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美傳 第四卷(第二部曲)》

成人小說網 - 色情小說城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首頁 4U 成人論壇首頁
熱門色片推介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

------<縛美傳 第四卷(第二部曲)>




夜幕來臨,琴雪也回來了。

「回來了,裡面的情況如何?」流宇問。

「沒辦法進去啊,看守塔的部隊並不是我以前麾下的軍團士兵,好像是直接隸屬於上一級的。」

「有辦法混進去嗎?」

「恐怕很難,只有一個入口,還有很多人把守。」琴雪皺了皺眉頭說。

「哦,那不是問題。。。。。。」

「什麼?你有什麼辦法?」

「到那你就知道了,我和老爸這半天不是在這睡大覺的,當然也討論了如何潛入的事情。」

「對了,我不在的時候,你們兩個有沒有對她們。。。。。。?」琴雪盯著流塵的眼睛問。

「呵呵,光我們說沒有你又不信,你自己看吧。」流塵笑著指了指一邊的三個天使,琴雪看她們衣服還很整齊,也沒有什麼屈辱的表情,便放心了。

「好,該出發了,所幸天使在夜間的視力不是很好。」流宇站起身來對三個天使說,「你們幾個就老老實實地待在這裡等我們回來吧,呵呵。」

幾分鐘後,三人繞到了塔的後面,在夜色的掩護下悄悄靠了過去,這個塔直徑大概有50米,守衛都集中在正門那半圈和天空中,後面只有2個在巡邏。

「看來又要抓兩個才行呢。」流宇笑道,然後將一股真氣朝其中一個守衛的背部射了過去。

「誰??」守衛感覺背後被什麼東西衝擊了一下,抽出短劍和同伴朝流宇他們所藏的地方走了過來。

她們輕輕的靠近了,然後突然同時從左右兩邊包抄過來,但是她們面前只有被繩子捆住的琴雪一個人。

「你是誰??怎麼會被綁了放在這裡?」守衛奇怪的問,準備幫琴雪解開繩子,就在這時,兩個黑影從她們身後閃了出來,伸出大手將她們的小嘴一下給摀住了。

「嗚!!。。。。。。」

一陣輕微的掙扎聲和繩子捆綁的聲音之後,兩個漂亮的女守衛就遭到了和那三個天使同樣的待遇:被繩子捆住手腳並用塞口球塞上了嘴,既動不了也發不出聲音。

「好了,趁她們發現之前快進去吧。」流宇解開了琴雪身上的繩子說,「對了,先把這兩位天使小姐也放到那屋子裡去吧。」

在安置了兩個新俘虜後,三人靠到了塔後的牆上,流宇和流塵摸了摸牆壁,大概估計了一下它的強度和材料質地,然後將手抵在上面,突然同時發力。

隨著一聲輕微的響動,他們面前一整塊牆壁竟然完整的和其它部分斷裂開來,兩人輕輕地把這塊牆卸下來,三個人走了進去,然後再從裡面把牆壁在缺口處「擱置」好。

「嗚。。。。。。」三人聽見身後傳來輕微的聲音,嚇了一跳,回過頭一看,發現自己正在其中一間囚室裡,房間的中間,是一個三角金屬木馬,上面正綁著一位穿著性感黑色緊身皮衣的美女,她有著一頭飄逸的黑色長髮和修長的美腿,一雙紅色的眼眸在黑暗中發著光。她的兩腿上套著黑色長筒高跟皮靴和灰色絲襪,被分別綁在木馬的兩側,再用鐐銬銬住,上身雙手被高舉過頭頂吊起,身上密密麻麻的纏繞著銀白色的繩子和鎖鍊,深陷進她的身體裡,嘴裡被塞上了東西,外面再用綢子勒住,幾乎讓她完全發不出聲音。她的雙乳被暴露出來,根部被鎖鍊勒的緊緊的,乳頭上還被套上了繩套向前方75度吊著。木馬的馬背上還伸出了粗大的布滿顆粒的棍子,深深地插進了她的小穴中,蜜汁順著她的大腿流下來,看起來已經有了好長一段時間。

「看來我們碰到了其中一位住客了呢」流宇笑了笑。

「嗚。。。。。。」女惡魔眨著紅色的眼睛,露出嫵媚而無助的表情,示意他們把她給放了。

「哦,請再忍耐一下。。。。。。」流宇看著妖豔的女惡魔被捆住的樣子,有點捨不得放開她的感覺,不過還是走上前拉了拉吊著她乳頭的繩子。

「嗚!!。。。。。。嗚!!。。。。。。」女惡魔的乳頭被一拉,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

「啊,對不起~」流宇壞笑著摸到了繩套,將它鬆開,解放了她的兩顆可憐的乳頭,然後將她嘴裡的東西取出。

「咳!!。。。。。。啊!!。。。。。。謝謝,請你們把我放開好嗎?我已經被綁在這該死的木馬上半天了。。。。。。」女惡魔嬌媚的聲音和夢潁一樣令人心動。

「那到不難,不過你要先說你叫什麼名字,怎麼會被抓到這的?」流宇用手托起她嬌小的下巴問道。

「我叫櫻露,是在2個月前經過交界處附近時突然被抓住的,然後就到了這裡,被她們天天性虐待,啊。。。。。。下面的棍子。。。。。。快幫我拔出來。。。。。。」櫻露扭動著身體說道。

流宇將櫻露雙腿上的鐐銬和繩子解開,從後面抱住了她的細腰往上拉。

「呃!。。。。。。啊。。。。。。啊。。。。。。」每往上拉一下,因為棍子上顆粒的摩擦,櫻露就發出幾聲嬌媚的呻吟聲,終於,流宇將櫻露整個人從棍子上「退」了出來,然後幫她解開了手上合的繩子和鐐銬,還有身上的鎖鍊。

「呼~~,終於可以活動一下了~」櫻露解放了以後一副很開心的樣子,活動了一下麻木的身體,然後雙手勾住流宇的脖子,將雙乳貼到了流宇的胸膛上吻了流宇一下嫵媚地笑著說:「帥哥,謝謝了~你想要我怎麼報答你呢?嗯?~」

「哈哈,到底是惡魔女孩,比天使和人類的女孩要奔放和熱情多了呢~」流宇笑了笑。

「和夢潁一樣,她們對男性有著極強的誘惑力,不過別忘了,她們可是很喜歡在做愛時吸取男性的能量的,不管對方是天使,人類,還是惡魔。」流塵笑著提醒了流宇一下。

「哦?那個對我們來說倒不是什麼問題呢。」

「哈哈,也對。」

「???」櫻露聽了兩人的對話莫名其妙,倒是琴雪回想起每次和流塵纏綿之後的感覺,馬上就明白了。

「哈哈,放心吧,我怎麼會忍心吸這個救了我的帥哥的能量呢,嗯?」櫻露說著用手撫摩起流宇的臉來,臉上帶著妖媚的微笑。

「櫻露,這裡面還關了多少女惡魔?還有,聽你說你是在地獄的範圍內被抓的,天使一般很少主動進如地獄的範圍的,這是怎麼回事?」流宇微笑著將櫻露的手從臉上移開。

「啊,大概有一百多個吧,還有一些被轉移多其它地方去了,我被抓的時候,看見她們穿著黑色的制服,身手都很快,好像是突然出現的,我沒來得及反抗就被捆住了手腳,真丟臉~」櫻露有點沮喪的說。

「好了,我們先把其她人救出來再考慮別的行嗎?」

「啊,好吧,我帶路吧,不過每層都有守衛,你們要小心點。」櫻露說著整了整衣服,將她那高聳的雙峰隱藏到了黑色的皮衣之下,「不過呢,我們要先想辦法出去。」櫻露指了指那扇經過魔法加固的牢門說道。

「哦,你先退後一下。」流宇說著用同樣的手法將牢門「卸」了下來。

他們首先在櫻露的帶領下直闖一層的守衛所在房間,裡面的5個天使們正躺在床上睡的正香,還有一個藍色長髮的看起來像軍官的天使正在張開雙翼站在一個裝置的裡面,天使的翅膀除了飛行之外還有感知的作用,是連接一些知識體系和感知彼此的媒體,現在她可能正在檢查塔內各層的情況,對4個人的闖入毫無防備,一下就被撲上去的三人分別摀住了嘴,反扭了胳膊,抱住了雙腿按在了地上。

「櫻露,用我身上的繩子把她捆起來。」流宇輕聲說。

「好,非常樂意,她就是經常虐待我的女天使長銀娜,現在該是我報仇的時候了呢。」櫻露笑著接過流宇的繩子將銀娜的雙手在身後反吊到及至捆在一起,然後拉到脖子那狠命的勒,把銀娜勒的雙手幾乎要被拉斷掉,脖子被勒的要喘不過氣來,然後,櫻露將繩子在銀娜的乳房根部死命的勒上幾圈,再在乳房中部勒一次,將銀娜的乳房勒成一個葫蘆狀,然後一腳踏在銀娜的胸前,雙手抓著繩頭用力的收緊,把銀娜的雙峰勒的誇張的變成了細腰葫蘆,把銀娜痛的「嗚嗚」直呻吟。到下身的時候,櫻露自然更不留情,她將一根不知道從那找來的粗大的棍子一下插進了銀娜的蜜穴裡然後用繩子再外面勒緊,把銀娜的雙腿再並在一起從腳跟開始捆了十幾道,然後將一個塞口球塞進了她的小嘴裡。

「嗚!!。。。。。。」銀娜現在已經被完全拘束起來,然後就輪到還在熟睡中的5個天使女孩,等她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都被和銀娜一樣的方法捆了起來,塞上了口球。

「好了,解鎖的觸發球在這,用這個可以開全塔的鎖。」櫻露從銀娜身上搜出一個藍色的光球說。

「好,把她們放在這,我們去開門放人。」

「哼,銀娜,沒想到也有今天吧,等完事了,看我的姐妹們怎麼收拾你。」櫻露說完一腳踩在了插進銀娜蜜穴的棍子柄上,硬生生又把棍子踩進去一截。

「嗚嗚嗚!!!」銀娜被這一下痛的整個人彈了起來。

「行了,先去救人吧。」流宇拉住櫻露說。

在幾分鐘之後,第一層的20位女惡魔都被放了出來,集中在天使的房間裡非常的熱鬧。

「這個塔一共有六層,越往上分別關押著越來越強的女惡魔,聽說在第六層拘禁了一個很厲害的女惡魔。」其中一個剛被從繩子中解放的女惡魔說道。

「哦。。。。。。」流宇不得不「扒」開身上粘著的幾個妖媚的女惡魔。

「櫻露和琴雪,你們帶著這些女惡魔一層層的解放上去,我和老爸直奔第六層,先把那個最強的放出來。」

「好,去吧~」女惡魔們各個拿起了禁鎖和繩子等工具,準備好好地招呼天使們一頓。

「什麼人?!」他們剛踏上二樓就被巡邏到樓梯口的天使發現,但是馬上被蜂擁而上的人瞬間捆成了粽子,之後,惡魔和趕來的守衛們打成一團,而流宇和流塵則直接沿著樓梯快速地衝到了六樓,這裡是塔的頂部,所以比較狹小。

一聲巨響之後,門被轟開了,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拘束裝置,一位留著黑色柔順長髮,從額頭上斜下微微遮蓋住一邊眼睛留海的美豔的女惡魔穿著黑色的超暴露的半透明緊身衣,長筒絲製手套和吊帶白色絲襪及外面套著的一層到大腿處的黑色軟皮高跟鞋,她的嘴被皮製的帶子勒著,脖子上套著金屬項圈,雙手背在背後並攏著被銀色的繩子捆在一起,外面加了黑色的拘束套筒包裹起來,上面用皮帶勒緊,再從裝置上連出無數的細絲緊緊纏繞。她的身上也是密密麻麻的拘束帶和細絲,將她的美肉毫不留情的勒的凸現出來,雙乳根部還上了特製的乳銬,被鐵鍊連著固定在裝置上,前半端乳房上被套上了透明的吸乳器,正在源源不斷地搾取著她的乳汁。下身,蜜穴,尿道和幽門中都被插入了粗大的金屬棍狀物,末端都連著導管,特別是蜜穴裡的那根,通體發紅,有節奏的在一脹一縮,有什麼東西好像正被從女惡魔的體內被吸取出來。女惡魔的雙腿也被儘量並攏地用繩子捆在了一起,也是外面用拘束套從腳底開始套到大腿,用皮帶勒緊,再用鎖鍊和細絲纏繞,固定在裝置上,女惡魔整個人被細絲和鎖鍊拉起來固定在半空中,臀部還有連著的注射裝置,可以隨時將藥物注射到她體內。

「嗚。。。。。。」女惡魔聽見有人來,慢慢地睜開了長長睫毛下的雙眼,媚惑的紅色眼睛幽幽地看著兩人。

「啊,吸乳器,沒想到在這邊也能看到這種東西。。。。。。」流宇笑了笑,眼前的那對毫乳恐怕是他見過的裡面最大的了,而女惡魔身上透出的那種強烈的性感和誘惑力,和芙美恐怕有的一拼,加上被重重捆綁的噴血姿態,兩個人的下身都自然的有了反應。

「啊。。。。。。好複雜的裝置,不知道怎麼解呢?」流宇克制住自己的衝動飛上去,取下了女惡魔口中的皮帶子,他才發現,皮帶下面還有個塞口球,也一併解了下來。

「啊。。。。。。」女惡魔的嘴獲得自由了之後輕輕地呻吟了一聲,微閉著雙眼看著眼前的流宇。

「你是誰?看樣子能享受到這種待遇的恐怕大有來頭吧?」流宇笑了笑說。

「哦。。。。。。我就是特殊軍團「魅」的統帥伊比麗絲。。。。。。」

「什麼??伊比麗絲,「撒旦級」的大魔王之一,也是地獄七君之一,地獄的支配者路西法的左右手,你怎麼會被天使抓住囚禁在這裡?」流塵神色大變的問道。

縛美傳(第四部)

「哦,你不知道嗎?真奇怪呢,20多年前一次天使和惡魔爆發了大規模的戰爭,在那次戰爭中雙方都派出了所有的最強戰力,路西法大人也親自出戰,雙方都有很多人被俘獲,我算是惡魔裡級別最高的吧?」伊比麗絲笑了笑,「不過天使那邊也有一個更重要的人物被路西法抓住了。」

「誰?」

「也許是四大聖天使之一,或者還要高位。。。。。。」伊比利絲嫵媚地笑了笑。

「啊,這個人我想回去見了地獄的支配者路西法之後我們就知道了。」流宇似乎想起了什麼。

「對了,這個拘束裝置要怎麼解除呢?恐怕沒那麼容易吧?」

「當然,要是容易我自己早就掙脫了,也不會被囚禁在此被她們不斷地吸取體液和能量。」

「哦,傳說你的體液是絕好的無法抗拒的媚藥呢。。。。。。」流宇壞笑著用手摸了摸伊比麗絲的乳房前端。

「哼,竟敢對我輕薄無禮呢?真是個冒失的小子。」伊比麗絲笑了笑。

「她們抽取我的體液還因為我的體液裡還有讓男性惡魔亂性瘋狂的成分,如果專門分離出來的話。。。。。。」

「哦,那麼厲害嗎?我倒想嘗嘗是什麼滋味呢?」流宇笑著說。

「恐怕你會後悔的,不過在這之前,先把我放下來好嗎?」伊比麗絲輕輕地說道,聲音幾乎能勾魂攝魄。

「好吧。。。。。。」流宇說著手遊到了伊比麗絲的下身,抓住了那根插入蜜穴的棍狀物。

「啊!!。。。。。。」突然一道強光從棍狀物中發出,伊比麗絲下身象被什麼強烈的力量衝擊了一下,整個人痙攣起來。

「啊。。。。。。不能這樣直接拆的,要先毀掉周圍的四個感應壓制裝置。」伊比麗絲喘著氣輕聲說道。

流宇轉頭看見了圍繞在他周圍的四個浮空的藍色圓球。

「哦。。。。。。流塵取出了那個藍色的光球,將它靠近四個圓球,四個圓球的光芒就逐個消失了。

「現在可以了幫我解開了。。。。。。」

流宇便上前先用手握住那根棍子,然後用力把它慢慢地從伊比麗絲的蜜穴裡拔了出來,在裡面有個吸盤,原來是專門吸收蜜汁用的。只後是另外兩根,還有吸乳器和固定的細絲和鎖鍊,在經過繁瑣的拆除後,終於將伊比麗絲給放了下來,現在她的身上只剩下雙腿和雙手上的拘束套筒,流宇就將它們上面的帶子一一解開,褪了下來,再解裡面的繩子,本來他可以更直接的破壞掉的,不過他卻悄悄地把它們收在了身上。

「真嚴密呢,解的我都有點累了。」流宇解完之後笑了笑。

「哦,你是解繩子累呢,還是趁機摸我的身子累?」伊比麗絲站起來媚笑道。

「呵呵,你實在是難得的尤物呢,尤其是那對。。。。。。」

「哼。。。。。。」伊比麗絲將衣服重新整好,其實也和沒整差不多,只是從脖子處引出兩股各3條平行的帶子交錯纏在胸前和下身,在雙乳前端和三角地帶有大一點的菱型區域將三點勉強遮蔽起來。

「好了,該是給那些天使們一點顏色看看的時候了呢。」伊比麗絲的面色冷了下來,用手用力在地板上一擊,隨著劇烈的爆炸聲,六層的塔樓馬上被貫穿。然後張開了身後的翅膀六只惡魔翼飛身衝了下去。

那邊櫻露和琴雪已經攻下了第三層,60個女惡魔已經將三十多個守衛捆住堵上了嘴,正在和第四層的守衛交戰的時候,一個包繞著紅色光芒的身影從上面飛下來瞬間就把圍攻上來的四,五層的守衛完全擊潰。

「你是。。。。。。」琴雪和櫻露她們看的目瞪口呆,這是一個六翼的女惡魔。

「撒旦級的六翼惡魔。。。。。。怎麼會。。。。。。」

「看來被抓來人還不少呢,把這些天使捆起來好好玩玩吧,天亮的時候我們就離開。」伊比麗絲說道。

「等等,請別在傷害她們。。。。。。」琴雪走上前說。

「哦,還有一個漏掉了嗎?」伊比麗絲話音未落已經閃到了琴雪的身後,手中發出的紅色絲線一下將琴雪整個人給捆了起來,然後用手捏住了她的脖子。

「啊。。。。。。」

「等等,她是我們這邊的。」流宇和流塵趕了下來。

「哦,是嗎?真是少見呢?」伊比麗絲將絲線收了起來,放開了琴雪,流塵馬上過去將琴雪抱住。

「呵呵,我明白了,的確是個可愛的天使呢~但是我們被這些天使凌辱了很久,不報復一下恐怕說不過去吧?不過你放心,不會傷到她們的性命。」

於是守衛塔的46名天使被女惡魔們分別帶到了牢房中盡情的虐玩起來,櫻露把銀娜帶到了自己的囚室當中,把她綁在了那個平時用來虐自己的木馬上面。

「啊!!!。。。。。。呀!!。。。。。。」銀娜的蜜穴被粗大的棍子插了進去,雙手交叉在背後被繩子捆起來連在木馬上,雙腿分開綁在木馬的兩側。

「怎麼樣?滋味如何呢?」櫻露笑著托起銀娜的下巴問。

「混蛋,魔女,快放開我,啊!。。。。。。」銀娜正說著,乳頭被套上了繩套吊了起來,櫻露手裡拿著一根鞭子眼裡閃著妖媚的紅光笑著說:

「來,我們要開始了哦~」

。。。。。。

幾乎是同時,塔內響起了天使們淒慘而嬌媚的呻吟聲,外面的守衛以為是塔內的守衛在玩虐那些女惡魔,沒怎麼理會。

「怎麼,你們不去樂一下嗎?」伊比麗絲笑著對流宇和流塵說,手裡的紅絲線將一個被塞口球塞住嘴的天使雙手並攏在身後,雙腿在一起捆成了粽子一樣,絲線深深地勒進天使的肌膚和腿上的絲襪裡,雙峰被也勒的暴脹而出,她稍微一用力,絲線就更加深陷進天使的身體裡,把天使勒的拚命扭動著身體在她懷裡掙扎,發出「嗚嗚!!」的悲鳴聲,痛的眼淚都出來了。

一邊的琴雪轉過頭有點看不下去了,到是流宇和流塵很有興致,不過因為琴雪在身邊所以不表露出來。

「呵呵,是因為她嗎?那我就不勉強了。」伊比麗絲用手用力地捏了捏天使的乳房,擠出了一道細細的乳汁。

「嗚!!。。。。。。」

「比起天使來,我還是對你更感興趣呢,伊比麗絲小姐。」流宇走上前笑了笑。

「哦?真是色膽不小呢?你就不怕被我吸光了精氣?老實說,被關了那麼久,我現在也很需要補充一下呢?」伊比麗絲妖媚地笑道,將天使嘴上的塞口球取下,張開火紅的雙唇對著天使的嘴吻了下去。

「嗚。。。。。。」天使顯然被這個舉動嚇到了,扭動著身體掙扎起來,但是還不只接吻那麼簡單,只一會工夫,天使的全身就癱軟了下來,倒在了地上睜著美麗的眼睛動彈不得。

「也能吸女性的能量嗎?真是個危險的女人呢~」流宇嘆道。

「哼,等回到地獄的範圍後,倒在地上的可能就輪到你了。」伊比麗絲笑了笑。

「那我恐怕求之不得呢。。。。。。」

伊比麗絲對流宇的話只是嫣然一笑,抱起地上的天使轉身離開了。

「這個女人恐怕比芙美還難對付,最好小心點。」流塵說。

「呵呵,她的美豔和魅力可以和芙美有的比,而且身上透出的妖媚的邪氣更叫男人無法抗拒呢。」

「沒辦法,隨你的便吧。。。。。。」

。。。。。。

幾小時後,天亮了,巨大的運載艦從塔內駛了出來,正當外面的守衛莫名其妙的時候,伊比麗絲和幾十個女惡魔出其不意地出現將她們捆成一團丟進了艦內美麗女俘虜的行列。

「還有幾個在那邊的屋子裡呢。」流宇和流塵帶著幾個女惡魔來到屋子裡,5個被四馬攢蹄捆著的天使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就那麼多嗎?」一個女惡魔笑著問道。

「就這五個,一起帶上吧。」

「哦?」流塵看了流宇一眼,轉身帶著幾個女惡魔和天使離開了。

流宇將木桶打開,那個銀髮的女孩還在裡面,看著流宇發出「嗚嗚」的聲音。

「似乎當新娘還小了點呢,很可愛的樣子。。。。。。放心,這次不會把你一起帶走,幾個小時後,自然會有人來把你放走,那麼,再見了~」流宇說著蓋上了蓋子,在上面拍了拍,轉身離開了。

「我要先回去見路西法大人,你們有什麼打算呢?」伊比麗絲在運載艦上問。

「我們還要找一個同伴,找到了再一起回去,你們先走吧。」

「哦,也好,那麼,到那邊以後記得帶著她一起去見路西法大人,我在那等你們。」伊比麗絲上艦前對三人笑了笑,還特別瞟了流宇一眼。

「不知道蕾麗雅那邊現在怎麼樣了呢?」看著運載艦遠去之後,流宇說。

「我想她如果逃出來的話,應該也會朝這個城市來,因為這裡是到「地獄」的必經之路。」琴雪低頭想了一會說。

「還是往前找找吧,如果她沒跑出來,在這等是沒用的。」流塵看了一下塔內的飛行梭,「我們可以用那個混出城去,可以坐四個人。」

順著流塵的手指的方向,流宇和琴雪看到了形狀象鵝卵石一樣表面光滑的飛行梭,三個人坐了進去,琴雪將手放在左右兩邊的光球上,飛行梭便緩緩地離地而起,展開一對半圓型的光翼,高速飛了出去。

「哇。。。。。。這個速度,是用什麼能量驅動的?」流宇算是第一坐這邊的交通工具。

「這邊的能源和地球上的有所不同,主要是蒐集空間波動的能量,因為這邊的空間經常發生扭曲,每次都會產生很大的能量。」

「。。。。。。沒有比這更環保的了~」流塵笑道。

果然,衛兵見是自己的飛行梭,也不阻攔,一路上暢通無阻的出了城朝炎之軍團的臨時駐地飛去。

「似乎快到「露特威」了,不過,要怎麼潛進去呢?」蕾麗雅抱著薇綾在山崖上看著前方的城市,因為靠近守衛森嚴的城市,所以巡邏隊反而不會在附近出現,蕾麗雅展開黑色的羽翼朝「露特威」飛了過去。突然,迎面飛來了一個高速的物體。

「那是。。。。。。?飛行梭?被發現了嗎?」蕾麗雅正遲疑著,飛行梭在她的面前停下了。

「嘿嘿,總算找到你了,蕾麗雅,不過好像還多了一個?」流宇將透明的保護罩掀開,對蕾麗雅笑著說。

「沒想到在這碰到你們呢,真有點意外。」蕾麗雅松了口氣笑道,「這就那個熾天使,我把她抓回來了,看看現在怎麼把她帶到「地獄」那邊吧。」

「坐這個飛梭一般不會被阻攔,但是,好像只有4個人的座位?」琴雪皺了皺眉頭說。

「呵呵,那簡單啊,回到我體內吧。」流塵笑道。

「哼,裡面太悶了,現在可是大白天,我可不想待在裡面睡覺~」琴雪有點不樂意的說,但是流塵的胸膛裡通道已經打開,從裡面飛出幾道禁鎖,一下把琴雪纏住。

「啊?。。。。。。你這傢夥。。。。。。」琴雪掙扎了一下就被四馬攢蹄的捆住了,流塵笑著拿出一個口球給她戴上,說:「先乖乖在裡面好好休息吧~一會見~」

「嗚!!。。。。。。」琴雪不高興的瞪了流塵一眼,掙扎著被禁鎖拉回了流塵的身體裡。

「等一下。。。。。。」流宇突然對流塵說:「

「這個。。。。。。你會開嗎?」

「這是天使的飛行梭,我不會啊~」

「。。。。。。」

「放心吧,這個我小時侯就玩過了,我來開。」蕾麗雅笑著收起翅膀坐進了駕駛位。

「沒問題嗎?」流宇有點不放心的問:「你最近一次開是什麼時候啊?」

「不太久,大約。。。。。。十年前吧?坐好了~」(對於幾乎無限壽命的黑暗天使來說,十年的確不算久)

「十。。。。。。十年前?。。。。。。」話沒說完,飛行梭已經掉頭朝城裡以誇張的速度飛去。

「不知道這個世界有沒有交警。。。。。。」流宇說著被一下釘在了靠背上。

在薇綾和俘虜蕾麗雅失蹤了幾小時後,炎之軍團終於發覺了,馬上派出大批人馬沿途搜尋,並通知了附近各處巡邏隊和關卡守衛嚴密注意。

當飛行梭來到邊防站的時候,發現前方聚集了大量的軍隊。

「似乎不能從正面通過呢。。。。。。」蕾麗雅說。

「那怎麼辦?還有其它路嗎?」流塵問。

「只能試試「冰封的通道」了,那裡很少有人知道,是連接兩界的一個隱祕的通道,但是非常難通過。」

「事到如今也只好試試了,就走那吧。」流宇說。

「。。。。。。」

「怎麼了,蕾麗雅?」流宇見她眼中似乎有一絲遲疑的神色。

「沒什麼,就是那裡住著難纏的傢夥罷了。」

「難纏的傢夥?」

「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蕾麗雅說著將飛行梭轉向朝邊防站旁邊的被冰覆蓋的白色山脈飛去,七拐八歪之後,來到了一個小洞口旁,上面掛滿了冰凌,一股寒氣從裡面吹出來。

「飛行梭不能用了,把她帶下來步行前進吧。」蕾麗雅說。

「嗚。。。。。。」流宇將薇綾從座位上抱了出來,笑道:

「呵呵,想不到熾天使被綁起來的樣子也這麼性感呢~」

四個人進入了冰封通道,裡面比外面更加寒冷,幾分鐘後,他們身上和頭髮上都結了一層淡淡的霜。

「跟著我,這裡面有很多陷阱,不小心就會被封成冰塊的。」蕾麗雅在前面小心的走著。

「看樣子你以前似乎來過這?」流宇看見蕾麗雅似乎很熟悉裡面的環境。

「大約五年前,我還在「地獄」的時候,為了潛入「天堂」,來過這。。。。。。」

「哦。。。。。。那結果呢?」

「結果?。。。。。。」就在蕾麗雅遲疑了一下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從前面傳來。

「很久沒有人到訪了,你們的到來真令人高興呢。」

穿過一個狹小的洞口之後,出現了一個龐大的場地,那是在山洞中的一個冰封的湖面,如鏡子般光潔平整,湖面的中央,在一個冰封的王座上,坐著一個面貌俊朗但神情冰冷的男子,身上穿著似乎是霜形成的華麗的衣服,身上的皮膚成和周圍寒冰一樣的淡藍白色,背後是六只沒有形態的尤霜氣組成的翼,看不出他是天使,惡魔,還是黑暗天使。

「你們好,我是這的主人,你們可以叫我弗瑞茲。」男子對四人說道。

「啊,這位不是美麗迷人的蕾麗雅小姐嗎?想不到我們還能再見面。」弗瑞茲笑道:「這次你那位黑暗天使的男朋友怎麼沒和你一起來嗎?」

「這不關你的事,今天我們想借道從這裡回「地獄」,還請你讓我們過去。」蕾麗雅說。

「想從這過去也可以,不過你要留下來陪我一夜。」弗瑞茲靠在椅背上,用手托著下巴指著蕾麗雅說。

「如果我不答應呢?」蕾麗雅冷冷地說。

「那只好請你原路返回了,我也不強求你。」弗瑞茲明白選這條通道的人一般都是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所以他有充足的討價的籌碼。

「哼。。。。。。」流塵和流宇已經變成了惡魔形態,準備硬衝過去。

「蕾麗雅,要硬衝嗎?」

「。。。。。。」

「真是有趣,想在這和我打嗎?」弗瑞茲笑了笑,只是將手一揚,一股巨大的冰霜寒氣就朝四人卷去。

三人馬上跳起閃避,但是身體被凍的很不靈活,有點遲鈍,還是被寒氣擦過。

「這。。。。。。」流宇發現自己的左翼竟然被完全冰凍了起來,而流塵的右翼也得到了同樣的結果,蕾麗雅自己的黑色羽翼上也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霜。

「如何,還要繼續嗎?這個冰封大殿內寒冷程度是其他地方的3倍,稍微弱一點的天使或惡魔進來了,很快就會凍成冰塊,在這裡,我的力量是無限的,即使是一些聖天使或地獄七君級的人物,恐怕也不是我的對手。」弗瑞茲用冰冷的語調說著,雙手上聚集了更強大的冰凍之氣的漩渦,但是他說這話的時候似乎並沒有什麼得意的語氣,反而帶著一點淡淡的哀傷。

「。。。。。。好吧,我答應你,我留下來。」蕾麗雅收起了羽翼,慢慢朝弗瑞茲走過去。

「等等!蕾麗雅。。。。。。」流宇喊道。

「除此之外恐怕沒有能通過這裡的辦法,流宇,我想你也應該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在這裡硬打我們三個絕不是他的對手。」

「的確。。。。。。」流宇這點在剛才那次攻擊中就知道了,極度的寒冷和冰凍使得他們用不出自己本身力量的50%。

「好了,讓他們過去吧。」蕾麗雅對弗瑞茲說。

「這很容易。。。。。。」弗瑞茲的手揮動了一下,冰封的湖面突然發出了異樣的波動,在流宇和流塵的腳下的湖面開始發出耀眼的光芒,光芒散去之後,三人就消失了。

弗瑞茲的手中射出一條冰繩,將蕾麗雅雙手並在身後,雙腿並攏的捆了起來,然後一拉,將蕾麗雅拉到了自己的懷裡。

「幾年不見,你更漂亮了,蕾麗雅。」弗瑞茲吻著蕾麗雅的脖子說。

「哼,看來我不應該再來這的。。。。。。」蕾麗雅把頭轉過了一邊。

「這裡是?。。。。。。」流宇和流塵發現自己已經身在地獄邊緣的鏡湖中。

「是空間轉移嗎?」流塵看了一下四周,似乎並沒有連向冰封大殿的通道。

「。。。。。。沒辦法,先把她帶回去吧。。。。。。」流宇看了看懷裡的薇綾嘆了口氣,「希望蕾麗雅不會有什麼事。」

「哼,到了那個地步,有事是肯定有事了,我擔心的是事後他不肯放蕾麗雅出來,而我們又不知道如何進去,那才麻煩。」流塵說。

「關於那個人「世界」中好像並沒有記載,具有和聖天使和地獄七君抗衡的力量,這麼厲害的傢夥是誰呢?」流宇陷入了沉思之中,沒有注意到薇綾脖子上的刻有金色流火圖案的頸圈上的裂縫里正發出淡淡的紅色光芒。。。。。。

在一張冰床上,蕾麗雅已經被脫去了全身的衣服,只留下雙腿上的半透明白色吊帶襪,她的雙手被冰繩吊過頭頂捆在床頭,弗瑞茲正騎在她的身上,一隻手抱著她的玉腿,另一隻手握著她的蜂腰,下身冰棍一樣的透著淡藍色的堅硬的棒子正在蕾麗雅的蜜穴裡快速的抽插起來。

「啊。。。。。。啊。。。。。嗯。。。。。。好冰啊。。。。。。你的那根東西還是象冰柱一樣。。。。。。啊。。。。。。」蕾麗雅下身一股讓人透心的寒冷讓她連續打了幾個冷顫。

「抱歉,我已經很久沒有自己的體熱了,所以只能在你的身體上得到一些溫暖。。。。。。」弗瑞茲用手撫摩著蕾麗雅玉琢般完美的乳房,用嘴在上面輕輕的吻著,讓蕾麗雅有被冰露輕輕滴到的感覺。

「啊。。。。。。呃。。。。。。呀啊啊!。。。。。。」蕾麗雅的雙峰被用力的擠按揉搓起來,弗瑞茲下身也更加的用力,堅硬龐大的冰棍樣的陽具就好像一根堅實的砥柱將蕾麗雅柔弱的嬌軀象支帳篷一樣一次次頂的弓了起來,後面乾脆將蕾麗雅的雙腿用身體壓的靠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啊!。。。。。啊!!。。。。。。啊!。。。。。。」弗瑞茲將蕾麗雅的身體翻轉過去,換成了「老漢推車」的姿勢,以方便更加用力的抽插起來,蕾麗雅美妙的呻吟聲也隨著他力度的加大而逐漸大聲起來。

「怎麼樣,還受的了嗎?」弗瑞茲伏在蕾麗雅的耳邊輕輕地說。

「啊!。。。。。。放心,我沒那麼容易。。。。。。就好對付的。。。。。。啊!!。。。。。。」蕾麗雅轉過頭笑了笑。

「哦。。。。。。那我就不客氣了~」弗瑞茲將蕾麗雅的一條玉腿搭在肩膀上,讓蕾麗雅側著身子和自己嵌合起來。

「好一雙修長的美腿。。。。。。就和她一樣呢。。。。。。」弗瑞茲撫摩著蕾麗雅光潔的大腿說。

「和。。。。。。和誰?。。。。。。啊!!。。。。。。呀!!。。。。。。」蕾麗雅睜開紫色的眼睛問。

「她是四大聖天使之一,熾天使米迦勒,全身包繞著燦爛的光芒和火焰。。。。。。」

「啊。。。。。。你很喜歡她,是嗎?。。。。。。」

「我和她很久以前就認識,我們之間的關係不是一下就能說清楚的。。。。。。」弗瑞茲苦笑道,似乎想起了什麼傷心的往事,便不再說話,而是更加用力地在蕾麗雅的身上發洩起來。

「呃?!。。。。。。啊!!。。。啊!!。。。啊!!。。。。。。呀!。。。。。。」蕾麗雅被快速的抽插捅的不停的呻吟,幾乎沒有再說話的機會,柔弱的身體在弗瑞茲的身下劇烈的顫動著。

過了一會,弗瑞茲將床頭的冰繩解開,把蕾麗雅的雙手捆在了身後,自己躺下讓她坐在自己的身上,這樣會使他的巨棍插入的更加深入,他抓著蕾麗雅的腰使勁的往下按著。

「呃啊啊啊啊!!。。。。。。」蕾麗雅感覺那根粗大冰冷的東西在拚命的把她的子宮往上頂,下身流出的蜜汁在大腿上很快結成了透明的結晶。蕾麗雅為了減輕子宮被頂撞的痛苦左右扭動著下身,不讓那根東西那麼順利的長驅直入,這樣自然增加了弗瑞茲的快感,雙手抓住那對富有彈性的大肉球用力的捏著往下扯。

「啊!!。。。。。。啊!!。。。。。。啊!!。。。。。。」蕾麗雅昂著頭張大小嘴急速地嬌喘和呻吟著,從嘴裡呼出的氣變成了白霧。

突然,蜜裡一陣冰涼的湧動,弗瑞茲開始噴射了,冰冷的精液一陣接一陣的射在蕾麗雅的蜜穴深處。

「啊啊啊啊啊!!。。。。。。」蕾麗雅仰頭大聲嬌叫起來,然後伏在了弗瑞茲的胸膛上。

十幾分鐘後,蕾麗雅雙手上的繩子已經被解開,整個人被凍的全身有些發紫的躺在床上。

「是不是感覺很冷呢?」弗瑞茲坐在她的身旁,手裡凝結出一個透明的晶瑩小珠子,裡面有淡紫色的微光在流動著。

「「冰靈珠」,封存著生命能量的奇妙的小東西,這裡面流動著的紫色微光就是你的生命能量,每次和女孩做愛,都會產生一個「冰靈珠」,它也可以抵禦這裡的寒冷,這個,就留給你當做紀念吧。」弗瑞茲說著將冰靈珠放到了蕾麗雅的手裡。

「啊。。。。。。」蕾麗雅的確馬上感到身上的寒冷減輕了不少,她慢慢地坐起了身子,看了看手中的冰靈珠,裡面紫色的微光似乎在和自己的體內的能量產生了和諧的共鳴,停止了流動,在珠子中間凝成一個紫色的光球。

「為什麼拿著它,我心裡會感到一股哀傷的感覺?。。。。。。」蕾麗雅奇怪地問。

「這顆冰靈珠是由我和你的生命能量融合而成,裡面也封存了我的一部分靈魂。」

「。。。。。。我感覺到你的靈魂中充滿了淡淡的哀傷,這種哀傷。。。。。。」

「這不是你該關心的事情,雖然也許是出於被迫,但是我還是謝謝你留下來陪我,現在,回到你的朋友身邊吧。。。。。。」

「等等。。。。。。」蕾麗雅剛想說什麼,全身已經被封閉在了白色的冰凌當中,然後,弗瑞茲和周圍的東西模糊起來,一下全消失了,當冰凌也隨著消失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已經身在鏡湖當中。

「為什麼。。。。。。我會流淚?。。。。。。」蕾麗雅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淚水,想起弗瑞茲那冰冷的外表和眼神,她現在才知道五年前其實和現在一樣,從弗瑞茲身體裡透出的那種寒意,其實不是冷酷的感覺,而是心已經死去,將靈魂封存於冰的哀傷。

遠處的森林中,突然一根火柱沖天而起,發出巨大的轟鳴聲。

「怎麼回事?」蕾麗雅也顧不得身上沒穿衣服,展開雙翼飛了過去。

四處都是化為灰燼的樹木殘骸,在爆炸的中心,是兩個全身被烈焰燒的半身幾乎焦黑的人,正是流宇和流塵,而站在他們兩個面前的人,全身籠罩在耀眼的火焰和光芒之中,身上發出強大無比的能量,六只火焰的翅膀向半空中延伸,頭髮也由金色變成了更加熾烈的紅色

「這是。。。。。。薇綾?。。。。。。不,感覺完全不一樣,簡直是兩個人,力量上差太多了。。。。。。」蕾麗雅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六翼天使想。

「還得謝謝你們破壞了這個封印項圈,把我從沉睡中喚醒了。。。。。。」天使冷冷地說了一句,手裡拿著那個已經斷成兩截的頸圈。

蕾麗雅想起來了,在給薇綾體內種下「遊」的時候,抓著她脖子的手可能無意中破壞了頸圈,加上從冰封通道過來時受到的空間扭曲的波動,封印就被破壞了。

「你。。。。。。你是誰?」已經重傷的流宇問。

「熾天使米迦勒。」

「四大聖天使之一,傳說中上帝身邊的首席戰士,天界天使軍團的領導者。。。。。。」流塵驚訝地在嘴裡喃著以前聽到過的關於米迦勒的資訊。

「化為灰燼吧,惡魔們!」米迦勒的六之火焰之翼一展,手中發出一個巨大的火球,朝已經動彈不得的流宇和流塵飛去。

耀眼的火光瞬間吞噬了一切,方圓兩百米都已經成為了焦土。

「哼,被同伴救了嗎?」米迦勒朝天空中看去,蕾麗雅雙手正抓著兩人的手往遠處逃去。

米迦勒舉起右手,手心裡再次聚集了熾烈的火焰。

「這次,消失吧。。。。。。」

「呀!。。。。。。」蕾麗雅情急之中,發動了米迦勒體內的「遊」,米迦勒只覺得胸部一陣腫脹,手裡的火焰熄滅了,雙手摀著自己的胸部。

「差點忘了,她在我體內種下了東西。。。。。。」米迦勒微微一笑,幾秒後,隨著她的六翼一展,一股氣被她從體內逼了出來。

「行了。。。。。。」米迦勒抬頭往再次空中看去,已經沒有了蕾麗雅和兩人的影子,而遠處,察覺到異動的惡魔邊防部隊正在朝這邊飛過來。

「哼,也好,雖然有點麻煩,就當是熱熱身吧。。。。。。」米迦勒的臉上露出了微笑,振翅一飛,朝惡魔的部隊衝去。

「那個火球是怎麼回事?。。。。。。等等,六。。。。。。六只翅膀,是六翼天使。。。。。。快回去報告!。。。。。。」帶隊的惡魔驚出一身冷汗,但是還沒看清楚米迦勒的容貌,從米迦勒手中噴出的沖天火焰已經把他和前面的幾十個惡魔瞬間化為了灰燼。

「啊!!?」後面的惡魔被這種強大的力量驚呆了,米迦勒的身上不斷飛出火焰將靠近的惡魔化為烏有,轉眼間前來查看的200個惡魔已經被燒掉大半。

「快逃吧,這傢夥不是我們能對付的了的。。。。。。」剩下的惡魔大喊著往地獄深處逃去。

「炎重七箭。。。」米迦勒的身邊形成了七道火焰的巨箭,她的手輕輕一揮,七道火焰巨箭就分別飛速的朝潰逃的惡魔飛去,所到之處,惡魔們發出一陣陣慘叫之後,就變成了片片飛灰,一個也沒剩下。

地獄深處,六處地方發出了微弱的紅光,地獄七君,也就是包括路西法在內的七個「撒旦級」的大魔王已經察覺到了這次非同尋常的能量波動,除了路西法,其中的五人正不約而同的從地獄深處朝這裡趕來,另外一個卻不見蹤影。

「地獄七君終於要出來了,而全面的戰爭,終於要開始了。。。。。。」蕾麗雅帶著流宇和流塵在路上也看到了地獄深處的異動。

「哼,其中的五個朝這來了,他們在一起不好對付,我還是先回天界那邊吧。」米迦勒想了一下,還是決定暫時先撤回天堂的範圍內,不過這裡是天堂和地獄的另一處交界地附近,和原來的那個有一定的距離。米迦勒展開六只翅膀就像一個劃過天際的火球,迅速的朝那飛去。

「真快呢,其中的一個已經靠近了,是誰呢?」米迦勒突然感覺到地獄七君的其中一個就在附近,這就是剛才沒感應到的另外一個人。

一道鬼魅般的紅光出現在了米迦勒的左邊,然後搶到她的前面停了下來。

「好久不見了,米迦勒,看來你還是那麼美豔燦爛,也同樣行事如此火爆呢?」

「哦,原來是伊比麗絲,你從塔里逃出來了嗎?」米迦勒有些驚訝的說道。

「哼,當年的久賬現在一塊算吧,米迦勒。。。。。。」伊比麗絲媚笑著朝米迦勒衝去。

「湮滅!」米迦勒伸出手,火焰風暴朝伊比麗絲卷去,但是被伊比麗絲快速的旋轉著身體躲過去了。

「零距離火焰屏障!」米迦勒在伊比麗絲的手就要靠近自己的瞬間,身體周圍突然升起了熾烈的火焰屏障,正好把伊比麗絲給卷了進去。

「啊!。。。。。。」伊比麗絲翅膀上著了火退了回去,理了理黑色的長髮有點生氣的說:「好險,幸好沒燒到頭髮。。。。。。」

「下次還會那麼走運嗎?」米迦勒將手一揮,火焰便四散著朝對方飛去,伊比麗絲雙手交叉,紅色的細絲瞬間交織成緊密的保護網,流火衝在上面被分割成無數細碎的小火球,被她用六只翅膀罩在身前擋住了。

「哼,嘗嘗這個吧,米迦勒,紅魅纏絲線!!」伊比麗絲將手中的絲線朝米迦勒身上甩去,穿過了她的火焰屏障一下將她纏住了。

「呃?!。。。。。。」米迦勒的雙手被纏在身體的兩側動彈不得,雙腿也被緊跟上來的絲線一圈一圈的纏了起來,轉眼的功夫,她的身上就被紅魅纏絲線密密麻麻地纏了幾十道。

「啊。。。。。。動不了。。。。。。」米迦勒扭動著身體掙扎著,但是身上的纏絲線反而越纏越緊。

「哼,動不了了吧,乖乖的讓我好好玩玩吧。。。。。。」伊比麗絲興奮地媚笑起來,猛地將手中的絲線收緊。

「啊!!。。。。。。」米迦勒身上的絲線瞬間收緊了好幾圈,深深地陷進了她的身體裡,好像要將她全身都勒碎一樣。

「哈哈,你那對可愛的乳峰真好看呢。。。。。。」伊比麗絲笑著將纏著米迦勒雙乳的絲線特別再猛的收緊。

「啊啊啊!!。。。。。。」米迦勒的雙乳一下被勒的誇張的暴脹出來,緊繃的絲線發出咯咯的聲音。

「我想看看她能大到什麼程度呢?」伊比麗絲大聲的笑起來,同時將手中的絲線不斷的加力。

「呃!。。。。。。噢!。。。。。。」米迦勒扭動著身子痛苦地呻吟著,雙眼中突然迸射出憤怒的火焰,隨著一聲巨響,纏綁著她的絲線竟然在瞬間被盡數掙斷。

「呀?。。。。。。」伊比麗絲的手一震,拉回的全是斷了半截的殘線。

「伊比麗絲,好像該我了。。。。。。」米迦勒的全身火焰之氣一下強了好幾倍,看來她被激怒了。

「哼,我的確不是你的對手,不過。。。。。。」伊比麗絲雙手插腰笑了笑。

米迦勒這才發現,其餘的五個魔王已經來到了自己的身邊。

「米迦勒,這回你跑不掉了,你再厲害,也無法同時對抗我們六人。」說話的男子是拉哈伯,被稱為「猛獰的勇士」,具有操縱水和海洋的強大力量。

「所以呢,你還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免得等下不小心傷到了你那美麗的身體。」一個銀色長髮的女子笑著說,她的名字是莎麗葉,使用神秘的月之魔法,並傳具有能將生物封住的邪眼能力。

「想抓我嗎?那你們就儘管試試看吧。。。。。。」米迦勒將雙手舉過頭頂,眼裡射出耀眼的光芒,全身發出太陽一樣的光輝。

「小心。。。。。。這是。。。。。。!!!」伊比麗絲想起了這個姿勢和感覺,朝其他五人大叫起來。

這一瞬間,耀眼的光芒和火焰吞噬了一切,巨大的轟鳴聲響起,半空中就像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太陽,照亮了地獄的深處。

幾小時後,地獄的深處,地獄的支配者路西法所在的萬魔殿內。

蕾麗雅帶著流宇和流塵來到了這裡,在他們的面前的,就是「光輝之晨星」路西法,他是最初倡議及帶領惡魔和天使打開空間之門來到這個世界的偉大能力者之一,擁有一雙似乎能洞悉一切的眼睛和黑色的長髮,全身透出一種高貴而神聖的氣質。

他安坐在王座之上,旁邊是高垂而下的黑色幕布,他微微側著身子,一手托著臉頰,目光停在了流宇的身上。

「你就是流宇嗎?你的眼神中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少了一點對未知的彷徨,你來這之前,似乎就已經知道了什麼?」路西法的聲音響起,沒有壓迫的感覺,卻從中自然透出一絲威嚴。

「的確,關於天使和惡魔的歷史,現狀,還有這個世界體系,以及重新打開空間之門的方法,在接觸了「世界」之後,我大概都知道的差不多了。」

「那麼,多餘的話我就不說了,全面的戰爭即將開始,在儘量減少傷亡的情況下,要抓到四大聖天使,借助她們的力量打開通道。」

「她們其中的一個,熾天使米迦勒現在還在地獄的範圍內,但是剛才那次強烈的爆炸過後,她和六個魔王的氣都突然消失了。。。。。。」

「我在途中也感覺到了,非常驚人的能量。。。。。。」流宇驚歎道。

「。。。。。。你現在的力量還不夠強大到能與聖天使正面抗衡,因為體內有巨大的能量沒有融合掉,那是什麼呢?似乎是「神」之氣?」路西法有些驚訝地問道。

「我以前吸入了一些縛神的能量。」

「啊。。。。。。是她嗎?怪不得,不過你之前融合到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還有很多能量在你體內,讓我來幫你把它們融合掉吧。」路西法說著將手緩緩舉起對準流宇,他的體內馬上透出一股微光,然後突然變的異常的強烈,幾乎將流宇整個人變成了耀眼的小太陽。

「呃!!。。。。。。啊啊啊!!。。。。。。」光芒逐漸散去,流宇半跪在地上用手撐著地面,身上已經滿是汗水,在不停的喘息著。

「我把你體內積聚的能量一次性的釋放出來了,所以反應比較劇烈一些。。。。。。」

「啊。。。。。。沒什麼,就是剛才全身覺得快要從裡面爆開一樣。。。。。。」流宇看著自己的雙手,感覺有一股巨大的能量在全身湧動著。

「你現在的力量要抓住受傷的米迦勒應該不是很難,去吧,順便體驗一下這新的力量。」路西法微笑道。

「等等。。。。。。」流宇轉身轉到一半停下了,回頭看著路西法,似乎有什麼話要問。

「你想問,為什麼我不親自去嗎?答案想必你也已經知道了吧?」路西法笑了笑。

「我只是想親眼見一見。。。。。。」流宇笑道:「天界和天使的領導者,位階在四大聖天使之上,擁有讓生命復甦和淨化一切邪惡的慈愛之耀眼光輝,無上高貴和美貌的神天使:萊西婭。」

「。。。。。。好,如你所願。」露西法嘴角微微一笑,揮了揮手,身旁的幕布馬上向兩邊退去,在露西法的左手邊,一位身材修長性感的女子,全身穿著散發出銀色光澤的軟甲,光潔透明的長筒手套和絲襪,飄逸的銀色長法和整個身體一樣被微弱聖潔的銀色光芒籠罩著,她的雙手被並在身後,雙腿並攏著被從露西法身上延伸出來的紅色血脈一樣的東西緊緊的束縛著,血脈將她的雙乳從根部開始向前一圈圈的纏繞著,伸進她薄如蟬翼的內衣當中,下身的更是分幾路侵入她的前後私密花園,幾乎和她的身體長在了一起。

「啊。。。。。。」萊西婭慢慢睜開了藍色的迷人雙瞳,雖然已經被露西法抓住囚禁多年,但是臉上仍然有一種高貴的讓人感到不可侵犯,同時柔和而溫軟的氣質。

「20年前的大戰中,一次偶然的機會,在付出慘重的代價之後,讓我得以抓住了她,如你們所見,除了用我自己的身體,找不到其它的東西能封住她的力量,所以,從那時候起,我無法參與任何戰鬥。」

「露西法。。。。。。」萊西婭轉過頭用帶著些幽怨的目光的看了露西法一眼,輕輕地說:「請你放棄重開空間之門的打算吧,你應該知道,這樣做會造成兩個世界非常劇烈的變動,不是你我能預料的到和控制得了的。。。。。。」

「萊西婭,很抱歉,即使如此,也。。。。。。惡魔們已經在此忍受了太長時間的痛苦,我們的血脈正在慢慢地衰竭,是時候擺脫這一切了。」

「可是。。。。。。」萊西婭還想說什麼,突然纏繞在她全身的紅色血脈一下膨脹起來,在她的身體上劇烈的蠕動著,尤其是在她敏感部位的血脈,更是收縮的極為劇烈,雙乳被一下勒的很緊,下身的血脈也急速地在她的蜜穴內活動起來。

「嗯!。。。。。。啊!。。。。。。」萊西婭微閉起眼睛忍不住嬌吟起來。

「算了,說了那麼多年,生活在天堂的你是不會真正了解我們的處境的。」露西法嘆了口氣說道,「你們還是儘快先找到米迦勒吧,等她回到天堂那邊想抓住她就很難了。」

「好吧,有這樣意見南轅北轍的父母,難怪你那麼左右為難了。。。。。。蕾麗雅。。。。。。」流宇轉過身,無奈地笑了笑。

「哼,原來你早知道嗎?。。。。。。我們的事,你還是少管的好。。。。。。」蕾麗雅冷冷地回了一句,轉身就準備離開。

「蕾麗雅。。。。。。」露西法在上面叫了一聲。

蕾麗雅停下了腳步。

「幾年不見,回來也不和你父母打個招呼就走嗎?」露西法笑道。

「就你們倆現在的

此篇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完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 - 返回上頁

註:本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的成人小說內容皆輯綠自 4U 成人論壇的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版,內容為網友上傳,故站內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並不代表本成人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的立場。

西班牙EX-SUCK吸引力(女用)



西班牙D5催情水



日本性素液(女士專用催情水)




警告:本成人小說網的成人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成人小說城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成人小說城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