看自縛,你把自己好好地捆起來吧”

“好的,先生。”說著,美女從牆上拿過一段紅色的繩子,然後把自己的外衣除下,露出緊身蕾絲內衣和連褲絲襪,十分性感。她先把雙腳並在一起認真地一道一道地捆起來,直到大腿根部,然後熟練地將自己的雙峰密密麻麻地纏了個結實。一條繩索穿過下體勒緊,然後雙手伸進打好的繩套一緊,自縛完成了。

“先生還有什麼吩咐嗎?”

“這個樣子你自己能解開嗎?”

“可以,我們也學過一些解縛技巧的,那下面我就……”

“下面該我了,美女。”說著流宇上前一把抓過美女的小嘴用塞口球塞勒個嚴實,顯然美女對客人突然的來勁感到有些意外。

“唔……唔……”

流宇將她轉過身,用另一條紅繩把手部又緊緊地捆了一遍,把雙臂死命向上提起綁緊,痛得美女“嗚嗚”地呻吟。然後他取下3根粗細不同的按摩器,把美女下身的洞全填了個嚴實,用繩子死命往洞里勒,然後把美女的雙腿的大小腿綁在一起,拉向身後,和脖子上的繩索相連。把美女勒得有點透不過氣來,“嗚!

嗚!嗚……嗚!嗚……嗚……”的呻吟。

捆好美女後,流宇打開按摩器的開關,三個按摩器同時開始狂亂震動。美女的身軀隨著震動的節奏狂亂扭曲著,不停地呻吟著。然後流宇假裝盡興離開,叫人結了賬,拉了一下門,其實以極快的身形隱到了包間的床下。

話說美女這樣欲仙欲死地掙扎、呻吟了半個小時,包間的門被打開了。進來的正是荊藍心這個大美女,她一進來就看見了這個尤物在曼妙地扭動著肢體呻吟著。心想,不知是哪個客人剛才爽完了,忘了給她鬆開。其實這是流宇故意要求的,說是他走後半小時才能鬆開那美女。原因嘛,只要有錢誰還多問?目的是激起荊藍心的KB慾望,讓她在忘我綁美中疏於防範。

荊藍心果然被勾起了KB虐的強烈慾望,她首先是欣賞這件流宇留給她的藝術品欣賞了十分鐘,然後上前把美女的塞口球拿掉,假裝關切的問:“好妹妹,是誰把你捆成這樣啊?”

“啊,啊……我……不……知道,啊……嗯……啊,快幫我把下面的……拿掉……求求你了……我快……不行……了……”

荊藍心麻利地把緊密地繩索解開,一邊解一邊覺得綁的有那麼兩下子,估計是個高手所為。密密層層的繩索被她瞬間解得乾淨,然後她快速地把三根棒子拔了出來。

美女終於得松了一口氣,連續半個小時的高度興奮狀態讓她差點暈死過去,現在她嬌喘連連,香汗直冒,一副惹人憐愛的柔弱媚態。這正是最能勾起荊藍心慾望的樣子,不過看她的樣子,馬上上綁的話恐怕支持不了多久,於是強忍著衝動讓她先休息了20分鐘,直到她氣息平穩了才準備動手。

“姐姐你在這等一下,我這就出去叫人來為您服務……”

“不用了,你就可以了。”

“可是我剛接了一個客人,我……”

美女的嘴被閃電般的用塞口器封上了,沒等她反應過來,她的雙手已經被從頭頂吊到腦後和腳踝緊緊地用極細的繩子綁在了一起。短短十幾秒,一個四馬攢蹄宣告完成,美女的身體被最大限制地彎曲和拉伸著。她曼妙的曲線被體現得淋漓盡致,繩子以極大的密度緊密地纏繞在美女的軀體上,深深地勒進肉裡,她高聳的雙峰被兩股細繩分成4部分,幾乎要把衣服撐破而出。

可憐的美女現在又被捆得動也動不得,下體又被插滿了東西。不過這一次不同,棍子的尾端負有感應器,會隨著繩子的牽動無限制地膨脹震動,如果不及時取出,就會有爆陰的危險!

結果自然不必說,比剛才還慘,因為極度快感,美女的身體不停地痙攣著,瘋狂地扭動著。越扭動下體被撐得越刺激,如此往復循環,荊藍心就坐在床頭慢慢欣賞著眼前令人噴精的景象。

荊藍心的一雙玉足,在床下的流宇看得清清楚楚。他拿出一副特製的由“寒冰玄鐵”打製而成的鐐銬,“啪”的一下分別扣住了荊藍心的左右腿,並且迅速收縮安在床角兩邊的機關,把荊藍心的雙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分開固定在了床的兩個床角架上。

荊藍心只感覺被一股力量猛地一拖,腿向床兩邊滑去。流宇從床下鑽出來,正對著荊藍心毫無防備的蜜穴。他用準備好多時的棍子往裡使勁一插,荊藍心嬌吟一聲,下體一陣刺激湧遍全身,讓她本來要打向流宇腦袋的手軟了下來。

流宇偷襲成功後退到兩米外靜靜觀看著美豔的獵物。

“你,你是誰?啊!……啊!……”

荊藍心雙手抓著棍子,想把它抽出來。但是一用力,棍子就會猛地刺激她的蜜穴,讓她全身顫動。

“啊!……嗯!……啊!……這,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我特製的‘蜜穴殺手1號’,只要它一進入蜜穴,就會自動伸出無數個小吸盤緊緊吸附在穴壁上。沒有控制器,任何人都無法將它除下。不僅如此,每次受力,它都會放出一道電流,並且以平常3倍的頻率震動,這是我為你特製的,喜歡嗎?”

“你,你!……啊!啊!噢!……”荊藍心趕緊把雙手移開,可無奈雙腳受製,陰戶就這樣毫無遮掩地暴露在一個男子面前,讓她倍感羞辱。

“大美人,乖乖聽話,束手就縛吧!我會很溫柔地疼愛你的~~”

“休想!你這個狗膽包天的色狼,看我把你閹了~!啊!啊!你有膽就過來捆我!……”荊藍心強忍著下身的刺激擺開雙手的陣勢,準備引對方過來速戰速決,因為這樣的狀態無法戰鬥多久。

流宇果然抓著一股繩子走上前來,荊藍心搶先一招直取對方的雙眼,快如閃電。

“喲,我的美人,怎麼那麼狠毒啊。”

話音剛落,荊藍心感覺到下身突然被強烈刺激了一下,手馬上軟了下來。就這樣過了十幾招,每次都是快要擊中了,結果流宇一按按鈕荊藍心的手就軟下來開始呻吟,感覺就像故意戲弄她一般。

終於,她的雙手被抓住反剪刀了背後,套上了玄鐵手銬。流宇轉到她的身後在她脖子上也套上了玄鐵頸鏈,然後退到床的另一端把鎖鍊系在床頭。就這樣我們的大美女荊小姐雙手背在身後,被拉直了身體仰臥在床上。她做夢也沒想到她會這樣栽在一個臭男人手裡,嘴裡仍大喊著:“放開我,快放開我!……”

流宇坐到她的身邊,慢慢欣賞著這個尤物:滿面紅霞的她睜著一雙杏眼惡狠狠地瞪著他,櫻桃般的朱唇不停地張合著嬌喘連連,看上去是那麼高傲、不遜、柔美無助而動人。

流宇溫柔地捧起她的美首,張開嘴迎向她的小嘴唇。荊藍心這下看清了對手的面容,一個大帥哥,不錯,是她見過最帥的,但也不能原諒他對她做出的這些下流的舉動!

就在嘴巴相對的一瞬間,流宇一陣眩暈就不省人事了。等到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赤身裸體躺在一張床上,四肢被分別用他自己的玄鐵鐐銬固定在床的四角,荊藍心已近解除了束縛,手持皮鞭站在他面前用一種嘲笑又略帶驚異的目光看著他和他的老二。

“看不出你的老二那麼雄壯,不過可惜啊,你就要跟他說永別了!看你那麼英俊,一定會成為我最美艷的繩奴的……”

“啪!!”話音剛落,流宇的胸前就挨抽了一鞭,流宇的身體顫動了一下。

緊接著“啪!啪!啪!”的,皮鞭如雨點般落下抽在流宇結實的肌肉上,但是流宇一聲沒吭,一個是他能忍,另一個是身為個中老手,如果呻吟只會讓對方更興奮。

“哦,看不出小白臉還挺能忍的嘛。”荊藍心柔柔地說著,突然一鞭正抽到流宇的命根子上!

流宇全身如痙攣一般彈了一下,感到疼痛難忍。

“你,你可真夠狠的,居然打我那裡!”

話音剛落又是一鞭!

“啊!”這回流宇忍不住叫出聲來。荊藍心對剛才在夜總會受到的屈辱看來相當的記恨,連續狠狠地鞭打他的老二,直把流宇打得差點暈死過去。然後荊藍心對流宇嫵媚一笑,眼睛裡露出一絲兇光,從旁邊的美豔繩奴中接過一把鋒利的閹割刀。

“帥哥,過不了多久你就會是個大美女了,來,跟你的小弟弟說永別吧。”

“你!不能這樣,你那麼美,怎麼心腸卻那麼狠毒?”

“哼,要不是你們這些無恥的臭男人整天打我的鬼主意,我也不會變成這樣的,要怪只能怪你瞎了眼敢惹我荊藍心!”

話音剛落刀子飛快地向流宇的命根劃去,突然一顆飛石從角落裡飛出把荊藍心手裡的刀給打飛了。

“誰?給我出來!”手起繩落,從角落里拉出一個人影。

“碧玲?”流宇一眼就認出了眼前這位美少女。

“嘻嘻,大哥哥!我看你進了夜總會以為有什麼好戲上演!結果,沒想到你被美女姐姐一吻給吻昏了,差點連小弟弟都沒了,你可太差勁了哈哈~”碧玲的身體已經被荊藍心的繩子纏得結結實實,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又是你這個小Y頭!上次跑來我這裡鬧事讓你跑了,這回又來壞我好事,看我這回怎麼收拾你!”

“喲,姐姐,女孩子還是溫柔點好,那麼一個大帥哥,你怎麼下得了手,把他,把他給”那個“了?”

“少 嗦!”荊藍心一個塞口球就飛了過去。要是在平常,碧玲會像上次那樣,乖乖地讓它把自己的小嘴堵上,然後再被一道一道,密密層層地捆起來任她們捆到爽為止。不過今天,呵呵,要救大帥哥,所以她只好可惜地掙開繩索飛到一邊,扔下了幾顆煙霧彈之類的東西,趁亂把流宇的鐐銬給打開了。等煙霧散去的時候,兩人已經沒了蹤影。

“該死,讓這個傢伙給跑了。”荊藍心一想到對方武功高強,手段又那個,還有他的大老二,萬一哪天真的被他抓住,那自己可就……

其實兩人根本沒有跑出去,雖然這間房子的窗外就是茂密的樹林,但是我們的流宇怎麼會甘心就這樣空手而回呢?還有荊藍心抽打自己老二的仇那是一定要報的,怎麼報?呵呵!還能怎麼報?

不過,眼下赤身裸體地面對這樣一位性感的美少女,他的大老二不禁起了反應,高聳挺拔!看得碧玲臉上不禁泛起了紅霞。

“討厭,都這樣了,還想……剛才美女姐姐拿鞭子那麼抽你,你居然還跟沒事一樣?”

流宇心說:“虧得我-還-練過,要不然,還不被你整成陽痿啊?”(熟悉吧?)

“哥哥你在打什麼壞主意呢,嗯?”

“碧玲,這次你能不能幫哥哥一個忙?上次你扔我衣服的事,我們就一筆勾銷。”

說起來,上次流宇還真是糗大了。他逼不得已只好穿著內褲開車去上下的服裝店買了幾套新的。他買衣服的時候,根本不敢走出車門,搞得賣衣服的小姐莫名其妙的。結果,最後在結帳的時候,小姐走上來還是看出了馬腳,收了錢喊了聲:“變態!”就跑開了。

這對流宇這位大帥哥來說,打擊可是非常的大啊!哈!哈!哈!搞得他晚上去綁玩陳夢嬌的時候興致大減。

“是讓我幫你把美女姐姐給綁回去吧?對不對?”

“不錯,你肯幫我嗎?”

“嗯,這個……可以,不過到時候綁完美女姐姐,你可不許暗算我哦。”

“那當然了……”(當然要連你一起綁了。哈!哈!哈!)

兩人鬼鬼祟祟地抓了一個繩奴,逼問出了荊藍心房間的位置,然後把她堵嘴捆了個結實,然後讓碧玲換上了她的超性感的暴露裝,看得流宇差點鼻血狂噴。

要說這些繩奴各個都美豔非常,她們作為男人的時候一定也都是帥哥,可惜……

流宇一想到自己差點也成為她們當中的一個,不禁冒了一層冷汗。

終於摸到了荊藍心的房間,兩人遞了個眼色,碧玲就敲了下門。

“進來吧。”

然後碧玲就走了進去,上次她跑進來玩,無意中發現荊藍心每天晚上入睡前總要讓繩奴用一根很奇怪的泛著金光的細繩把自己捆起來,早上再自己脫縛。看來她也是M道中人,哈!哈!哈!(其實荊藍心是在練一種奇異的武功而已,需要連續3個月睡覺時,用那條“金蛇遊絲”捆綁。原理不得而知,大概和小龍女的寒冰床差不多)

荊藍心連頭也沒回,遞給碧玲那段金繩,“捆吧,動作利索點。”說完,把雙手自動放在背後並在一起,雙腿並攏跪在了床上。

這下令小碧玲莫名興奮起來,她也很喜歡捆綁美女,尤其是看著美女被捆綁後的美態。不過她更喜歡別人把她捆起來,她喜歡那種緊縛的感覺。現在一個大美女送給自己捆綁,機會難得啊!她心想:“上次你綁我,這回輪到我了,嘿!

嘿!美女姐姐,你可慘了~~”

俗話說的好,久病成良醫,久縛成……碧玲從小就自縛,被縛,早已經是一個捆綁高手了。

一開始,她先學繩奴那樣比較輕地綁著,因為如果被荊藍心發覺,她隨時可以掙脫,所以她首先把荊藍心的雙手從指尖開始緊密地捆在一起,然後是手肘、手臂、然後套上脖子引出兩股繩子連在背後一個繩結上,再往下緊緊地綁在手腕處。她故意留了個活套,隨時可以收緊繩索。

到正面了,碧玲低著頭去捆綁荊藍心雄偉的雙峰,比自己的還大呢~~哼,再過一兩年肯定超過你!由於碧玲的女孩的嫉妒心理,她捆乳房的時候故意纏得很緊,幸虧荊藍心似乎在想著什麼事,沒在意。突然,她感到下身刺激了一下,兩道繩索深深地透過蕾絲內褲勒進她的陰戶,她忍不住呻吟了一下。在門外的流宇聽見了,老二猛地一敲,居然碰到了門板上。(-_-b)

“誰?”荊藍心警覺地站了起來,突然發現眼前的這個繩奴有點陌生。

“啊,你……”她還是認出來了。

“嘻嘻,大姐姐好啊。”碧玲說著,猛地收緊荊藍心背部的活套,金繩瞬間深深地勒進荊藍心的肉裡。她的雙峰被勒得異常雄偉,撞到了碧玲的臉上,蜜穴口處的繩子深深地陷了進去!“啊!……”她忍不住又呻吟了一聲,門外的流宇馬上衝了進來,老二已經翹上了天。

荊藍心一看到他和他的老二臉色驟變,一腳踢向身前的碧玲,碧玲跳到了流宇身邊,輕聲說:“剩下的就你自己解決了,我一邊歇著去了~~”

“你,你們竟敢回來……”

“哈!哈!哈!我們壓根就沒逃走,剛才你那樣對我的老二,我可不能輕饒了你……”話沒說完,老二被重重地踹了一腳,痛得他彎下腰去。

“你,你……”

不過,還好他不是練過嗎?除了痛點,沒什麼大礙,馬上起身去抓荊藍心的玉腿。荊藍心上身受製活動不便,加上勒她下身和胸部的繩子老是給她巨大的刺激,動作慢了下來,不小心被流宇抓住了右腳踝,然後反身往大腿處一壓。

“啊!……”痛得她嬌吟起來。另一條腿也被製住,也被一扭,痛得她差點眼淚都掉出來。本來這種關節技對人體有傷害,流宇是不會對美女用的。但是荊藍心3番四次地攻擊他的命根子,讓他十分氣憤,也顧不得憐香惜玉了。

不過這剛是開始!他先用一只大手將荊藍心的兩個小腿折到大腿處,在地上按住,抽出一隻手變出一只特大號保險套(汗,他是不是真會隔空取物啊?),然後把自己的小弟弟套好,把荊藍心的雙腿分開,繞過自己腰部往後猛地一拉!

“啊!啊!啊!……”

他那條巨大的肉棍已經蠻橫地挺進了荊藍心柔弱的蜜穴!因為小弟弟被套得嚴實,所以沒有任何體液流出來讓荊藍心緩解痛苦。荊藍心被這巨大的肉棍捅得下身幾乎要裂開一樣,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不停地大聲呻吟:“啊……啊……

啊!啊!啊……嗯!嗯……啊……啊……啊!……”

流宇把荊藍心的腳踝在自己腰後綁在一起,這樣把荊藍心面部朝下地固定在自己的肉棍上,只見他一用力,荊藍心嬌小的身軀馬上被他的老二給頂得翹了起來!

“啊!!!……”荊藍心幾乎要暈死過去,現在流宇雙手抓著她雄偉的雙峰用力揉搓擠按,老二則拼命抽插,把荊藍心在半空頂的上下晃動,蔚為壯觀!在一旁看著的碧玲面紅耳赤,也暗自連連驚歎。

“啊!啊!啊!……嗯!……嗯!……啊!……噢!……噢!!”荊藍心被捅和揉得大聲尖叫起來,她實在是受不了了,淚水流滿了臉頰。

“不要……啊……啊!求……求……你……啊……啊……啊!我……快……

不!不行了!!!啊!!”

流宇可不管,誰叫這位大美女剛才那樣對待他的老二?他也叫她知道一下,他老二的厲害!

眼看著荊藍心就要被他給活活捅死,流宇看著也差不多了,就解下套子,一股精流直射荊藍心的子宮!荊藍心只覺得什麼力量幾乎要把她頂飛出去,然後下身的痛苦慢慢減輕,漸漸地變成了快感湧遍全身。

“啊……啊……啊……”荊藍心的呻吟頻率慢慢降了下來,聲音也低下來,呻吟也由痛苦變成了愉悅。但同時,和陳夢嬌的感覺一樣,自己體內的力量正在逐漸被吸走。

“對不起,弄疼你了吧!我的美人,誰叫你剛才那樣對它呢?你看,它現在發脾氣了,你可不好受吧?”流宇說著,故意把小弟弟一挺,又把荊藍心頂了起來。

“啊……”荊藍心感到快感從下身向全身蔓延。

“放……放開我……”荊藍心雖然沉浸在巨大的快感中,但是她心裡對自己被一個男人的老二頂起來任意玩弄還是無法忍受的。

她用剩下的力量掙扎著,可惜金蛇遊絲韌性是最好的,用力量是掙不斷的,除非打開繩結,否則……荊藍心的手指全被綁在了一起,而她又不會縮骨,所以她除了扭動身軀外沒有任何辦法,自己的下身被牢牢固定在流宇的肉棍上,根本無法掙脫,她的扭動除了加深流宇老二的快感外沒有任何用處。

流宇被她這麼一扭,老二頓時又更加堅挺起來。荊藍心畢竟是武功高手,果然體力過人,流宇等她氣息緩了一下之後馬上又開始了新一輪更加猛烈的“活塞運動”!

“啊?……啊!……啊!……啊!”荊藍心以為流宇射了以後就會軟下來,沒想到肉棍還是堅挺無比!而且比原來抽插地更加猛烈,荊藍心被暴風雨般湧來的快感和刺激弄得欲仙欲死,一個勁地浪叫,身體痙攣,香汗直下,一對雙峰上下顫動,又被緊緊抓住盡情揉捏。

“啊!……啊!……嗯!……啊!”荊藍心除了盡情享受和呻吟外,什麼也做不了。就這樣又持續了半個多小時,荊藍心已經達到了最高潮,流宇抱著她的蜂腰又進行了第二次噴射,精液從洞口飛濺而出,差點飛到碧玲的臉上!

荊藍心這次是真的精疲力竭了,整個身子都軟了下來,在那嬌喘不斷,香汗順著她的秀髮滴到地上,她現在甚至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你……你要怎麼處置我?”聲音非常小。

“放心,我不會傷害你,只是今後兩天你要一直這樣和我在一起……”

“什……什麼?”這意味著流宇的大肉棍會一直留在自己的蜜穴裡,隨時隨地可以把她插得像現在這樣死去活來。結果果然也是如此,在回到了流宇的別墅後,流宇就這麼頂著她去和她的“鄰居”陳夢嬌打了聲招呼,然後在對方詫異的目光中離去,吃飯,洗澡,工作,睡覺,除了上廁所把她解下來外,都那麼一直頂著她,只要她稍微不老實或者出言不遜,馬上被插得嬌吟不斷。

“我……我遲早會閹了你!……啊!啊!啊!……”

荊藍心最後一次說這句話以後,馬上被流宇頂起來連續幹了一個多小時,直把她捅得浪叫不斷,欲仙欲死,之後她再也不敢亂說話了。她身上的傲氣被流宇整得蕩然無存,不過除了動作有點猛烈外,流宇對她還是極其溫柔。她雖然還是很恨這個把自己任意玩弄的男人,但是她似乎再也下不了狠心把他給閹掉了。

這兩天裡,碧玲就住在流宇家,因為有荊藍心在,所以她不擔心流宇近期內會對她有什麼不良舉動(其實她還是很期待的~~)。整天沒事幹就看著流宇玩弄荊藍心這位美女姐姐,或者自己手癢就乾脆跑到密室裡欺負陳夢嬌。

她先是一點一點把陳身上的繩索鬆開,然後改變手和腳的位置換個姿勢再把她捆起來。每次好像陳夢嬌都可以有機會掙脫,但是,就是那個關鍵的繩節,碧玲死也不松,讓她只能搖晃身體乾瞪眼。

而碧玲則一邊捆綁,一邊用頑皮和戲謔的眼光看著她,把她氣得半死。也該她倒霉,碰上這麼一個鬼靈精!後來她乾脆不再反抗,任由她捆綁成各種樣子,碧玲慢慢覺得沒勁,把她捆好後就自己捆起自己來,捆好後又慢慢掙脫開來,玩得不亦樂乎。

陳夢嬌曾經請碧玲放了自己,結果碧玲眨著大眼睛對她笑笑說:“不行,我喜歡姐姐被綁起來的樣子!嘻嘻~~”

“你,年紀輕輕就那麼變態!”

“姐姐,你有點吵哦。”話音剛落,陳夢嬌的小嘴已經被塞口球給堵上了。

“嗚!嗚!”陳夢嬌只能看著她乾瞪眼。而碧玲則蹲在一邊欣賞她的美態一邊對著她笑。

兩天過去了,流宇終於把荊藍心從老二上“拔”下來。荊藍心以為自己的下身終於自由了,沒想到馬上被“蜜穴殺手1號”給填上了。它的厲害那天在夜總會她領教過,嚇得她馬上不敢亂動。對她身上的“金蛇遊絲”流宇很感興趣,所以打算解下來研究,不過之前要把這個大美女捆好,萬一讓她掙脫出來,自己的老二可就危險了~~

於是他先用“縛柳金繩”把荊藍心的上身照原樣又捆了一遍,然後把“金蛇遊絲”解下抽出來,用玄鐵鐐銬把她的雙手銬起來。覺得還不放心,又拿出叫做“氣繩”的繩子,這種繩子在捆綁時,捆綁者可以把自己的真氣灌注其中,讓繩子隨著真氣的強弱具有不同的強度和韌性。也就是說,除非被捆綁著內力比捆綁者的強,否則無法掙斷氣繩。

現在流宇吸收了兩位美女的功力,內力已然大進,荊藍心自然是無力掙脫,流宇用氣繩又把荊藍心的手、腳、胸部、下身等重要部位又捆了一遍,在她的腳上也銬上玄鐵鐐銬,這才放心欣賞起自己的傑作來。

(二)

只見一個大美人秀髮披肩地躺在地上,美目圓睜地瞪著他,小嘴起噘來,被半透明的緊身內衣包裹的美妙的身體曲線被密密的繩索勒得暴露無遺。尤其是雄偉的雙峰已經撐開紫色的蕾絲胸罩完全暴露出來,無比誘人。下身的繩索將棍子緊緊勒進蜜穴,讓她不敢輕舉妄動,一雙玉腿上細繩透過紫色的褲襪勒進肉裡,腳踝上銬著堅固無比的玄鐵銬,腳上穿的高跟鞋也被緊緊地綁在了一起。

最後一步差點忘了,流宇掏出一塊軟綿綿的東西,撐開荊藍心的小嘴塞了進去,荊藍心感覺到充滿口腔的它在分泌出一種甘甜的汁液,味道還不錯。嘴外面又是一條紅色絲帶纏上,流宇抱著“嗚嗚”的荊藍心走進密室,徑直來到陳夢嬌的隔壁寫著“荊藍心”的房間,把她放在了床上。

“乖,我會每天來看你的,再見~”

就這樣,流宇“縛美計劃”中的兩個目標已經到了手,現在到第三個編外的了。不錯,就是還住在流宇家裡的碧玲。

這時候碧玲正在隔壁綁完美女姐姐接著綁自己玩呢!結果不小心用錯了流宇留下的縛柳繩,怎麼也掙不開。門外的流宇以為可以趁機進去把她抓住,沒想到碧玲不經意間使用了縮骨功,四肢和軀體猛然收縮,繩子就完全鬆開,被她很輕易的掙脫出來。

“原來是失傳已久的縮骨功,怪不得上次……”流宇有了辦法,因為有一種繩子是專門對付縮骨功的,不好意思,因為劇情需要,他流宇就有。(哈!哈!

哈~)

晚飯後,流宇假裝要和碧玲交流一下繩技,說讓對方輪流綁上,看誰綁的最好。碧玲一眼就看出流宇心裡在打什麼鬼主意,不過她這兩天沒人捆,她全身都覺得有點痒痒。回想起上次的刺激體驗,臉上不禁泛起一片紅暈。

“來,我讓你先綁,不然你說我以大欺小。”說著流宇丟過去一堆繩子,背過身去。

碧玲故意挑了根普通的松鬆散散的綁好了流宇,流宇自然很快就掙脫了。

“下面到我了哦~我的小美女,你可作好準備喲。”流宇都覺得自己笑得太姦。

“來吧,

此篇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完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 - 返回上頁

註:本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的成人小說內容皆輯綠自 4U 成人論壇的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版,內容為網友上傳,故站內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並不代表本成人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的立場。

西班牙EX-SUCK吸引力(女用)



西班牙D5催情水



日本性素液(女士專用催情水)




警告:本成人小說網的成人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成人小說城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成人小說城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