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美傳 第四卷(第一部曲)》

成人小說網 - 色情小說城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首頁 4U 成人論壇首頁
熱門色片推介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

------<縛美傳 第四卷(第一部曲)>




「歡迎來到地獄。」流塵站在剛從空間之門中出來的流宇和蕾麗雅的前面笑道。

「果然是一片陰沉沉的樣子,和想像中的一樣呢。」流宇看了看四周說。

「等等,這光是。。。。。。」流宇突然看到了不遠處的天空上射下來的白色的光芒。

「那裡是兩界的交匯處,那光是從天堂透下來的光芒,看來這裡離交匯處很近呢,附近隨時可能有天使和惡魔的部隊在交戰,大家小心了。」流塵提醒道,同時轉變成了惡魔形態。

「在這邊,還是這個樣子方便些。」流塵笑了笑。

。。。。。。

流宇家的別墅裡

夢清關閉了空間之門後,就準備出發去找夢潁,她身上穿著黑色的緊身連衣套裙,腹部部分是和絲襪一樣的半透明灰色輕紗,隱約可以看見肚臍和優美臀部的上方,雙腿上是灰色的吊帶絲襪和高跟鞋,性感迷人的打扮和夢潁是一個風格,因為惡魔具有幾乎長生不老的能力,所以儘管相差20多歲,她和夢潁在一起就像姐妹一樣,完全看不出是母女倆。

她理了理一頭紅色的長髮,便打開了大門走了出去,剛剛跨出去一步,突然就有兩道藍色的光芒在眼前閃過,接著,藍色的光在自己身上快速地遊動著,不一會,夢清就發現自己的雙腿已經被並在一起,雙手在背後交叉地疊在一起被藍色的繩子緊緊地捆了起來,胸前也被繩子呈「8」型盤繞起來,2股繩子更是穿過下身緊勒住蜜穴和幽門。

「啊?。。。。。。」夢清有些驚訝地扭動著身體,這時候,從身後的房簷上跳下來一個身影,快速地用手將夢清的小嘴給摀住了。

「嗚!。。。。。。」

「噓。。。。。。」身後的正是前不久和上官紅她們遭遇過歐陽蘭。

「呵呵,你就先老老實實的待在這吧~~」歐陽蘭將夢清的嘴塞上,把她放到了沙發的後面。

「嗚。。。。。。」夢清身上被「藍魂」捆著,一點也動彈不得。

「嗯。。。。。。」上官紅還是玉體橫陳的在床上躺著,卻沒有發現有人正在悄悄地走近她。

「呃?!」上官紅突然覺得自己的手臂被人一下反剪到了身後,然後有人壓在了自己的身上。

「紅,你裸體的樣子真美,很另人懷念呢~」歐陽蘭的臉貼著上官紅嫵媚地笑道。

「啊,是你?。。。。。。」上官紅想開始掙扎的時候,已經晚了歐陽蘭已經將她的雙手用「藍魂」給捆了起來,然後抓住了她那雙亂蹬的修長玉腿,不緊不慢地一圈圈纏繞起來,一邊捆還一邊輕柔地撫摸著。

「真美呢。。。。。。紅。。。。。。」歐陽蘭將上官紅壓在身下笑道。

「呃!。。。。。。」上官紅用力地扭動著身子,但是很快被歐陽蘭從上到下捆了個結實,開始悠閒地纏繞起她那傲人的雙峰起來。

「呵呵,真完美的胸部,我就讓她再誘人一些吧~」歐陽蘭笑著將繩子猛地收緊,一下將上官紅的乳峰勒的漲大出來好多。

「啊!。。。。。。」上官紅臉上泛起一片紅暈,忍不住呻吟起來。

「真動聽呢,還是,再緊點?」歐陽蘭聽見上官紅的呻吟聲,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又將手中的繩子更緊了一圈。

「啊!。。。。。。噢!。。。。。」上官紅被勒的再次嬌叫起來,滾圓的雙峰被繩子誇張地凸現起來,像兩個小山包似的。

「嘿嘿,這次你跑不掉了吧?」歐陽蘭握著手中的藍魂得意而曖昧地笑笑。

「歐陽蘭,你。。。。。。」

「紅,我好想你。。。。。。」歐陽蘭的雙唇開始在上官紅裸露的玉體上輕吻起來,不時用牙齒輕輕地咬一下。

「啊。。。。。。嗯。。。。。。」

「哼,上次被紅你整的好慘,這次我可不會輕易放過你,一定要把你玩的死去活來才會罷休~」歐陽蘭笑著掏出了一根粗大的兩頭假陽具,戴在了自己的下身。

「紅,還記得這感覺嗎?現在就讓你復習一下~」歐陽蘭說著便將假陽具用力的送進了上官紅的蜜穴當中。

「啊!!。。。。。。」上官紅昂起頭呻吟了一聲。

「來了~!」歐陽蘭說完就開始在上官紅的身上用力的前後抽插起來,在「姦」上官紅的同時,自己也被假陽具的另一頭頂的快感不斷。

「啊。。。。。。啊。。。。。。真舒服呢。。。。。。」歐陽蘭半閉著眼睛捧起上官紅的臉龐,對著她的雙唇就深深地吻了下去。

「唔。。。。。。」

「這樣多好,紅,回到我身邊,乖乖做我的情人吧?」歐陽蘭說道。

「哼。。。。。。別開玩笑了,蘭。。。。。。」上官紅笑著說。

「哦?還是那麼倔強啊?看來得讓你嘗點苦頭呢~」歐陽蘭妖媚地笑起來,突然猛地加大了下身抽插的力度。

「啊!!。。。。。。啊!!。。。。。。啊啊啊啊!!!。。。。。。」上官紅被突然襲來的猛烈攻勢弄的大聲嬌叫起來。

「如何?啊。。。。。。還不肯答應嗎?。。。。。。」歐陽蘭用雙唇含著上官紅堅挺的乳頭貪婪地吮吸起來,把上官紅弄的奇癢難忍。

「啊??!」就在這個時候,歐陽蘭突然背後被一道強大的氣勁打到,驚訝地睜著美麗的眼睛,無力地趴在了上官紅的身上。

「是誰?。。。。。。」

「不好意思,似乎打擾兩位的好事了呢?抱歉,我可是沒那麼容易就打發的哦~」惡魔化的夢清正站在門口處,慢慢地放下了手臂,眼睛裡閃著紅光笑道。

「嗚。。。。。。」這回輪到歐陽蘭被全身用繩子捆起來動彈不得了,箍繩將她被肉色絲襪包裹的雙腿緊緊地一圈圈從腳踝開始捆在了一起,她身上的外衣也被脫去,只留下半透明的性感蕾絲內衣褲,雙手在背後被並在一起捆起來,在手肘處將兩臂的關節捆在了一起,胸部自然也被上官紅「報復性」的勒的老大,幾乎要爆出來的感覺。

「哼,蘭,你可真是陰魂不散,那就如你所願,作為我的捆綁玩偶留在我身邊吧~」上官紅笑著將「蜜穴殺手3號「插進了歐陽蘭的小穴裡,開動了開關。

「嗚!!!。。。。。。」被絲襪堵著嘴的歐陽蘭隨著那熟悉的感覺開始扭動著曼妙地身體呻吟起來。

「哼,真是的,又勾起了我虐待美女的慾望。。。。。。」上官紅媚笑著取出帶來的那些sm用具堆在了歐陽蘭的面前。

「呵呵,現在輪到我了,看我怎麼好好地教訓你~」上官紅抬起歐陽蘭的下巴笑道,然後轉過頭對站在一旁的夢清說:「夢清姐,要一起來嗎?看來你也有這方面的愛好呢,我可是很專業的喲~」上官紅有點「不懷好意」地衝夢清眨了眨眼睛。

「啊?。。。。。。我嗎?我還要去找潁呢,下次吧~」夢清嫵媚地笑了笑,向上官紅擺了擺手,轉身離開了房間。

魔界

「似乎正好碰上大場面了。。。。。。」流宇看見前方天空中黑壓壓的人影和火光說。

「兩軍正在發生衝突,走吧,過去看看。」流塵說著展開雙翼飛了過去,流宇和蕾麗雅緊隨其後。

3人飛近了以後,正好看見2個被強大真氣所包圍的惡魔和天使揮舞著利劍在前面激烈地撕殺著。

「是第5惡魔軍團的將軍,黑炎。和他打著的是。。。。。。這種戰服。。。。。。以前好像沒見過啊?。。。。。。」

雙方手裡拿著的都是火焰劍,但是有著明顯的區別,黑炎的劍冒著的是暗淡的黑火,而對方的卻熾烈耀眼。

「呀!!。。。。。。」黑炎的全身已經被對方的火焰灼的傷痕纍纍,被一劍震開,對方這時候將手中的劍朝黑炎一指,只聽到冷冷的一聲:

「湮滅。。。。。。」話音剛落,劍身突然爆發出相當於平常十幾倍的火焰,連人帶劍馬上成為劃破天空黑暗的火球,照亮了整個戰場,無數的火焰匯集成一股直徑超過幾十米威力無比的火風暴朝黑炎卷了過來。

「根本沒辦法相比,這種力量。。。。。。難道是熾天使??」黑炎的全身本來已經受傷不輕,根本無法躲避這一擊,眼看就要被洶湧而來的火焰風暴所吞噬,在千鈞一髮之際,從旁邊飛速趕來的一個黑影將他撞離了風暴的範圍。

「呃。。。。。。是你,流塵?」黑炎看清了來人的面容,吃驚的問。

「哼,總算還能認的出你的同僚,這傢夥是誰?居然能把善用火焰的你燒成這樣?」流塵問。

「我以前從沒碰到過如此強大的對手,她的火焰根本不是我能比的,可能是。。。。。。天使軍中最強的4大聖天使團之一的統帥,熾天使。」

「她?她們怎麼會突然跑到前線來了?」流塵聽後感到很奇怪,4大聖天使團一般是不會輕易出動的。

這時候,又一道火焰風暴朝他們卷了過來,幾乎能讓人蒸發的熱浪隔的老遠就讓人無法忍受。

「又來了。。。。。。」流塵抓著黑炎急速朝下墜去,總算再次躲過了致命的一擊。

「哼,你找個地方先休息一下,我去會一會她。」流塵放開黑炎,手中抖出火焰之劍朝空中衝去。

「你究竟是誰?」流塵問。

「哼,惡魔,你還沒資格知道。」周身散發著驚人的火焰之氣的,從人類的外貌標準上看,不過是一個20多歲的美麗女子,隨著強烈火焰之氣飄動的金色長髮,如太陽般閃動著金色光芒的大眼睛,脖子上戴著刻著金色流火圖案的頸圈,身上是白色的緊身低胸有著金色花紋的衣服,雙手和雙腿上套著長筒手套和絲襪一樣的柔韌護具,背後的雙翼如正在燃燒一般,變成了被火焰包繞的火焰之翼,渾身散發著一種熾烈的美和咄咄逼人的氣勢。

「哦?是嗎?那就等我打敗了你再慢慢問吧。。。。。。」流塵笑道,揮舞著火焰之劍朝她衝了過去。

女子嘴角微微一笑,周身的火焰在劍身上凝聚起來,接著她玉手一揮,幾道火焰氣刃已經飛速的切向流塵。

「啊?!。。。。。。」流塵雖然側身避過火焰氣刃,但是全身卻突然著起火來。

「好強的火焰,只是擦過而已就能造成那麼大的傷害?」流塵全身被火焰所包圍,但是並沒有停下,反而加速繼續衝了過去,手中的火焰之劍朝女子的頭上劈了下去。

「噹!!!」流塵的大力劈斬被女子雙手舉劍擋下了,兩人的劍撞到了一起。

「力量不錯,但是這種程度的火焰。。。。。。」女子笑了笑,流塵劍上的火焰馬上被對方的劍全數吸走,接著被更強烈的反射回來,強大的氣燄將流塵擊出老遠。

「結束了。」女子將劍指向流塵的方向,火焰再次爆射而出,凝聚於劍身。

「誰?」就在這時候,一股強力的氣浪從身後襲來,女子轉身揮起一道火焰的屏障,緊接著就是一陣強烈的大爆炸,從飛散的火焰之中,一個人影以奇快的速度衝了出來。

「哼。。。。。。」女子一側身,來人的一拳正好從身邊擦過。

「又有來送死的嗎?」女子將劍朝那背影一揮,一股火焰便緊追而去,就要擊中的時候,卻突然像被什麼力量強行扭曲了一般,改變了方向。

「還有嗎?。。。。。。」

「流宇,你那麼不小心嗎?」蕾麗雅揮動著黑色的羽翼出現在了剛回過頭的流宇前面。

「你們兩個下次動作能不能快一點?」流塵渾身冒著煙飛了回來。

「你是。。。。。。黑暗天使?」女子的臉上露出些驚訝的神色。

「不錯,那又如何?」蕾麗雅笑了笑。

女子只是微微一笑,將劍朝蕾麗雅一指:

「湮滅!」隨著女子清越的聲音,比剛才對黑炎時更猛烈的火焰風暴瞬間就朝蕾麗雅席捲而來。

蕾麗雅將雙手並在一起高舉到胸前,身上一陣能量的波動之後,巨大的火焰風暴突然像被撕碎成無數的布條一般,支離破碎的消失了。

「什麼?。。。。。。」女子驚奇的睜大了眼睛,但是隨即恢復了平靜笑道:「黑暗天使生來就具有特殊的空間能力,看來的確如此,你竟然在瞬間打開了幾十個微小的空間通道將我的火焰分散轉移到不同的空間,值得稱讚呢。」

「哦?一次就被你看穿了嗎?」蕾麗雅笑了笑。

女子突然將手舉過頭頂,射出一個火球,周圍正在戰鬥的天使部隊馬上轉身撤退。

「怎麼?撤退了?」流塵和流宇有些奇怪。

「你?。。。。。。」蕾麗雅剛想問什麼,突然被一條由火焰組成的鎖鍊一下捆住了全身。

「呃?。。。。。。」女子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條火焰鎖鍊,身後的火翼一揚,帶著蕾麗雅飛速象交界處退去。

「蕾麗雅?!」流宇一看蕾麗雅被對方抓走,馬上飛身追了上去,這時候,兩艘巨大的戰艦突然從遠處的陰雲中出現,正在聚集能量的船頭巨砲對準了正在追過來的惡魔軍團和流宇。

「淨化之砲,發射!!」隨著女子的一聲令下,巨砲裡耀眼的白色光柱立即噴射而出,轉眼就將大群的惡魔軍隊吞噬。

。。。。。。

「流宇?還活著嗎?」流宇慢慢地睜開了眼睛,看見流塵正在身旁看著自己,還有黑炎和殘存的惡魔部隊。

「啊。。。。。。渾身有種奇怪的感覺。。。。。。」流宇坐了起來,發現除了恢復了人類形態外,身上並沒有明顯的傷痕。

「奇怪,我明明被光柱轟到了。。。。。。」

「哼,幸虧你只是半惡魔,否則就會連渣都不剩了。」黑炎在一旁說。

「哦?」

「天使的「淨化之砲」是專門針對惡魔而造的毀滅武器,可以瓦解惡魔的身體因子,對其他的物體和生物卻完全無害。」

流宇這才發現被淨化之砲轟擊過的地面竟然完好無損,一點痕跡也沒有。

「有那麼厲害的武器,你們如何應對?」流宇問。

「暫時沒什麼好方法,所幸「淨化之砲」的發射需要積累大量的能量,所以間隔時間相當久,平時並不輕易使用,但是這次。。。。。。」

「有點奇怪啊,我在這待了20多年,還沒見她們用過,而且剛才那個天使軍團明顯和以前的邊防部隊不同,難道最近有什麼重大變故嗎?」

「也許。。。。。。我要儘快向惡魔王報告此事,先走了。」說著黑炎一揮手,帶著殘部朝地獄的深處飛去。

「哼,連聲謝謝都不會說嗎?」流塵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說。

「先別計較這個了,蕾麗雅被抓去了,現在要先想辦法救她出來。」

。。。。。。

「你把我抓來,想幹什麼?」蕾麗雅身上鎖鍊密布,雙手高舉到頭頂被鎖鍊捆正在一起,雙腿也被並在一起纏住,整個人被綁在了一個專門的大柱子上。鎖鍊散發著熾熱的火焰,卻不會燒著蕾麗雅的衣服,只是讓她受灼熱之苦。

「真是奇怪,黑暗天使一向不理會天使和惡魔之間的事情,你這次卻出手幫惡魔?」

「哼,那只是我個人的決定而已,愛幫誰是我自己的事。」蕾麗雅不以為然的笑了笑。

「哦?既然你幫惡魔,那就是我們的敵人,別怪我不客氣了。」

「不客氣?你們天使和惡魔一樣,什麼時候對我們黑暗天使客氣過?」蕾麗雅大笑道。

「你們是天使和惡魔混交的後代,是不祥和混亂的存在,本來是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

「哼?那又如何?我們還是誕生了,除了我們自己,沒人能決定我們的命運,也沒資格對我們的存在說三道四,而且,逼的惡魔不得不抓你們天使來幫助繁衍後代,最終導致我們黑暗天使誕生的,不就是你們自己嗎?」蕾麗雅用嘲諷的語氣說。

「哦,你這是想惹我生氣是嗎?」女子身上的火焰之氣逐漸高漲起來,手中的火焰鎖鍊轉化成一條火焰長鞭。

「可惜,那麼美的容貌,竟然是黑暗天使。。。。。。」女子說著,手中的火焰長鞭已經重重地抽在蕾麗雅的胸前,濺起一片火光。

「啊!!。。。。。。」蕾麗雅的胸前馬上留下了一道冒著輕煙的灼痕,伴隨著輕微的焦味。

接著,又是一鞭,飆著火星的鞭子再次抽到了蕾麗雅的大腿上,同樣留下一道焦黑的鞭痕。

「啊!!!。。。。。。」蕾麗雅被抽的全身一陣顫抖,發出淒厲的呻吟聲。

「如何?被火焰鞭抽的滋味?」女子笑道。

「哼。。。。。。原來天使裡也有。。。。。。變態的傢夥。。。。。。這種程度的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還嘴硬嗎?我正是天使裡掌管刑罰的熾天使,我倒是很想看看,你這個黑暗天使的美女,能在我手上撐到什麼程度。」女子笑了笑,重新揮起手中的火焰長鞭朝蕾麗雅抽了過去。。。。。。

日本的某處隱蔽而豪華的地下大型sm娛樂場所中。

「下面出場的這位,是今天的重頭戲,看看我們著名的美女獵人又帶來了什麼樣的極品美女吧~」隨著司儀的喊聲,燈光聚焦在了舞台中央,只見一個紅發飄逸的美女身穿性感的紅色半透明蕾絲內衣和長筒絲襪高跟鞋,雙手被反剪在背後成「W」掌心合十,雙腿並攏上下十幾道的用金黃色的繩子密密麻麻的捆著,繩子繞過她的玉頸將雙峰成「8」字型緊密纏繞,勒的尖挺無比,呼之欲出,然後蜿蜒到腹部形成幾個相扣的網眼再往下引出兩股繩子將一根粗大而特別的肉色棍子深深地勒進蜜穴當中,美女的小嘴被紅色的塞口球堵著,脖子上套著金屬的項圈,一條鐵鍊扣在上面,另一端被握在了一旁的千雨綾子手裡,在美女的左右兩邊,分別是蜘蛛薇子和縛蛇美紀。

「各位佳賓晚安,這位紅發美女是我們好不容易才從中國抓來的,她的名字叫夢潁,22歲左右,有M的傾向,不過武功很好,脾性也有點高傲,但是絕對是一個不可多得的銷魂性玩物~~」千雨綾子微笑著對臺下說。

夢潁抬起了頭,一雙紅色美麗的眼眸朝台下看去,立刻引起一陣贊嘆聲。

「的確是極品啊~」當下有不少人開始打起了將夢潁據為己有的主意。

「哈哈,讓我們給大家多一點展示如何?」千雨綾子笑著對旁邊的兩人使了個眼色,蜘蛛薇子馬上盪笑著按下了手中的開關,插進夢潁下身裡的肉色棍子馬上漲大並快速的抽動起來。

「嗚!!。。。。。。嗚嗚嗚!。。。。。。」夢潁的身體開始曼妙的扭動起來,嬌媚的神態讓她變的更加美豔動人,兩人用手扶著她的身子讓她保持站著的姿勢,同時在她的身上敏感部位肆意地揉鎳摩挲。

「嗚!。。。。。。嗚。。。。。。嗚!。。。。。。」夢潁扭動的越來越劇烈,雙峰在扭動中上下顫動,已經半露出堅挺的乳頭,美紀趁機用手捏住夢潁的乳頭,用力掐拉,而薇子則用手握著棍子的底端,突然用力地往裡一壓。

「嗚嗚嗚嗚!!!。。。。。。」夢潁嬌媚淫霏的呻吟聲在舞台上迴盪著,整個人在燈光的照射下媚態萬千,讓台下不少人看的下身猛的硬了起來,無法抑制。

「我出10萬美圓買下她!」

「我出20萬!!」

「30萬!!!」

台下已經忍不住開始了競價狂潮,不過千雨綾子只是微微一笑,說道:「很抱歉,各位,這次和以往不同,夢潁我們是不會出讓的,不過如果想好好利用這個難得的美女資源發展相關的產品,我們倒是很樂意合作。」

說著,她轉身示意兩人將夢潁帶了下去。

「餵,等一下,再高的價錢我們也願意。。。。。。」

「我說了,這次不出讓我們的獵物,很抱歉。」

「餵!!。。。。。。」

外面的人群還沒有平靜下來,後臺休息室裡,三人將夢潁放到床上,開始盤算著在滿足自己的虐待慾望的同時,怎樣好好利用這個搖錢樹大賺一筆。

這天晚上,她們將夢潁帶回拷問室裡,將夢潁的雙腿分開綁在了三角木馬的兩側,尖陡的馬背直切起夢潁的蜜穴裡。

「嘿嘿,下面是我們開心的時候了。」千雨綾子和兩人笑著說,然後將兩個連著鐵鍊的金屬乳環一下穿到了夢潁的乳頭之上。

「啊!。。。。。。」夢潁嘴裡的塞口球已經被拿掉,現在受到電擊般的刺痛呻吟起來。

「真動聽的呻吟聲,繼續叫吧,夢潁。」千雨綾子說著將手中連著乳環的鐵鍊用力一拉,夢潁的兩只乳頭便被向前猛的扯長了一截。

「呃啊啊啊!!。。。。。。」

「呵呵,從此以後,你就是我們的性玩物了,我想你會覺的很快樂的。。。。。。」千雨綾子托起夢潁的下巴媚笑道。

「嗯。。。。。。哼。。。。。。別得意。。。。。。等我恢復力量,有你們哭的時候。。。。。。」夢潁半閉著眼睛笑道。

「哦,是嗎?只怕你沒有機會等到那一天吧?哈哈哈。。。。。。」千雨綾子取過烏黑的皮鞭,開始對著夢潁的雙乳和大腿用力地抽打起來。

「啊!!。。。。。。啊!!。。。。。。啊!!!。。。。。。」夢潁的雙乳和大腿上瞬間就留下了幾道灼痛的紅印,蜘蛛薇子拿起一根粗大的蠟燭,對準夢潁的幽門就插了進去。

「啊!!。。。。。。呃?!?!。。。。。。」不一會,夢潁便感到臀部傳來異常強烈的灼熱感,燭焰離她的臀部只有幾厘米的距離,時不時一跳便燒到了皮肉,發出滋滋的聲響。

在一邊,當然是在支付了巨額金錢得到允許之後,有大型色情公司的攝相師在錄製這香豔的情景,根據合約,三人將用各種方法性虐凌辱夢潁,由公司指定的攝相師錄製下來,準備以後製成色情光碟販賣,此外,在地下娛樂場的時候,還有好幾家大型公司得到了用夢潁拍攝SM電影,SM寫真集的許可。

「哈哈,看到了嗎?以後你可是大忙人了,好幾家公司等著你這位女主角呢,不久之後,你就會成為日本乃至全世界色情和SM界的新星了呢~~」千雨綾子一邊揮動著皮鞭一邊大笑著說,清脆的鞭打聲和夢潁銷魂美妙的呻吟聲在拷問室裡久久的迴盪著。

。。。。。。

S城

鐘剛的豪宅之中

「鐘哥,這回讓我們弄到一個極品,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好像和上次那個紅頭髮的魔女有點像啊。。。。。。」

「什麼?。。。。。。夢潁??。。。。。。先。。。。。。打開看看吧。。。。。。」鐘剛上次被夢潁吸的差點精盡人亡,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尼龍袋子被小心的打開了,裡面的是一位被四馬攢蹄的捆的好好的穿著黑色緊身連衣套裙和灰色吊帶絲襪的紅發美豔的年輕女子,小嘴被綢帶勒著,發出「嗚嗚」的聲音。

「你是。。。。。。?!」鍾剛在確定了不是夢潁後,看了一會終於想了起來,馬上吩咐手下把女子帶到了自己臥室的床上。

鐘剛將女子嘴上的綢帶扯下,女子便對他嫵媚地笑道:「好久不見了,鐘剛,怎麼,看這陣勢,是打算和我在床上敘舊嗎?」

「哈哈,夢清,別開玩笑了,上次我被你的寶貝女兒差點整死,哪還敢打這種主意?「鐘剛尷尬地笑了笑,她的確就是20多年前和流塵一起失蹤的夢清,但是依然那麼年輕美豔,更比夢潁多了一些成熟的韻味。

「相信最近流塵把20多年前及相關事情的原委都告訴你了吧?」夢清問。

「的確,他最近才給我來信,老實說,時隔20多年突然收到他的來信,真把我嚇了一跳,大概情況我都知道了,對於你們能重新在一起,作為他的老朋友,我也很高興,不知道這次你來,有什麼事情?」

「呵呵,其實也沒什麼事,還是夢潁那小丫頭,不知道跑哪去了,她體內的力量被流宇封住了,如果被人抓住了恐怕就跑不掉了。」

「你不會懷疑是我的手下幹的吧?有了上次的事情,這種事情我們可實在不敢在幹第二次了。」鐘剛笑道。

「哦?是嗎?那我不是照樣也被你手下抓來了嗎?」夢清眨了眨眼睛笑了笑。

「這個。。。。。。反正我向你保證,夢潁的確不在我這裡,她畢竟是流塵的女兒啊。」鐘剛連忙解釋。

「呵呵,別那麼緊張,我又沒說她在你這,只不過我知道你在繩界的地位很高,不知道有沒有消息?」夢清嫣然一笑。

「這個。。。。。。讓我想想。。。。。。」鍾剛坐在夢清的身邊,可以聞到夢清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的體香和香水混合的香味,夢清那被繩子緊緊捆著的曲線畢露的性感美妙的身體,讓他看了不免又有點想入非非。

「怎麼樣?有什麼線索嗎?」夢清問。

「啊?。。。。。。啊,像夢潁那樣出眾的美女,一頭紅發又那麼明顯,我想無論到哪都會受到注意的,我的手下和繩界的朋友也一直在留意這種美女,但是最近幾天似乎並沒有關於她行蹤的任何消息。。。。。。」

「哦,這樣嗎?這孩子一向比較招搖,是不會故意隱藏行蹤的,看來是被什麼人抓住藏到什麼地方了。」

「有可能,但是只要是國內繩界的人所為,應該多少都會有點消息的。」

「哦?。。。。。。」夢清似乎想起了什麼,問道:「有沒有那三個日本女孩的消息?」

「你是說她們嗎?原來聽說是被上官紅抓起來關在「琉璃世界」裡,不過有消息說三人不知道怎麼的跑了出來,近日已經回日本了。」

「哦。。。。。。好像有點頭緒了,反正好久沒出來走走了,正好就當順便旅遊吧,對了。。。。。。」

「什麼?」

「麻煩你幫我解開這繩子,你的製穴鎖還是很厲害啊,我怎麼運氣都只會收的更緊呢。」夢清扭動了身子笑了笑,鐘剛這才發現,捆在夢清身上的繩子已經在穴位處漲大了不少,深深勒進夢清的身體裡,尤其是那對傲人的肉峰,更是。。。。。。

鐘剛的下身還是硬了起來,頂的老高。

「哈哈,鐘先生,怎麼?。。。。。。」夢清看到這個明顯的變化,婉爾一笑。

「啊。。。。。。實在不好意思,美女當前,實在有點克制不了呢~」鐘剛抱歉的笑了笑,有點依依不舍的幫夢清將身上的繩子慢慢地解開。

「這繩子挺有意思的,能不能藉我玩玩?」夢清鬆綁了以後拿起繩子對鍾剛笑著說。

「呵呵,沒問題,製穴鎖我這多的是。。。。。。」

「哦,那就謝謝了~有潁的消息還請麻煩你通知一下我~告辭了~」夢清站起身,揉了揉身上的關節,然後離開了房間。

不一會,十幾個手下突然衝了進來,把鐘剛嚇了一跳。

「老大,你。。。。。。你沒事吧?」

「??什麼?」

「我們看見那紅發女子又和上次那個一樣,拿著繩子離開了,我們以為你又。。。。。。」

「~~~~~~~行了,沒事,都下去吧。」鐘剛哭笑不得的打發走那些手下,然後解下領口上釦子形狀的微型照相器,笑了笑,剛才他已經暗中拍下了夢清被繩子捆著的各種姿勢的美態,既然不能碰,至少要拍些照片留念吧?不過渾身的慾火已經被完全鉤了起來,看來只好到地牢裡找個美女好好發洩一下了。。。。。。

。。。。。。

魔界,蕾麗雅慢慢地睜開了紫色的眼睛,她渾身都是焦黑的鞭痕,身上的衣服幾乎都被鞭爛了,火焰鎖鍊仍然牢牢的捆著她。

「呃。。。。。。」身上傳來的灼熱和痛楚讓蕾麗雅完全清醒過來。

「哼,想不到天使當中也有這樣的虐待狂。。。。。。」蕾麗雅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現在正是深夜,她是被關在一個封閉的房間當中,並沒有守衛。

「好,該我了。。。。。。」蕾麗雅的身上開始環繞著強大的氣流,火焰鎖鍊開始咯咯地發出沉悶的響聲。

十幾分鐘後,隨著一聲悶響,蕾麗雅將身上的鎖鍊全部掙斷,火焰的鎖鍊斷開之後,便變成了黑碳一般四下散去。

「呼,這條鎖鍊把我弄的好慘呢。。。。。。」蕾麗雅揉了揉手臂,休息了一下,便開始考慮怎麼出去。

「似乎不成問題,但願不會把她們給吵醒了~」蕾麗雅將手抵在經過魔法加固過的門上,將氣聚集在手上,瞬間出於掌心又馬上收回去,門便像鬆動了一般,和牆壁連接的部分全部斷開,但是仍然定在原地,蕾麗雅將它輕鬆地搬到一邊,走了出去,然後又將門搬回來「擺」好。

這裡夜晚的星空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不同,但是因為大氣層沒有什麼污染比地球上看的更加清晰。

天使的建築風格和古典人類建築有點相似,不過經過那麼久的時間又有了自己新的發展,突出特點就是沒有什麼鮮明的稜角,給人一種和諧的感覺,從比較統一的建築風格上看,這裡應該是某個軍團的軍營所在地。而且離交界處比較遠,並不是邊防部隊的駐地。

避開了幾個在空中和地面巡邏的天使之後,蕾麗雅悄悄摸到了大概是軍團長的所在地,也就是把她抓來的那個熾天使住的地方。

因為天使羽翼的特殊構造,所以建築物在頂部都有方便降落和出入的地方,一般是不封閉的,蕾麗雅張開黑色的羽翼,輕輕一展,輕盈的躍到了屋頂,在上面可以清楚的看見,下面一張舒適柔軟的大床上,正側躺著一個只穿著薄如蟬翼的低胸白色內衣的金髮女子,一雙修長的玉腿被光潔的吊帶絲襪包裹著,羽翼已經收了起來,看樣子睡的十分熟。

在床邊,放著那身衣服,而桌上的保存裝置裡,則是那把威力巨大的火焰之劍,正懸在半空中,發出微弱的火光。

蕾麗雅無聲無息的飄到了床前的地上,空中,一根黑色的羽毛緩緩落下,輕輕的落在了女子的枕頭邊。

「誰?!」女子猛的睜開了金色的雙眼,與此同時,蕾麗雅已經跳上床來,用一隻手從後面摀住了她的小嘴,另一隻手將女子的右手反扭到了身後,一下將她轉過身按在床上,然後整個身體壓上去,將她的左手也一起壓在了身下,雙

「嗚!!!。。。。。。嗚!!。。。。。。」女子搖動著腦袋掙扎著,但是怎麼樣都無法甩開蕾麗雅的手發出聲音,雙手更是被壓制的死死的,絲毫也動彈不得。

「哼,這回該我抓人了。。。。。。」蕾麗雅笑道,說著用身子將女子的臉壓到了枕頭裡,不讓她發出聲音,騰出那只摀嘴的手抓過旁邊的一只長筒白色手套,一把塞進了女子的小嘴裡,然後用另外一只在外面纏繞一圈系在腦後,把嘴封死。

「嗚!!。。。。。。嗚。。。。。。」女子的嘴裡只能發出極為輕微的聲音,蕾麗雅將原來藏在羽翼間的,由「禁鎖」改製的,可以同時對付天使和惡魔的幾根銀色「禁繩」摸了出來,將女子的雙手在身後並攏在一起緊密地捆綁起來,然後再轉過身將她的美腿也並在一起,從腳踝處開始一圈圈的綁好直到大腿根部,手腳都捆好後,就開始放心的進行身體軀幹的「裝點」,不一會,金髮女子便全身上下勒滿禁繩,躺在那再也動彈不得。

「好了,剩下的就是把你帶回「地獄」那邊。。。。。。」蕾麗雅起身休息了一下,順便找了一些天使療傷用的「聖靈藥」塗在了身上的傷口處。

「不過,在那之前,得先找身衣服,好在你和我身材差不多。。。。。。」蕾麗雅收起聖靈藥,在旁邊的衣櫃中找合適的衣服,最後選中了一件和之前女子穿的差不多的白色戰鬥套裝。

「你的衣服樣式似乎有點單調呢,算了,好在還算合身,湊合吧~」蕾麗雅整理了一下衣服,取下那把火焰之劍,將女子摃在肩上,打開房門,閃了出去,用極快的速度衝到了附近的森林地帶,然後張開黑色的羽翼,抱著金髮女子快速地朝交界處飛去。

不久,天邊開始閃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然後,初升的太陽將兩人包圍在了漫無天際的金色光暈之中,這是蕾麗雅回來後看到的第一次日出,在暗無天日的「地獄」,這種景像是絕對不會出現的。

這時候,流塵父子和琴雪正在第七惡魔軍團,商議營救蕾麗雅的事情。

「雖然那個熾天使非常厲害,但是以蕾麗雅的身手,絕對不會那麼輕易就被抓住的。」流宇說。

「我也懷疑她是故意被抓的,但是現在不管怎麼說,她一個人身在天使軍團當中,始終都很危險,要脫身恐怕沒那麼容易,我們必須衝過交界處的天使邊防部隊,到那邊去接應她。」流塵將影翼叫到身邊,準備對天使的邊境發動一次衝擊,然後趁亂和流宇一起潛過去,再靠琴雪帶路。

天空中,一隊幾十人的天使巡邏部隊快速地飛過,在她們下面濃密的樹林裡,是蕾麗雅和那個熾天使。

「最近這邊似乎有什麼異動呢,天使的戒備明顯加強了很多,邊境部隊也大大增強。。。。。。」蕾麗雅心裡想。

「嗚。。。。。。」蕾麗雅估計天使的巡邏部隊飛遠之後,便走過去,除去了塞住熾天使小嘴的長筒手套。

「啊。。。。。。哼。。。。。。沒想到竟然被你掙脫了火焰鎖鍊。。。。。。看來我是低估了你的實力。」。

「不過現在我們的位置對調了,你叫什麼名字?據我所知,統率炎之天使軍團的應該是4大聖天使之一的六翼熾天使米迦勒,但是你只有雙翼,你是誰?」

「米。。。。。。迦勒?。。。。。。我是熾天使薇綾,就是炎之天使軍團的軍團長,米迦勒她很久以前就失蹤了,所以由我接管她的部隊。」薇綾的語氣中似乎帶有點疑惑。

「我是黑暗天使蕾麗雅,炎之天使軍團是天使中的最強戰力,是不會輕易出動的,是什麼原因讓你們來到了交界處?」蕾麗雅對此一直感到奇怪。

「哼,你認為我會告訴你嗎?」薇綾昂起頭冷笑了一聲,金色的眼睛直盯著蕾麗雅。

「哦。。。。。。和我預料的一樣,看來想讓你開口是很難的。」

「要不是被你偷襲,我是不可能被你抓住的,卑鄙的傢夥。」薇綾扭動著身子面帶慍色的說道,顯然非常的不甘心。

「呵呵,要怪只能怪你自己睡的太死,太過於輕敵,才會給我有這樣的機會。」蕾麗雅微笑道。

「你。。。。。。」

「對了,昨天你的火焰鞭抽的我好痛呢。。。。。,我該怎麼報答你呢?」蕾麗雅冷笑著看了看身上已經幾乎消失不見的鞭痕,身上突然發出強烈的氣,為了不驚動樹林裡的飛鳥而引起巡邏部隊的注意,氣只是在她的身上環繞,被限制在了一個極小的範圍之內,但正因為如此,力量的高度凝聚使得威力異常的巨大,走過的地方,地上的落葉瞬間化為烏有。

「不好意思,因為加上之前曾經被某人鬱悶了一段時間的經歷,所以一直想找機會發洩一下呢~」蕾麗雅微笑著將手伸了出來,卡住了薇綾的脖子,將她整個人從地上提了起來。

「啊!。。。。。。啊。。。。。。」薇綾被卡的喘不過氣來,氣流的劇烈震動從蕾麗雅的手傳遍她的全身,讓她的身體在半空中不停的顫抖。

突然,蕾麗雅將手鬆開,讓薇綾順著身後的樹幹慢慢滑了下去。

「你。。。。。。剛才幹了什麼?」薇綾覺得身體裡有一股奇怪的氣流在四處竄動。

「我在你體內下了「遊」,現在我可以隨意刺激你的身體各個部位。」蕾麗雅剛說完,薇綾那被繩子勒的高聳出來的雙峰突然猛的顫動了一下,內部的組織開始活動起來,開始充血漲大。

「啊?!。。。。。我的。。。。。。住手!。。。。。。啊!!。。。。。。」薇綾感到胸部好像被灌氣一般腫脹難忍。

「撲哧!」隨著輕微的響聲,那對漲的離譜的雙鋒終於撐開胸圍猛的彈了出來,兩粒乳頭硬的直直的。

「如何?在人類社會這麼大的尺寸可是不少女人的夢想哦?」蕾麗雅笑道。

「啊!。。。。。要。。。。。。要。。。。。。爆了。。。。。。啊啊啊!!。。。。。。」薇綾瘋狂的在靠在樹上扭動著身體,臉上露出十分驚恐的神色。

這時候,蕾麗雅將氣流轉移,薇綾的乳房停止了膨脹,但是她的身上各處開始不停的受到內部如蟲咬的瘙癢或電擊一般刺痛不同的刺激,一下是小腹,一下是腋下,一下是大腿,然後又到了臀部和腳心,就像是被人用羽毛搔一般奇氧難忍。

「哈哈哈哈。。。。。。停下。。。。。。好癢。。。。。。快。。。。。住。。。。。。手!。。。。。。啊哈哈哈哈哈。。。。。。」薇綾大笑著倒在地上來回扭動翻滾,但是蕾麗雅似乎不想停下,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把薇綾癢的面色緋紅嬌喘不斷快要笑岔氣了才罷手。

「啊。。。。。。啊。。。。。。啊。。。。。。」薇綾被整的極其狼狽地躺在地上喘著氣,蕾麗雅卻在這時候將薇綾體內的氣往蜜穴處集中,穴壁立刻快速的收縮起來,就好像被一根極粗的棍子捅了進去用力的快速抽插一樣。

「你!。。。。。。啊!!!啊!!。。。。。。啊!!。。。。。。嗯!。。。。。。嗯!。。。。。。啊啊啊!!!。。。。。。」薇綾忍不住高聲嬌叫起來,雙腿內側拚命地在穴口磨擦,整個身體在地上時而向上弓起,時而卷成一團,但是那種被人生插進去強姦的感覺反而更加強烈,蜜汁不受控制地大量地流出來。

大約這樣被莫名其妙的從內部「強姦」了半個多小時,薇綾已經來了幾次高潮,下身濕漉漉地一片,渾身香汗淋漓,軟在地上急速地喘著氣。

「這樣我們算是扯平了,今天就到此為止,不過如果在回到「地獄」前你有什麼小動作的話,隨時都會重溫剛才的感覺。」蕾麗雅望著躺在地上的薇綾笑道,「比起你來,我算是溫柔的了。」

「你。。。。。。啊。。。。。。啊。。。。。。」薇綾微閉著雙眼,已經沒有力氣大聲說話了。

「前面就是靠近邊境的城市,空中隨時有大隊巡邏隊經過,看來我們要步行靠近交界處了,來吧。」蕾麗雅說完抱起薇綾,快速在樹林中朝城市的方向行進。

在交界處,戰鬥已經開始,第七惡魔軍團和天使的邊防部隊及增派的部分炎之天使軍團在空中混戰成一團,炎之軍團的成員雖然不是熾天使,但是都通曉比較強大的火焰魔法,並使用火焰短劍,而且隊型非常的緊密,在薇綾缺陣的情況下,仍然會以5個為一組將火焰的力量聚集在手上的短劍處然後並在一起,在惡魔的陣營中來回高速衝擊,就像一個個橫衝直撞的大火球,威力相當驚人,不到一會就把第七惡魔軍團衝的七零八落,損傷眾多,不過好在這一戰並不是為了取勝,而是掩護流塵父子潛入「天堂」的區域。

當天使的大部分部隊被第七惡魔軍團吸引到地獄的空中之後,流塵父子從隱藏的岩石中飛出,悄悄地朝交界處飛去,一路上碰到零散的天使便以最快的手法將其打暈,一般落到「地獄」的受傷天使,自然會有當地惡魔或吸精獸熱情的招呼。

在看到兩人成功的飛越交界處之後,影翼下達了撤退的命令,第七惡魔軍團馬上掉頭朝地獄深處飛去,這時候,一道火焰劃過了殿後的影翼的胸膛,留下一道紅印,是一個炎之軍團的天使衝了過來。

「受死吧,惡魔!!」一頭金色長髮的天使揮舞著手裡的火焰短劍朝影翼的頭刺了過來,與影翼纏鬥在了一起,這時候,惡魔的邊防部隊和幾個軍團飛上來增援,天使的部隊開始撤退,這個天使因為追擊太過深入,加上被影翼纏著,沒能及時撤退,被先頭趕回來幫忙的5個第七軍團的惡魔團團圍住夾擊,即使這樣,她手中發出的火球和火焰短劍仍然重傷了2個惡魔,直到影翼看準機會雙手將自己的重劍「黑耀石」朝她用力劈去,逼的她只好也用雙手擋隔,周圍的3個惡魔趁機兩拳一腳分別打在了她沒有保護背後和胸部。

「咳!。。。。。。」畢竟是女性,受到三個惡魔重重一擊,天使呻吟了一聲,嘴裡吐出一口鮮血,手裡的短劍被震脫,影翼再補上一拳打在她的小腹上,把她整個人打的落了下去。

「抓住她,能得到炎之軍團的俘虜現在很重要。」影翼一聲令下,3個惡魔和剛趕到的幾人便朝天使墜落的方向追去。

。。。。。。

日本,某個隱祕的拍攝基地內。

在搭建好的佈景裡,夢潁身穿超暴露的低胸性感塑膠緊身深藍色女警服和肉色絲襪高跟鞋,雙手握著手槍正慢慢進入一個房間內,但是被冷不防衝出來的歹徒打掉了手槍,開始和幾個手持繩子,鎖鍊的歹徒肉搏,她一個高抬腿踢中一名歹徒的下巴,同時裙下白色的蕾絲內褲清晰可見,接著又是幾招,無不嫵媚性感,打的歹徒鼻青臉腫,不過終究歹徒還是人多勢重,一個傢夥硬吃了夢潁踢在肚子的一腳後抓住她的腳踝不放,其他人趁機衝上去抓住了她的雙手反剪到身後,開始用繩子捆綁起來,可憐的女警夢潁雖然奮力掙扎,但是還是被歹徒用她自己的手銬銬住了雙手雙腳,並用繩子用力的捆了個結實,其中一個歹徒將夢潁的內褲扯了下來,捏開夢潁的小嘴就塞了進去,然後用白色的膠帶在外面封死。

「嗚!!!。。。。。。嗚!!。。。。。。」

「哼哼,好漂亮的警花,自己送上們來,那我們就不客氣了!」幾個歹徒淫笑著說著,將女警夢潁抬到了地下室內,裡面的牢房裡已經在各種刑具上捆好了4,5個全身赤裸,塞著口球,只穿著絲襪和高跟鞋的美女,她們身上布滿了鞭痕,下身全是渾濁的精液,看起來已經被關在這蹂躪姦淫了很久。

「嘿嘿,來見見你的同事們吧,這些都是先後來調查我們被抓住的女警察,現在都成了我們的性玩具,而你,也會馬上變成和她們一樣~」在大笑聲中,歹徒們扯下夢潁的衣服,卷起下身的超短裙,用力擠按著那對雄偉的雙峰,亮出了自己的粗大肉棒,粗暴地捅進夢潁的小穴和幽門中瘋狂地強姦起來。

「嗚!!。。。。。。嗚!!。。。。。。」夢潁和女警們美妙的呻吟聲在地牢裡迴盪起來,突然隨著一聲「CUT!」的喊聲,全部停了下來。

「好了,這一集的「奴隸女警」先拍到這裡。。。。。。感覺非常的棒!」這是導演的聲音。

幾個「歹徒」幫夢潁將身上的繩子解開,並撕下了嘴上的膠布。

「哼,感覺還不錯呢,是不是啊,夢潁?」夢潁回到休息室後,一邊理了理紅色的長髮,一邊向一旁雙手被捆在背後,雙腿也並在一起捆好塞住嘴被蜘蛛薇子和縛蛇美紀按在凳子上的千雨綾子笑道。

「嗚!!。。。。。。」千雨綾子眼裡流露出有些憤怒的目光。

「呵呵,別生氣,你又不肯合作,所以我只好藉你的身體用一用了~」夢潁笑了笑,然後換好了來時穿的衣服,便將手放到背後,雙腿並攏叫兩人用繩子將自己四馬攢蹄的捆好,塞上嘴,然後和千雨綾子對了對眼。

「嗚!!。。。。。。」剛才還和合作的夢潁突然用力的扭動起身體掙扎起來,而被捆著的千雨綾子在換回了身體後,已經被松了綁。

「好了,之後的幾天,還要去拍「蜘蛛陷阱」,「美女綁架計劃」,「SM女王」,「地下室性奴」,「繩之女戰士」。。。。。。」千雨綾子笑道,「另外還安排有精彩的SM魔術的專場表演,刺激吧?」

「嗚!。。。。。。」

。。。。。。

天堂,交界處前哨站,兩個黑影快速地避開了留下警戒的天使的視線,急速下墜隱藏到了附近的樹木當中。

「好,成功了。」流宇看著不遠處毫無發覺的哨兵說道。

「的確,不過接下來該怎麼走,就要有嚮導帶路了。。。。。。小雪,出來吧~」流塵脫下上身的衣服,打開了胸前的超空間通道。

「嗯。。。。。。」先是一只修長的玉腿猛的伸了出來,差點踢到流宇的下巴,然後是雙手,接著,琴雪整個人從裡面「跨」了出來。

「到家了呢,嘿嘿~」琴雪抬頭看了看穿過茂密樹葉射下來的明媚陽光笑了笑。

「接下來要靠你了,我們兩個都是第一次到「上面」來,你推測一下那個熾天使會把蕾麗雅關在什麼地方?」

「恐怕不會在邊境地帶,她們有可能把蕾麗雅帶到了更深處的供緊急時刻讓來增援的軍團休整的大型駐地,據我所知炎之軍團現在可能就在那個地方,要去那,我們必須經過前面的都市「露特威」,那裡是通向內部地帶的必經之路和中轉站。」琴雪托著下巴想了一下說。

「好,那就出發吧。。。。。。」流宇轉身就要往前走。

「等等,那裡平時戒備就比較比較森嚴,我想最近防衛力量恐怕又增強了,要十分的小心,如果你們被巡邏兵發現的話,城裡的守備部隊和這裡的邊防部隊加上炎之天使軍團一夾擊,恐怕就很難脫身了。」

「放心吧,有你掩護基本不會有什麼問題的。」流塵笑道。

「?。。。。。。什麼意思?-____-|||」

"呵呵,沒什麼,走吧,我們也是有備而來的~~」流塵和流宇壞笑著從身上摸出了大量的禁鎖,天縛鎖,塞口球,特殊材料製成的大袋子等亂七八遭的東西。

「餵,你們。。。。。。(暴汗)」

幾小時後,三人來到了「露特威」,城外果然戒備森嚴,天上地上都有天使在巡邏,但是因為城牆對翅膀來說形同虛設,所以在琴雪的幫助下還是找到了潛伏進去的機會。

城裡面密密麻麻全是天使,而且80%以上都是美麗的MM,和惡魔那邊相反,這邊明顯是有點陰盛陽衰。她們的社會體系明顯和人類社會不同,這裡並沒有市場和商店這種東西,天知道她們身上的衣服還有吃的用的是怎麼來的,難道是傳說中的共產主義社會??

流塵和流宇套上了白色的斗篷,儘管如此,兩個男人高大的身軀仍然不免時不時引來周圍眾MM奇怪的目光,不過琴雪身上是軍團長的制服,所以帶著兩個男性天使隨從也還說的過去。

在不遠處是一座高聳的白色塔式建築,周圍有許多天使衛兵在盤旋。

「那是什麼地方?」流宇發覺塔面並沒有窗口,這種構造住在裡面的人恐怕會相當的壓抑。

「那是關押魔女的監獄,被俘獲的女惡魔一部分都是先關在這裡。」

「女惡魔??說起來我們回到這邊以後還沒見到過女性的惡魔呢?想不到在這卻有個監獄?」流塵說。

「惡魔中的女性現在本來就很稀少,在惡魔中只佔不到8%的比例,除了誕生率比較低以外,還有就是天使這邊的獵捕也有一定關係。」流宇說。

「我得到的說法是因為她們進犯天使的領域被抓住的。」琴雪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流宇。

「呵呵,看來這邊和那邊一樣,都有「官方」的說法,但是總和事實有點差距。」流宇笑道。

「你都沒來過這,你憑什麼這麼說啊?」琴雪奇怪的問。

「哦,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接觸到了所謂的神的「內部資料庫」,你也知道,就是從芙美那兒,所以這邊的很多事情我比你們還清楚。」流宇接著詭秘地說道:

「包括你和我老爸以前的事情,很私人的那種~」

「你。。。。。。」琴雪的臉一下紅了起來。

「咳!。。。。。。差不多就可以了,別忘了我們不是來旅遊開心的。。。。。。」流塵的臉上再次出現了尷尬的表情。

「你們說蕾麗雅會不會也在裡面呢?」流宇問。

「有可能,裡面有時候也會關黑暗天使,不過。。。。。。等等,你不是什麼都知道嗎?還問什麼?」琴雪說。

「蕾麗雅被抓是最近發生的情,我只是知道了那天接觸「內部資料庫」之前世界上發生的一些事情。」

「哼。。。。。。那你的意思是我們要進去看看了?」

「當然,而且還可以。。。。。。」說著說著,他們轉進了一個小巷,不料一個天使女孩正好從這起飛一向撞到了流宇的身上。

「哎喲!。。。。。。好痛啊。。。。。。對不起。。。。。。」女孩坐在地上,銀色的頭髮在腦後扎成一個馬尾,身上穿著白色的吊帶低胸連衣短裙,她用手揉了揉腦袋,一雙白色羽翼在背後微微展開,幾片羽毛正在半空中緩緩飄下。

「嚇我一跳,沒事吧?」流宇習慣性的朝女孩伸出了手,卻沒注意自己的頭套已經被撞到了腦後。

「沒。。。。。。」女孩抬起頭,看著流宇的樣子突然怔了一下,「你。。。。。。你是。。。。。。惡。。。。。。嗚!!。。。。。。嗚!。。。。。。」

流宇反應很快,馬上第一時間用手摀住了女孩的小嘴,同時將她的雙手反剪到了身後,流塵也上來按住了女孩的雙腿,兩人把女孩抬到一個隱蔽的角落,用天縛鎖捆綁起來,流宇將女孩的雙手在背後成「w」形壓住把前臂纏繞幾圈捆在了一起,然後將將手腕處的繩子拉到脖子處系上,從脖子拉下繩子分成左右兩邊將女孩的雙峰交叉纏繞勒緊,猛地收緊繩子。

「嗚!!!。。。。。。」女孩臉上緋紅的呻吟了一聲,扭動著身體掙扎著,流宇繼續將女孩背後的繩子引到腹部和胸部拉下的繩子交錯成一個兩個菱形,再抓著繩子拉過女孩的下身,在背後用力往上一提,繩子便深陷進女孩的蜜穴之中。

「嗚!。。。。。。嗚。。。。。。」女孩再次嬌吟起來,雙腿這時也以近從鞋跟開始被一圈圈的7,8道繩子往上直到大腿根部綁在了一起。

流宇捏住女孩的小嘴將一個紅色的塞口球塞了進去,將鏈子在女孩腦後綁緊,然後流塵將女孩的大小腿彎曲綁在了一起,再把彎曲的大小腿靠在了女孩的胸前和身子綁在了一起。

「嗚!!。。。。。。嗚!!。。。。。。嗚。。。。。。」前後不過一分多鐘的時間,女孩就被嚴嚴實實地綁成了一團,她的翅膀也在天縛鎖的作用下縮回了身體裡。她躺在地上,眼睛裡露出驚恐的神色。

「你們想�

此篇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完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 - 返回上頁

註:本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的成人小說內容皆輯綠自 4U 成人論壇的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版,內容為網友上傳,故站內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並不代表本成人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的立場。

西班牙EX-SUCK吸引力(女用)



西班牙D5催情水



日本性素液(女士專用催情水)




警告:本成人小說網的成人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成人小說城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成人小說城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