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縛美傳 第四卷(第三部曲)》

成人小說網 - 色情小說城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首頁 4U 成人論壇首頁
熱門色片推介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

------< 縛美傳 第四卷(第三部曲)>




魔界,冰封通道。

一個優雅美麗的身影在狹窄的冰封洞穴中飛行,身上散發出耀眼的火光,所經之處,附近的寒冰紛紛融化。

「如此灼熱和熾烈的感覺。。。。。。是你嗎?。。。。。。米迦勒。。。。。。」弗瑞茲的身形慢慢地從冰封的湖面下浮現出來,六只霜翼在半空中匯聚成形。

「這裡的寒氣竟然如此之重?我的火焰之氣變的越來越弱。。。。。。」米迦勒越往前飛越感覺身體正在被寒冷所侵襲,身後的光翼也正在變的暗淡無光,熾烈的火焰已經逐漸消失。

「這裡是。。。。。。?」米迦勒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一片冰封的湖面上,平滑如鏡,寧靜而淒冷。

這裡的寒氣是通道中最重的地方,米迦勒從半空中降落下來,當腳接觸到湖面的時候,她霎時間感到了整個湖面悸動了一下,明明是冰凍的湖面,卻有一道波瀾從她的腳心開始慢慢地朝四周擴散出去。

湖面上出現了米迦勒自己清晰的倒影,和她一同往前慢慢地行進著,每走一步,似乎都有些微的思緒湧進自己的腦海之中,不斷地拍打著她塵封已久的記憶。

那是遙遠的伊甸園,還在另一個世界的時候。

清晨的微風中,兩個帶著金色光芒的身影在天空中緩緩飛過,然後俯衝下來,在林蔭和斑駁的樹影中歡快的穿梭。

六翼,金髮,縈繞在身邊的絢爛的流火之氣,有著共同特徵的兩個人最後在一棵參天古樹粗大的支乾上停了下來。

那位坐著的美麗而奪目的女子,就是米迦勒自己,而她的身後,那個高大俊朗的男子,正用手輕輕地撫摸著米迦勒的翅膀,他的臉不知為什麼,變的有些朦朧。

他是。。。。。。

米迦勒用手摀著頭,似乎正在進入她自己都不想開啟的記憶之中,顯得有些痛苦。

「米迦勒。。。。。。」腦海中的男子開口輕輕呼喚著她的名字,這個聲音卻像是從自己的心裡發出的,透過她的身體在湖面上一遍又一遍的迴盪著,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漣漪。

非常熟悉而親近的感覺,這是她永遠也不會忘記的聲音。。。。。。

腳下,米迦勒的倒影突然像有了生命一般,慢慢地從湖面下順著米迦勒的腿升了起來。

「呃?!。。。。。。這是?。。。。。。」這是另一個自己,在用相同的臉,相同的眼睛在看著她,盤繞著自己的身體緩緩而上,不同的是,那冰冷的觸感。

米迦勒的身體被自己的倒影所擁抱著,無法動彈,她本能的爆發出身體裡的火焰之氣想將另一個自己驅散,但是卻瞬間被吸收掉了,另一個自己的形體開始發生了變化,肌膚上的顏色逐漸退去,變成淡藍如寒冰一樣的晶瑩,漸漸地,變成了弗瑞茲的樣子。

流宇帶著伊比麗絲趕到了冰封通道,卻沒有見到想像中的流塵和蕾麗雅正和米迦勒打鬥的場面,與之相反的,兩個人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頭頂光潔平滑的冰面之上,纏在一起的米迦勒和弗瑞茲。

「你終於來了嗎?。。。。。。等等,你手上抱著的是誰?」流塵轉過頭來奇怪的問。

「嗚。。。。。。」被全身包裹著的伊比麗絲扭動著身體發出含糊而淫緋的呻吟聲。

「路上抓住的一個天使,暫時作為。。。。。。發洩之用吧。。。。。。我的身體。。。。。。有點。。。。。。」流宇看到眼前美豔動人的蕾麗雅的時候,突然全身又湧起一陣強烈的莫名的衝動,手用力地揉捏著伊比麗絲的豪乳的部位。

「嗚!。。。。。。嗚!。。。。。。」伊比麗絲被揉捏的不停的扭動著身體,發出大聲而嬌媚的呻吟聲。

「流宇?。。。。。。你這是怎麼了?」蕾麗雅有些驚訝地看著眼前雙眼冒著慾火的流宇。

「蕾麗雅。。。。。。呀!」流宇突然放下手中的伊比麗絲,雙手放出銀白色的繩子卷向蕾麗雅。

「啊?!。。。。。。」蕾麗雅還沒反應過來,她那雙穿著白色吊帶絲襪的美腿已經被繩子纏了5,6道,緊緊地捆在了一起,雙手也被繩子一下卷著手腕拉到背後,在瞬間捆成了「w」的反吊姿勢,雙峰被繩子在根部緊密地勒緊,一下猛地凸了出來。

「呃?!。。。。。。動不了了。。。。。。」蕾麗雅搖晃著身體,就要向一旁倒去,流宇一把將她拉到自己的懷裡,粗暴地用手撕開了她胸前衣服的絲帶,將她黑色的蕾絲文胸和大片雪白的酥胸暴露在自己的眼前,同時更是將蕾麗雅下身的超短裙用力往上拉了起來,露出裙下白色的內褲和吊帶。

「流宇,你在幹什麼?」蕾麗雅盯著流宇噴火的眼睛,一邊用力想掙脫流宇有力的雙臂,一邊仍然冷靜地質問道。

「蕾麗雅。。。。。。我要你。。。。。。」流宇嘴裡的熱氣呼到了蕾麗雅的臉上,一下湊到了那兩片櫻唇下用力地親吻起來。

「唔?!。。。。。。」蕾麗雅睜大了紫色的美目,有些不情願地抗拒著,這時候,流宇的手已經伸到了她的胸前盡情的撫摸起來。

「唔!。。。。。。唔。。。。。。」蕾麗雅不能讓流宇這樣繼續任意玩弄自己的身體,全身開始聚集力量準備反擊,但是繩子出奇的牢固,她試了一下,感覺一時半會也無法掙開,而這時候,流宇已經在拉自己下身褲子的拉鍊了。

「啊?!」流宇突然被什麼力量重擊了一下腦袋,整個人飛出去撞在了幾米開外的冰牆上。

「你這笨蛋在幹什麼呢?看來你需要冷卻一下你發熱的頭腦?」流塵從地上扶起蕾麗雅,幫她解身上的繩子。

「嗚。。。。。。」流宇摸著後腦從冰塊堆裡爬了起來,神智恢復了正常,抬頭看見了衣衫不整春光外露剛從繩子中解放的蕾麗雅,她正在用不解和有些生氣的目光在看著自己。

「蕾麗雅,對不起,我。。。。。。」流宇走上前帶著歉意的說道。

「哼。。。。。。」蕾麗雅將胸前的絲帶重新系好,抬起頭用銳利的目光盯著流宇,說道:「好吧,你最好能為你剛才對我所做的事情給出個說的過去的理由。。。。。。」

「我也不清楚,但是自從體內芙美的能量被完全吸收後,我就開始有時候控制不了自己的慾望了。。。。。。」

「哦?是嗎?那麼你認為我們現在是在做著什麼悠閒的事情,可以讓你隨心所欲的隨時隨地發洩的嗎?」蕾麗雅嘲諷地笑道。

「的確不能這樣,不過,你的美貌和魅力一直讓人有一種衝動。。。。。。讓人忍不住想。。。。。。」流宇用手攬著蕾麗雅的纖腰笑道。

「想怎麼樣?」

「想。。。。。。侵犯你。。。。。。」流宇把臉靠過去壞笑著說。

「得,少來了,之前已經便宜過你一次,你可別太過分了,我答應來這邊幫你,可不包括作你的性伴侶,更不是你的性玩物,你要再這樣,我馬上就回去。」蕾麗雅一扭身掙脫了流宇的雙手,微笑著說道,雖然說的時候臉上是帶著笑容,但是警告的語氣聽起來卻比板著臉說更加重一些,在不慍不火中給聽者一種壓力。

流宇從蕾麗雅的語氣中聽出了事情的嚴重性,蕾麗雅繼承了她父親的冷靜和母親的理性的性格和安靜的氣質,寬容而禮貌,不會輕易的發火,但是當她認為自己的「領域」受到侵犯時,會有著更強的反抗心理。簡單的說,在任何情況下,她都不會允許流宇向對上官紅和芙美那樣把她捆起來金屋藏嬌長時間的任意虐玩,流宇當初在見到她的時候,也從她的身上明確的感受到了這個資訊。

「好吧,我保證。。。。。。但是。。。。。。我。。。。。。」流宇看著蕾麗雅久了,目光又開始變的異樣起來,源源不斷的慾念又湧了上來,流宇身體在顫動,他正在抗拒著。

「蕾麗雅,我看流宇這樣子不是一時半會能自己控制的,你還是迴避一下吧。。。。。。」流塵說。

「。。。。。。芙美是性虐與慾望女神,加上流宇本身就有著很強的性慾,真的是很棘手。。。。。。」蕾麗雅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

這時候,流宇抬起了頭,眼睛死死地盯著蕾麗雅,精光大盛的眼神中透出了再明確不過的資訊:「我要強姦你!!」

「欸,沒辦法了,真的是他自己都控制不了,只有。。。。。。強行冷卻。。。。。。」蕾麗雅嘆了口氣,伸出右手,全身的能量一下爆發出來,背後黑色的羽翼也伸展而出。

就在這時候,流宇突然強制自己扭過了頭,將目標轉移到了地上蠕動著的伊比麗絲身上,大吼一聲,飛過去抱起伊比麗絲在冰牆上撞了個大洞跑了。

「嗚!!。。。。。。嗚嗚!!。。。。。。」幾秒後,嬌媚的呻吟之聲大起,在四周迴盪著。

「-_-|||不知道是哪個倒霉的天使被這小子抓住了,這下可夠她受的了~~」流塵面露難堪之色的說。

「不管是誰,暫時也只能這樣了。。。。。。」蕾麗雅恢復了常態嘆道。

那一邊,流宇壓在伊比麗絲的身上,將她下身的蜜穴殺手一下全部拿出,迫不及待地將自己早已腫脹不堪地肉柱朝蜜汁直流的蜜穴中一捅到底,粗暴地攪動抽插起來,黑暗中的伊比麗絲突然被這暴風驟雨般的衝擊驚了一下,整個人被流宇捅的劇烈地顫動起來,高聳的豪乳更是被離譜的力量抓的誇張地變了形。

「嗚!!!!。。。。。。嗚!!!。。。。。。」伊比麗絲全身被巨大而激烈的快感所淹沒,剛剛恢復的一點能量很快又被流宇吸盡,成了流宇的性玩偶,被他壓在身下隨意的發洩,她所能做的,只有不斷地大聲的發出消魂嬌媚的呻吟。

「該死。。。。。。一點力量也沒有。。。。。。難道就那麼永遠。。。。。。被他捆著。。。。。。任他當性玩物一樣的。。。。。。發洩?。。。。。。啊啊啊!!!。。。。。。」雖然對性愛和虐待伊比麗絲也有著很強的慾望,同時,她似乎還感到自己對這種屈辱而無助的感覺並不是十分排斥,而且還覺得比較的刺激,但是她畢竟貴為地獄七魔王之一,自然是對就此淪為流宇的性奴隸十分的不甘。

流宇解除了伊比麗絲身體表面的黑色皮套子,將她嬌豔欲滴的軀體展現在自己面前,美豔的容貌,凝脂般的肌膚,柔滑的觸感,一切都讓流宇的性慾更加高漲,他的雙手握著兩個大肉球用力的一捏,兩道乳汁便被硬生生地擠的噴湧而出。

「啊啊啊!!。。。。。。」嘴裡的塞口器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拿掉了,伊比麗絲的身體被流宇整個頂了起來,仰起頭大聲嬌叫起來。

「混蛋。。。。。。放開。。。。。。嗚!。。。。。。」伊比麗絲還沒來得及說出一句稍微完整點的句子,流宇滾燙的舌頭就佔滿了她的口腔,在裡面肆意地攪動著。

「嗚!。。。。。。嗚!。。。。。。」伊比麗絲看著流宇流淌著慾望之火的眼睛,美目中充滿著屈辱和怨憤,不過這種眼神對於現在的流宇來說,只是更能激起他凌虐慾望的催情劑而已。

湖面之上,米迦勒的全身被一道晶瑩的冰繩從上到下緊緊地纏繞束縛起來,弗瑞茲正抱著她,彎下身子在她的身上溫柔地親吻著。

「好冷。。。。。。啊。。。。。。你竟敢!。。。。。。快放開我。。。。。。」米迦勒扭動著身體抗拒著,但是卻發現強烈的寒氣已經讓她無法放出火焰之氣。

「別勉強了,米迦勒,你之前已經受了不輕的傷,又在對你最不利的冰凍環境中,現在的你,無論如何也無法掙脫的。。。。。。」弗瑞茲輕輕地說。

「弗瑞茲,你。。。。。。」思緒仍在不斷湧進米迦勒的腦海之中,那些埋藏在記憶深處的片段,又被再度喚醒。

還是那個金髮的男子,一個和米迦勒一樣,擁有無比耀眼光輝和燦爛火焰的熾天使,米迦勒象只溫順的小綿羊,躺在他的懷裡,臉上帶著幸福的微笑,男子用雙手輕輕勾著她的玉頸,撫摸著她的秀髮,低下頭溫情地和她擁吻著。

「米迦勒,你就是我心中的太陽,任何東西,都無法遮擋你那熾烈而耀眼的光芒。。。。。。」

記憶中的男子和弗瑞茲都在說著相同的話語,雖然聲音不一樣,但是。。。。。。

他的名字,深深地烙刻在米迦勒的心裡。

「淨。。。。。。」

米迦勒的眼角流出了兩行淚水,嘴裡呢喃著這個她永遠也不會忘記的名字。

記憶中男子的臉不再模糊,那溫柔而深情的眼睛,正在默默地注視著她。

在另一邊的世界,不知道在多少年前,這雙溫柔的眼睛最後一次這樣依戀而不舍的看著她,然後,他離開了,就再也沒回來。

。。。。。。

世界在哀鳴,天使和惡魔們僅有的,最後的希望。

他們必須找到一個可以安身的庇護之所,一個可以生存下去的新的空間。

「淨。。。。。。米迦勒呢?」雙方的空間能力者齊聚在一起,萊西婭和露西法站在人群的中間問道。

「萊西婭,讓我來代替她,作為開啟空間之門的「鑰匙」吧。」淨輕輕地說。

「你。。。。。。」萊西婭從淨的眼神中讀出了一切。

大型的空間之門,需要聚集和融合巨大的能量,而將這些極不穩定的能量暫時的凝聚協調而穩定下來,需要一個能夠承受強大能量的載體,這就是開啟空間之門的「鑰匙」,稍有不甚,「鑰匙」都可能被巨大的能量撕成碎片。符合這個條件的人選,當時只有萊西婭,露西法和五大天使(天使的能量協調能力比惡魔的強,當時的地獄七君的其他六人在這方面比不上五大天使),萊西婭和露西法擁有兩個族群最強大的能量,是主要的開啟者,所以「鑰匙」只能由剩下的五人之一擔當。。。。。。

最後這個重任由米迦勒自願接下了,她熾烈奔放的性格,讓她總是在最危難的時候第一個站出來。

相反,同為熾天使,淨的性格卻溫和而安靜,平時也很少說話。

在得知米迦勒的決定後,他並沒有說什麼,而是花更多的時間陪在她的身邊,他的目光依舊那麼溫和而充滿愛意,卻也多了一分讓米迦勒察覺不到的哀傷。

他在米迦勒自願擔當「鑰匙」的時候開始,就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並且越到開啟時空之門的日子,這種感覺越強烈。所以他決定,不能讓米迦勒去,不管用什麼方法。

在開啟空間之門的前夜,淨和米迦勒纏綿在一起。

不需要什麼語言,他們之間已經默契到能從對方的眼神中猜到彼此的心意。

愉悅暢快地交融之後,米迦勒甜甜的睡去了,淨慢慢地移開米迦勒放在自己胸前的玉手。悄悄地坐起身子。。。。。。

當米迦勒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赤裸的身體被淨用一種奇特的繩子緊緊地捆了起來,她的雙手在背後並攏,雙腿緊靠著被牢牢地綁在了一起,但是那感覺,卻好像被淨緊緊地擁抱著一樣。

」淨,你幹什麼?快放開我啊。。。。。。」米迦勒從淨的眼神中看到了另她不安的神色。

「這是用我的羽毛融合我的靈魂製成的「命」,只要我還活著,它就會牢牢地捆著你。」淨轉過身對米迦勒輕輕地說。

「別擔心,用不了多久,我就會回到你身邊,幫你把「命」解開。」

「你想代替我去?別這樣,淨。。。。。。」米迦勒的預感是正確的。

「再見了,米迦勒,我的太陽。。。。。。對不起。。。。。。」淨深情地看了米迦勒最後一眼,轉身離開了房間。

「淨!回來!。。。。。。」米迦勒躺在床上呼喊著,但是淨卻沒有再回來。

不知過了多久,遠處傳來巨大的轟鳴聲,那是空間之門開啟的徵兆。

就在這時候,捆綁著米迦勒的「命」突然自己散成了片片閃著熒光的羽毛,飄落在了周圍的床上和地上,上面附著的淨的靈魂,像雪花一樣,融化在了空氣之中。

「淨!!!。。。。。。」米迦勒呆呆地看著散落的羽毛,突然大聲哭喊起來。

繩子斷了,那就代表著淨已經。。。。。。

巨大的空間之門聳立在天地之間,天使和惡魔們開始大批的朝未知的新空間遷徙。

山崖上,萊西雅和露西法站在那裡,面色凝重。遠處,一道劃破天際的火光飛速的靠近,那是米迦勒,正在不顧一切地衝過來,她希望還能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哪怕希望是那麼渺茫。。。。。。

記憶中,淨的笑容凝固在了臉上,漸漸地模糊起來,慢慢地消失了。

淨死了,但是弗瑞茲卻誕生了。

淨僅存的靈魂殘片,在爆炸中隨著空間之門的開啟,飄落到了一片冰雪覆蓋的山上,那裡,就是現在的冰封通道。

殘存的靈魂和冰霜漸漸凝結成一個新的軀體,這就是弗瑞茲,與處在火焰之氣包繞中的淨相反,他的身體,卻是完全的冰冷,這是他唯一的感覺。

「你是。。。。。。淨?」恍惚中的米迦勒對弗瑞茲喃道。

「不,我不是,我有著淨的記憶,但是淨已經死了,在空間之門開啟的時候。。。。。。」弗瑞茲哀傷地說。

是的,他曾經以為自己就是以前那個熾天使淨,不過他很快發現,自己只不過是一個擁有那個叫淨的人的靈魂殘片的,一具冰冷的軀殼,只有完整的靈魂,那才是淨,而自己,不過是淨的一個影子。

我是誰?我的存在意義是什麼?弗瑞茲陷入不斷的發問和痛苦之中。

米迦勒,只有這個名字,弗瑞茲和淨一樣無法釋懷,淨的靈魂殘片指引著他去尋找這個名字的主人。

就這樣,在某一天,他終於見到了米迦勒,她還是那麼美麗而耀眼,散發著奪目的光輝。

「米迦勒。。。。。。」弗瑞茲忍不住叫出聲來,米迦勒回過身來,但是,看著他的,是一種見到陌生人的眼神。

「你是誰?怎麼會在交界處出現?」米迦勒舉起自己的火焰之劍對著弗瑞茲,就在這一刻,弗瑞茲感到自己心裡有什麼東西徹底崩潰了,他意識到,米迦勒還是原來的米迦勒,但他自己,已經不是原來的淨了,是的,他不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每當從冰封的湖面中看到自己那冰冷的面孔,他的心,也隨著一起變的冰冷透頂。

這一切,在米迦勒和流塵,蕾麗雅,甚至是流宇和伊比麗絲的腦海中清晰的顯現出來,那冰封的湖面,彷彿就是傳送弗瑞茲意念的載體,就好像,他的心。

「我不是淨,但是淨的靈魂殘片一直在呼喚著你的名字,回到你的身邊,這是淨最後的心意,也是我的。。。。。。」弗瑞茲輕輕地說,他的下身已經和米迦勒交合在了一起,米迦勒體內熾熱的氣湧入弗瑞茲冰冷的身體裡。

「好溫暖。。。。。。這種感覺真好。。。。。。」弗瑞茲閉上眼睛輕輕地說。

「啊。。。。。。你。。。。。你在融化。。。。。。快停下。。。。。。這樣下去你會融掉的!。。。。。。」米迦勒喊道。

「即使這樣,我也心甘情願。。。。。。」弗瑞茲睜開眼睛,全身開始發生變化,冰冷的身軀,好像變回了淨原來的樣子,身後的冰霜之翼,也變成了閃動著熾烈火焰的光翼。

「淨。。。。。。是你嗎?淨。。。。。。」米迦勒的淚水模糊了雙眼,這是她多少次做夢都期盼著能再見一面的人。

「是我,米迦勒。。。。。。我的太陽。。。。。。我回來了。。。。。。」淨緊緊地抱著米迦勒,用那熟悉的聲音輕輕地回答。

一切突然歸於寧靜,眼前的淨幻化成無數的羽毛,消散在了空中,只留下跪在地上的,神情恍惚的米迦勒,和她手裡握著的一顆金色的冰靈珠,那是弗瑞茲,也是淨的靈魂,是他們留給米迦勒的,最後的紀念。。。。。。

。。。。。。

很久很久以前,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在微風中散步的還很年輕的米迦勒,無意中看到了一個靠著大樹在湖邊打瞌睡的和自己一樣的金髮熾天使,她輕輕地落在天使的身邊,看著對方那有點呆呆的安靜而祥和的表情,偷偷的笑了。

天使聽見笑聲,慢慢地睜開了眼睛,微笑著看著眼前美麗的米迦勒。

「嘿,我是米迦勒,你呢?」

「我叫淨,很高興認識你。。。。。。」天使的臉上露出了溫和的微笑。

這是他們兩個的第一次相遇,那個叫淨的天使的笑容,從那一刻起,就永遠留在了米迦勒的心裡。。。。。。

冰湖的湖面變的如死一般的沉靜。

蕾麗雅和流塵慢慢地走到了米迦勒的身邊。

米迦勒似乎絲毫不在意兩人的靠近,只是用六只翅膀和身體包繞著那顆冰靈珠,臉頰上掛著幾顆晶瑩的冰淚,雙眼無神的盯著湖面發呆。

「要動手嗎?」流塵輕聲的問。

「。。。。。。不。。。。。。暫時別打擾她,我們先去找流宇吧。。。。。。」蕾麗雅用手攔在了流塵的身前。

。。。。。。

「啊!。。。。。。啊!。。。。。。嗯!。。。。。。」伊比麗絲還被流宇壓在身下,隨著流宇每一次有力的衝擊而發出悅耳消魂的呻吟聲。

流宇突然全身微微痙攣了一下,將大量的精液一下噴射在了伊比麗絲的蜜穴深處。

「啊!。。。。。。」伊比麗絲被噴的弓起了身子,仰起頭睜大緋紅的眼睛大聲嬌叫起來。

「如何?伊比麗絲,沒讓你失望吧?」流宇吻著伊比麗絲的乳溝說著。

「啊。。。。。。你這混蛋。。。。。。快放開我,把你的那東西從我的身體裡移開。。。。。。」伊比麗絲扭動了一下身子說道。

「哦,你指的是這個嗎?」流宇笑著突然用力又頂了一下,把伊比麗絲的嬌軀又頂的弓了起來。

「啊!。。。。。。你竟敢這樣對我,小心我以後把你榨成人幹。。。。。。」伊比麗絲抬起頭嗔道。

「呵呵,恐怕你不會有那樣的機會呢。。。。。。」流宇說著故意用雙手使勁地捏掐著伊比麗絲那對雄偉的豪乳。

「啊!!。。。呀!!。。。。。。呃!!。。。。。。住手。。。。。。啊!!。。。。。。」伊比麗絲被捏的身體不停地顫動著,嬌媚地呻吟聲不停地響起。

「你還是忘記你地獄七魔王的身份,乖乖做我的性奴吧,我保證會讓你每次都欲仙欲死的。。。。。。」流宇用手捏著伊比麗絲的下巴說。

「。。。。。。哼!。。。。。。現在我在你的手裡,就暫時隨你高興好了。。。。。。啊!。。。。。。但是你別忘了,你這樣做,無異于和地獄七魔王作對。。。。。。只要被他們發現,你就。。。。。。啊!。。。。。。」

伊比麗絲還沒說完,又被流宇的那根巨物給狠狠地頂了一下。

「放心,我不會讓他們發現的,而且有機會的話,我還會在他們眼皮底下和你。。。。。。」

「你。。。。。。真是個不可理喻的傢夥。。。。。。嗚!。。。。。。」流宇伸出手,發出了一個黑色的塞口球,將伊比麗絲的小嘴重新堵上了。

「抱歉,時間到了~」流宇笑著站起身,用黑色的皮套重新將伊比麗絲的身體給完全包裹了起來,然後抱起蠕動著的美人,走了出去,正好碰見迎面走來的蕾麗雅和流塵。

「哼,小子,發洩完了嗎?」流塵沒好氣的說。

「啊,算是吧。」流宇說著看了看懷裡的伊比麗絲笑道。

。。。。。。

三人來到了仍然僵坐的米迦勒身邊,流宇想起了剛才在和伊比麗絲做愛時,突然湧進腦中的那些影像,關於米迦勒和淨的過去的影像。

「本來她不久前差點把我燒成焦碳,按理說不應該輕繞了她。。。。。。」流宇抬起手,對準了米迦勒。

十幾道銀白色的繩子從他的手心湧出,一下就將毫不反抗的米迦勒雙手並在身後,雙腿並攏地捆了起來,然後用一條白色的絲巾將米迦勒的小嘴給封上了。

冰靈珠被幾道繩子纏繞著,掛在了米迦勒的胸前。

接著,流宇手一甩,將米迦勒甩到了蕾麗雅的懷裡。

「流宇?。。。。。。」蕾麗雅抱著米迦勒,抬起頭有點疑惑的看著流宇。

「米迦勒就先拜託你照顧一下了,不過最好在我情況異常的時候,你能帶著她離我遠點。。。。。。」

「哼,真是虛偽的傢夥,剛才不知道是誰那麼猴急的想對蕾麗雅。。。。。。」流塵笑道。

「隨你怎麼想,我只是按我自己的意願做出選擇,趁我還算正常的時候。。。。。。」流宇擺了擺手,「趁天使那邊還沒發覺,先把米迦勒帶回去吧。」

。。。。。。

交界處,一道粉紅色的光芒從天堂的方向射了下來,然後在和警戒的惡魔部隊接觸前突然消失了。

三人正在朝萬魔殿飛去,那道粉紅色的光突然從側面閃出,直撞向抱著米迦勒的蕾麗雅。

「什麼?」蕾麗雅帶著米迦勒反應慢了一點,來不及調整身位,眼看就要撞上了,這時候在一旁的流宇及時閃了出來,擋在了前面,結果和對方撞個正著,兩個人一起糾纏在一起快速地墜落到了遠處的森林之中。

「那是誰?好快!」蕾麗雅回過頭,看著在天空中殘留的粉紅色的軌跡。

「恐怕來者不善。。。。。。可能是衝著米迦勒來的。」流塵說,「我看我們還是帶著米迦勒先到萬魔殿去吧。」

「那流宇那邊怎麼辦?現在情況不明。。。。。。」

「呵呵,這正好是個試驗他新能量的機會,我們還是不要去打擾他吧。」流塵笑了笑。

「啊?這樣真的沒問題嗎?」蕾麗雅有點驚異地問道。

「知子莫若父呢,這傢夥在吸收了芙美的能量後,一直在迫不及待的尋找一對一的機會去體驗那股力量,如果對方是四大天使之一,那就更好了。。。。。。」

「哦?。。。。。。你是從何而知他有這個打算的呢?」

「嘿嘿,畢竟是父子嘛,多少有點心靈感應的。。。。。。」流塵笑道。

「-_-|||。。。。。。(看起來怎麼像因為流宇屢次讓他不爽,所以才故意。。。。。。)」

「蕾麗雅,怎麼了,你的眼神有點奇怪呢?」流塵繼續笑著說。

「^^b啊。。。。。。沒什麼~,那我們就先帶米迦勒回去吧~」

。。。。。。

森林之中,流宇躺在地上,身下是一個巨大的深坑,一位粉紅色頭髮,有著一雙放電大眼睛,穿著黑色低胸露背連衣高叉短裙和粉紅色網眼襪的女孩正騎在流宇的身上,背後竟然是六只白色的羽翼。

「嘿,撞偏了呢。。。。。。你就是那個半惡魔流宇嗎?果然還挺帥的呢。。。。。。」女孩俯下身,幾乎要碰到流宇的鼻尖甜美的笑著說。

「呵呵,美女主動騎在我身上的話,可是很難下來的。。。。。。」流宇笑了笑。

「哦?。。。。。。哎?!。。。。。。」女孩突然感到下身被什麼堅硬無比的東西猛地頂了一下,馬上從流宇的身上彈了起來。

「抱歉,美女當前,難免有些自然反應~」流宇站起來,壞笑著說。

「哼,竟然用那裡來頂人家。。。。。。真是個下流的傢夥。。。。。。」

「其實有機會的話,我還想進一步深入。。。。。。」

「你。。。。。。」

「好了,玩笑就開到這吧,你是誰,看起來好像是四大天使之一呢?」

「嘿嘿,初次見面,我是四大天使之一的伊露薇~」女孩眨著那雙電眼甜甜地笑道。

「哦,愛意天使伊露薇,多情而主動的大眼睛美女,這回竟然直接撞上了我,看來我還是艷福不淺呢?」

「哈哈,你似乎是我喜歡的類型呢~要不是現在兩邊的關係。。。。。。也許。。。。。。」伊露薇說著朝流宇拋了個媚眼,流宇還真有點被電到的感覺。

「哦。。。。。。敢電我?等我抓住了你,看我怎麼好好的收拾你。」流宇壞笑道。

「哈哈,好啊好啊,你要是能抓住我,隨便你怎麼「收拾」我都行,反正能被這麼個大帥哥。。。。。。也不錯呢~」,伊露薇嬌媚地笑著:「哼,不過,你要先有抓住我的本事才行~嘿嘿~」

「好,那我來了。。。。。。」流宇抬起了手,低語道:「嗯。。。。。。好身材,是用菱縛,還是四馬攢蹄呢?。。。。。。」

「哎?你在說什麼呢?~」伊露薇見流宇只是拿手對著她,奇怪的問。

「刷!!」突然間,十幾道銀白色的繩子從流宇的手中發射出來,直朝伊露薇而去。

「呀??」伊露薇還沒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十幾道繩子已經自動把她的全身勒的緊緊的,她的雙手被拉到身後,成「W」狀雙掌合十地被捆在了一起,雙腿也被繩子象蛇一樣從腳踝迅速地向上捆到大腿根,僅僅不到2秒的工夫,她就被捆的不能動彈了。

「啊。。。。。。捆的真緊,我動不了了。。。。。。嗯。。。。。。」伊露薇扭動著身子,勉強維持著平衡站在原地。

「呵呵,更緊的還沒開始捆呢。。。。。。」

「什麼?」

流宇說著手輕輕的一擺,繩子開始在伊露薇的胸部和下身縱橫交錯,然後猛的一緊。

「啊!。。。。。。哎。。。。。。」伊露薇身上最敏感的部位受到了刺激,忍不住嬌吟起來。

「好要更緊一點。。。。。。」流宇笑著繼續將繩子收緊,伊露薇那誘人的酥胸的輪廓無比清晰的凸現出來,漸漸變成了兩個碩大的圓球,下身的繩子左右兩邊深深地勒進她的蜜穴兩側,和衣服發出輕微的摩擦聲。

「噢!。。。。。。啊!。。。。。。別再緊了。。。。。。我的胸部好漲。。。。。。呀。。。。。。」伊露薇彎下腰,看著自己被勒的越來越大的胸部,加上下身的強烈刺激,呻吟聲加大了很多。

「很動聽的聲音呢。。。。。。」流宇笑著用力一拉,將伊露薇拉到了自己的懷裡。

「嗯。。。。。。」

「如何?這樣我算是抓住你了吧?似乎比我想像的要容易一些呢?」流宇用手在伊露薇的酥胸上撫摸著。

「啊。。。。。。用繩子?原來你喜歡這樣玩嗎?。。。。。。」伊露薇並不掙扎,而是用她那雙美麗的大眼睛含情脈脈的看著流宇的臉。

「的確,我喜歡先把美女用繩子捆起來,然後再。。。。。。」流宇一邊說,一邊用手摸向了伊露薇裙下的私密之處。

「哼,好直接的傢夥呢。。。。。。啊。。。。。。不過這麼容易就被你得手,似乎就沒什麼意思了呢。。。。。。」伊露薇盯著流宇狡黠的笑著。

「無所謂了,只是現在的你,還能從我手中逃脫嗎?嗯?」流宇說著用手捏了一下伊露薇的乳尖。

「呃!。。。。。。大帥哥,別太自信了哦。。。。。。嘿嘿。。。。。。」伊露薇詭異地一笑,突然身體猛地縮小了,緊緊勒在她身上的繩子,瞬間便全部松脫。

「?!!!」流宇驚訝的看著伊露薇變成了手掌般的大小,渾身包繞著淡淡的粉紅色光芒在半空中快速的飛來飛去。

「竟然可以縮小身體??」

「嘿嘿,當然,這樣子可靈活多了,是不是很難抓住呢?」伊露薇的笑聲在半空中響起,那團粉紅色的光球突然朝流宇撞了過來。

「啊?!」流宇只覺得眼前粉光一閃,自己的臉上就挨了一下,還蠻痛的。

接著,伊露薇就像一個頑皮的小精靈一樣,以超快的速度在流宇身邊閃來閃去,不停的找機會時不時給流宇來這麼一下。

「哦?!」這回是肚子,流宇用手摀著腹部半跪下身來,剛抬起頭,下巴冷不防又挨了一下。

這些打擊雖然痛但都沒什麼傷害,看來伊露薇明顯是在拿自己開心。

「大帥哥,怎麼了?來抓我呀~嘻嘻~」伊露薇在流宇的面前盤旋著,但是當流宇每次一伸手,她就輕巧的躲開了。

「真鬱悶。。。。。。」流宇想了一下,雙手一張,一張白色的大網突然撒向衝過來的伊露薇,眼看就要把她網住了,但是她集中力量朝其中一個網眼全力一衝,便將那個網眼衝破了飛了出來。

「怎麼會?。。。。。。」流宇驚訝的看著被衝破的網慢慢地從半空中飄了下來。

「你可以自如的形成各種捕獲工具,這些用氣形成的東西面積越大氣就越分散,很容易被集中力量從一點擊破,平時的身體大小也許很難做到,但是以我現在的身形,卻正好可以。」伊露薇得意地笑了笑。

「想抓住我,還要加油哦~」

伊露薇在半空中輕快的飛舞著,像一只粉紅色的豔麗的大蝴蝶。

流宇暗暗在手心裡聚合成一種粘稠的物質,然後笑了笑:「這次肯定能捉到你,來吧?」

「喲?那麼自信嗎?好,那我到要看看你怎麼捉我?」伊露薇笑著在空中優雅地轉了個身,再次飛速的朝流宇衝了過去。

流宇突然將手掌張開,一團粘稠的絲線猛地朝伊露薇射了過去。

「呃?!這是。。。。。。?」伊露薇全身被白色的粘稠絲線纏住了,她卻無法用的上力。

「啊。。。。。。這是什麼東西?好粘。。。。。。用不上力啊。。。。。。」伊露薇在空中扭轉著身體,但是很快她的翅膀也被拈住了,隨著流宇將手往後一扯,她整個人便被流宇抓在了手裡。

「啊。。。。。。呀!。。。。。。」伊露薇在流宇的手裡是那麼的嬌小和柔弱,只要流宇一用力,好像就能把她給捏死似的。

「如何?我為你特製的蜘蛛絲,專門對付你這種頑皮的小蝴蝶的~」流宇看著手中的伊露薇笑道。

「啊!。。。。。。輕點,你會把我捏死的~」伊露薇大聲叫道。

「哈哈,我怎麼捨得捏死你這個大美人。。。。。。不,現在是小美人呢?」流宇將手微微張開,然後用另一隻手用絲線在伊露薇的身上象蜘蛛捕獲獵物後一樣一圈圈的纏著,將伊露薇的雙手並在身後,雙腿分開,大小腿疊在一起給密密麻麻地捆了起來。

「就像在玩玩具一樣,真有趣~」流宇一邊捆一邊說。

「什麼,玩具?你把我當什麼了?。。。。。。餵!別再勒了,我現在可受不了那麼大的力。。。。。。啊!!」伊露薇在流宇的手裡很快被纏的嚴嚴實實,一動也動不了,流宇用一條絲線拈著她的背後,把她提到了半空中,伊露薇就隨著絲線的擺動在那慢慢的旋轉著。

「你。。。。。。這種眼神,你想幹嘛?」

「嘿嘿,對你剛才做的事情給予小小的懲罰~」流宇奸笑了一聲。

「懲。。。。。。懲罰?什麼懲罰?。。。。。。咦?」伊露薇突然感到自己開始快速的旋轉起來,原來是流宇將她在半空中繞著圓圈在快速的轉動。

「嗖~」

「啊!啊啊啊!呀!停啊,好暈~!」伊露薇只感到一陣陣的天旋地轉,腦袋嗡嗡地響個不停,耳朵邊全是呼呼的風聲。

大概轉了幾十圈,流宇停了下來,笑著問:「感覺如何?是不是很刺激?」

「啊?。。。。。。我的眼睛。。。。。。」

「呵呵,好像還想再來一下呢?」流宇說著又掄起來甩了起來。

「啊啊啊!!停!。。。。。。快停下~隨便你怎麼樣都行,就是。。。。。。別。。。。。。別在轉了。。。。。。好暈啊~!呀~!」伊露薇的尖叫聲響個不停,流宇這才大笑著將伊露薇重新抓在了手裡。

「暈。。。。。。好暈。。。。。。呃。。。。。。」伊露薇雙眼恍惚地在喃道。

過了一會,等伊露薇緩過勁來,睜開眼睛一看,發現有一個巨大無比的奇怪的東西在對著自己。

「這是。。。。。。啊?!是。。。。。。是。。。。。。」伊露薇被嚇了一跳,她面前的正是流宇那根巨大無比的。。。。。。

「好誇張。。。。。。我還是第一次以這種形態看見男人的。。。。。。餵?。。。。。。」伊露薇還沒說完,那根東西就在她的身上蹭了一下。

「呀!!。。。。。。你幹什麼。。。。。。」伊露薇叫道。

「你說呢?你是想就以這個體形被我那個呢,還是。。。。。。?」流宇笑著將自己的東西頂在了伊露薇的兩腿之間。

「什。。。。。。什麼?如果是這麼小的身體,還不被你活活給。。。。。。」伊露薇的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

「算了。。。。。。欸。。。。。。這次失手了~」伊露薇閉上眼睛嘆了口氣,身體開始慢慢地變大了,流宇把她放到了地上,不到2秒的時間,伊露薇就已經變回了原來的大小,坐在原地。

「變小的時候很可愛,不過還是變大了好點,美麗又性感~讓人看了忍不住就想。。。。。。」流宇俯下身,貼著伊露薇的俏臉說。

「我現在想動也動不了,跑又跑不掉,你還在等什麼呢?」伊露薇媚笑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流宇說著將伊露薇猛地壓在了身下,將她的內褲退了下來,用力地進入了她的體內。

「啊!。。。。。。果然比常人要大很多呢。。。。。。啊。。。。。。一下就捅的好深。。。。。。」伊露薇一邊發出愉悅的呻吟聲,一邊用那雙大眼睛看著流宇。

「你的眼睛真是很美。。。。。。」流宇也盯著伊露薇的大眼睛看著,用手輕輕撫摸她那雙被網襪包裹的大腿。

「啊。。。。。。啊!。。。。。啊!!。。。。。。」流宇的動作幅度突然加大起來,面對如此美妙的身體,他一下就進入了非常亢奮的狀態。

「奇怪。。。。。。我怎麼覺得。。。。。。身體開始。。。。。。慢慢軟了下來。。。。。。」伊露薇在快感的浪潮中逐漸感到了有些異樣。

「難道是。。。。。。吸精體質??。。。。。。啊!。。。。。。嗚!。。。。。。」伊露薇的小嘴被流宇的舌頭一下侵入了,她只能睜大著美麗的雙眼,說不出一個字來。

流宇的眼睛裡,紅光漸漸變的越來越烈,眼神也開始變的異常起來。

「啊。。。。。。那力量。。。。。。又開始了。。。。。。」流宇突然仰起頭說了一聲。

「什麼力量?你怎麼了?。。。。。。呃?!。。。。。。」伊露薇察覺到了流宇身體的變化,身體突然被流宇整個頂了起來。

「啊!!。。。。。。」流宇的動作變的異常的激烈,下身的抽插一下加快了很多,而雙手也狠狠地毫不客氣地將伊露薇可憐的玉乳捏的變了形。

「呃啊啊!。。。。。。好痛。。。。。。呀?!。。。。。。嗚嗚!!」伊露薇的小嘴再次被流宇給封上了,但是這次可沒有上次那麼溫柔,瘋狂的深吻幾乎讓她喘不過氣來。

流宇用力的狠狠地一捅,直達伊露薇的最深處,並且還猛烈地衝擊到了她的子宮口。

「嗚!!。。。。。。」伊露薇一下睜大了眼睛,但這僅僅是開始。

流宇緊緊地抱著伊露薇,將她頂的弓起了身子猛烈的抽插著,越來越快,伊露薇開始感覺到體內的力量流失猛然加快了,疼痛的感覺卻降低了很多,隨之而來的是瘋狂如潮的一陣接一陣的快感,她的臉頰變的潮紅,胸部劇烈的起伏著,全身在劇烈的顫動中很快香汗淋漓。

「嗚嗚!!。。。。。。」流宇的舌頭還在伊露薇的嘴裡肆虐,嬌媚的嗚嗚聲和急促的抽插聲在四周迴盪著。。。。。。

「啊啊啊!!!。。。。。。」伴隨著流宇爆發似的噴射,伊露薇在尖叫聲中整個人在猛烈地衝擊中全身劇烈的抖動著。

「啊。。。。。。啊。。。。。。」伊露薇嬌喘噓噓地仰躺在地上,下身的愛液和流宇的大量的精液在往外汩汩的流著。

流宇仍然壓在她的身上,發洩過後似乎已經恢復了常態。

「伊露薇,你的身體果然很美妙呢。。。。。。」流宇笑了笑。

「啊。。。。。。你這傢夥。。。。。。把我搞的。。。。。。渾身。。。。。。都軟的。。。。。。沒力。。。。。。」伊露薇的胸部快速的起伏著,扭動了一下身體。

「哦。。。。。。似乎還有些力氣呢。。。。。。我看我還是都吸乾淨了,免得你到時候跑了~」流宇說著將自己仍然堅硬的肉柱再次插進了伊露薇的體內。

「啊!。。。。。。呀。。。。。。不要。。。。。。別再來了~啊!。。。。。。」伊露薇扭動著身子抗拒著,但是根本無法阻擋流宇的長驅直入。

「那麼舒服的感覺,為什麼要抗拒呢?」流宇笑道。

「哼~的確是。。。。。。很舒服。。。。。。但是。。。。。。」伊露薇媚笑了一下,全身突然爆發出最後殘存的能量,一下將身上的蜘蛛絲給撐破了,用腳在流宇的胸前一蹬,脫離了流宇的肉柱往後彈出了兩三米,然後展開翅膀,飛到了半空中。

「怎麼?不繼續玩了,要走了嗎?」流宇站起來,望著半空中的伊露薇笑著問。

「呵呵。。。。。。流宇,你比我之前估計的要難纏的多呢~不過我還有要事在身,暫時還不能被你給抓起來一直玩,所以嘛~下次再見嘍~」伊露薇說著微笑著朝流宇揮了揮手。

「呵呵,想跑?哪那麼容易?」流宇說著朝伊露薇就是一團蜘蛛絲纏過去,但是這次伊露薇學精了,馬上變小,飛快地朝遠處飛走了。

「好險~要是再給你纏住就真的跑不掉了~哈哈,別著急,我們以後還會再見面的~」空中傳來伊露薇甜美的聲音,但是人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這麼個大美女~可惜了~」流宇有些遺憾的笑了笑。

「等等,我好像忘了點什麼。。。。。。」流宇這才想起了剛才一直在身邊的另一位大美女:伊比麗絲,在伊露薇撞到他們的時候,好像就撞散了,也不知道她掉到什麼地方去了。

「如果給她掙脫開來跑到露西法那的話。。。。。。-_-|||」流宇寒了一下,馬上動身在四周開始搜尋伊比麗絲的下落。

大約一小時以前。。。。。。

「嗚!。。。。。。」伊比麗絲的力量恢復了一下,在黑暗中奮力的掙扎著,這時候,有腳步聲由遠而近。

「是誰?流宇嗎?。。。。。。不是。。。。。。應該是個女的。。。。。。」伊比麗絲停止了掙扎,等待著對方的反應。

腳步聲停住了,對方開始解皮套上包頭的部分。

「這是誰呢?。。。。。。是你?伊比麗絲??」伊比麗絲終於從黑暗中解放了,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眼前的竟然是不久以前同時被米加勒所傷的一頭銀髮的莎麗葉(不記得她是誰的話請參看前面~)

「嗚!。。。。。。」伊比麗絲用眼睛看了看自己嘴裡的塞口物,莎麗葉莞爾一笑,把她的小嘴也給解放了。

「呼~」

「呵呵,怎麼這麼狼狽啊?是誰那麼膽大,敢把我們地獄七魔王中大名鼎鼎的伊比麗絲給捆的像個粽子一樣~?」莎麗葉忍著笑問。

「哼,是流宇那個小子,這傢夥趁我被米迦勒所傷,身體沒復原的時候把我給抓住了,而且居然還想把我永遠留在他身邊當性奴~~。」伊比麗絲感到自己被莎麗葉看到自己這副樣子真是有點丟臉。

「啊?什麼?這傢夥的腦袋是怎麼構造的啊,還真有個性~哈哈~」莎麗葉蹲下來,摟著伊比麗絲笑了起來。

「別笑了~先把我放開再說~」伊比麗絲的臉有些發燙,有點生氣地說。

「好啊~不過看你被捆著的樣子那麼性感,我還真不忍心破壞別人的傑作呢~」莎麗葉媚笑著勾著伊比麗絲的脖子,用手撫摸著她身上的層層束縛。

「餵?。。。。。。」伊比麗絲感到莎麗葉的眼神有點不大對頭。

「不如這樣好了,你改做我的性奴怎麼樣啊?呵呵~」莎麗葉用手托著伊比麗絲的下巴半閉著眼睛笑著問。

「莎麗葉,你。。。。。。」

。。。。。。

一路上有些被撞斷的樹枝,看來離目標已經不遠了。

不一會,流宇看見了地上的皮套,繩子和拘束套。

「。。。。。。看來她能量的恢復比預料的要快一點呢,居然已經能掙脫這些嚴密的束縛物了。」流宇蹲下來,拿起地上的繩子看了看。

「怎麼,你是在找我嗎,流宇?」伊比麗絲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流宇一轉身,發現伊比麗絲正雙手交叉在胸前,靠在身後的一棵大樹上看著他。

「的確。。。。。。讓你就這麼跑了實在是太可惜了~伊比麗絲~」流宇慢慢地站起身來。

「哦?那我現在就在這裡,你想怎麼樣?」伊比麗絲媚笑著問。

「當然是。。。。。。」流宇看了看手中的繩子,笑道:「再把你給捉回來~」

「是嗎?只怕這次沒那麼容易了呢?。。。。。。」隨著伊比麗絲的聲音,莎麗葉從樹後面走了出來,一頭銀色的長髮閃著淡淡的熒光,銀色的雙瞳和耳朵上戴著的半月型的銀色耳墜在黑暗中顯的格外的明亮,彷彿是月亮的光輝一般。她的身上穿著銀白色的類似低胸晚禮服的有著三角下部的緊身衣,一雙美腿從根部開始就暴露在外面,雙手雙腳上都套著銀白色半透明的長筒絲襪和手套,腳下是一雙精緻輕巧的水晶高根鞋。

「地獄七魔王之一月之莎麗葉?」流宇對於她的出現有些驚訝。

「你就是流宇嗎?聽說你企圖綁架我們露西法大人的左右手,大名鼎鼎的伊比麗絲回去做性奴呢?」莎麗葉微微一笑。

「那麼現在。。。。。。可以的話,我想再加上你,如何呢?」流宇「不懷好意」地朝莎麗葉眨了一下眼睛。

「。。。。。。果然是個膽大包天的傢夥,連我也盯上了?」莎麗葉微笑著輕舒玉手,背後的六翼會聚著月光變的通體明亮,幾道銀白色的光突然朝流宇射去。

「?!」流宇馬上朝旁邊一閃,只見銀光所到之處,樹木和葉子馬上變成半透明的晶瑩狀態,然後化為無數的熒光微沫消散而去。

「。。。。。。好有美感的招式。。。。。。」流宇嘆道。

「那麼,你要不要也試一試?」莎麗葉說著,手上的銀光再次浮現。

「來吧。。。。。。」流宇突然快速的啟動,朝半空中飛去,莎麗葉手中的銀色光帶也隨著流宇在半空中飛舞,緊緊地跟著流宇,轉眼間,漫天的熒光微沫如雪花一般紛紛飄散而下。

「欸?」眼看3人周圍的森林幾乎就要被清空,流宇突然在半空中射出一條繩索,一下纏住了莎麗葉的手腕。

「哼,莎麗葉,看來要把你捆緊點才安全呢?」流宇笑著猛的一拉繩索,將莎麗葉整個人一起扯到了半空中,然後快速地揮舞著手腕,那條繩索就猶如有生命的靈蛇一般,快速的在莎麗葉的曼妙身體上纏繞起來。

「哎?。。。。。。」莎麗葉套著白色半透明長筒手套的雙手被繩子緊緊地捆在了身後,修長的美腿也被並攏在一起密密麻麻地綁在了一起。

「啊。。。。。。」莎麗葉輕輕哼了一聲,從半空中摔到了地面上,全身已經被繩索捆的象粽子一般動彈不得。

「如何?現在你已經成為我美麗的俘虜了。」流宇笑道。接著,他一甩手,將莎麗葉從地上拉到了自己的懷中,用手肆意地在她光潔的大腿和高聳的胸部撫摸著。

「啊。。。。。。」莎麗葉在流宇的撫摸下發出一聲嬌媚地呻吟聲,銀色的雙瞳和流宇的眼睛四目相對。

突然間,流宇感覺自己的意識被什麼力量猛的衝擊了一下,全身馬上動彈不得。

莎麗葉的臉上露出了嫵媚地微笑,慢慢地從流宇的懷裡掙脫出來,站在了流宇的面前,全身仍舊被密密麻麻的繩索緊緊地捆著。

「哎。。。。。。看你把我捆的,站都站不穩。。。。。。」莎麗葉的雙腿被綁在一起,身體搖晃了一下,勉強穩定了下來。

「不過現在你恐怕比我還難受呢?流宇,既不能動,也不能說話。」莎麗葉笑道,接著全身聚集了力量,整個人躍到半空中快速地轉了幾圈,便將身上的繩索全部松脫。

「伊比麗絲,你說我們該怎麼處置這個小子呢?「莎麗葉對伊比麗絲笑道。

「自然不能輕繞了他。。。。。。」伊比麗絲微笑著踱到了流宇的面前。

「你還記得我被你抓住的時候,我警告過你什麼嗎,流宇?」伊比麗絲用右手輕輕地撫摸著流宇的臉,笑著問道,突然手中的紅魅纏絲線急射而出,一下勒住了流宇下身的那根東西。

「只要我一用力,你就再也別想嘗到美女的滋味了。。。。。。」伊比麗絲微笑著,慢慢地將絲線收緊,流宇的那條東西漸漸被勒成了兩截。

「可惜看不到你的表情變化。。。。。。不然一定很有趣。」伊比麗絲故意將手中的絲線東拉西扯,增加流宇的痛苦。

「餵,那麼英俊的男人,你就那麼給廢了,是不是太可惜了點呢?」莎麗葉坐在後面笑道。

「哼,竟敢把我抓去當他的性奴,不讓他吃點苦頭我伊比麗絲就太沒面子了。」伊比麗絲有些生氣的說。

「哦?就因為面子的問題嗎?不過其實和他做愛的感覺一定還不錯吧?」莎麗葉笑了起來。

「莎麗葉!!。。。。。。」

「啊?生氣了?好,當我什麼也沒說,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呃。。。。。。」流宇的喉嚨裡發出了含糊的聲音。

「??」

「好。。。。。。痛。。。。。。」從流宇的嘴角擠出了兩個字。

「怎麼會?被我的銀月之瞳封住的人應該是發不出聲音的。。。。。。」莎麗葉驚訝地說。

流宇的身體產生了一系列的能量波動,開始不停的顫抖起來。

「呀!。。。。。。」隨著一聲大吼,流宇將雙臂往上一揮,身體周圍掀起一道強勁的氣浪,將伊比麗絲的纏絲線切斷,逼的她連連後退。

「怎,怎麼會。。。。。。」莎麗葉慢慢地站了起來,臉上帶著驚訝的表情。

「很。。。。。。痛。。。。。。啊。。。。。。」流宇彎下身子,臉上滿是虛汗。

「哼,不過。。。。。。接下來,輪到你們要做好被蹂躪的準備了。。。。。。」流宇重新站�

此篇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完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 - 返回上頁

註:本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的成人小說內容皆輯綠自 4U 成人論壇的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版,內容為網友上傳,故站內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並不代表本成人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的立場。

西班牙EX-SUCK吸引力(女用)



西班牙D5催情水



日本性素液(女士專用催情水)




警告:本成人小說網的成人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成人小說城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成人小說城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