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姦嫂子(二)》

成人小說網 - 色情小說城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首頁 4U 成人論壇首頁
熱門色片推介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

------<輪姦嫂子(二)>




男人對著成熟的果實;克制想一舉突破的慾望,用龜頭在洞口輕輕來回摩擦。
不要::.,:不要那樣:.
那麼,你要怎麼樣呢?
男人是想讓這個有高雅氣質的美繪子親口記出淫靡的話。
饒了我吧......... 快要死了....... 啊..............
真的那樣好嗎?
不是的 ..熱的快要昏過去..讓找出去....離開這裡
對她的回答就是肉棒的貫穿。男人粗大冒出青筋的肉棒,已經進入不斷收
縮的陰道裡。
月是氣質高尚有知識的女性越反對野獸的姿勢。但那是交媾以前的事,一旦
結合後,從這個姿勢產生被虐待的感覺;反會使女人急急的享受這樣的快感,
這個男人就瞭解這一點。
從後面伸手到胸前用力抓往乳房揉搓。美繪子明知沒有用還是拚命的反抗。
插入後拔出去,又插入,再拔出。這樣的交媾還是第一次。
美繪子這時候已經完全失去反抗的意志和體力,無法忍耐下去,感到一陣目
眩;對這樣昏迷的徵候,美繪子覺得是一種解脫。
你放鬆一點吧,不用給我倒酒o
剛才在浴室裡受到熱氣的悶熱;可是在走廊上坐在籐椅裡休息不到十分鐘, 。
美繪子有了餓感。
沒有用手拷也沒有用繩索捆綁,但有看不見的鎖鏈把美繪子的身心都捆綁。
到我旁邊來。
把猶豫不決的美繪子連坐墊一起拉過去,好像用命令的口吻說。
把腰帶解開吧那樣才舒服一些。
不要做那種殘忍的事吧。
殘忍的事......... 你不是那樣喜歡嗎?.
怎麼會喜歡....... 好吧,反正我是像奴隸一樣的人。
奴隸嗎....... 是奴隸就要完全服從。
男人一面說一面解開腰帶,美繪子沒有再反抗。浴衣的前面分開,露出乳房
和下腹部。
你也解開腰帶吧。
好吧,你就給找解開吧。
美繪子多少用粗暴的動作解開男人腰帶。
大概有八十公斤吧,是很結實的身體。從說話的態度看,正如恬夫說的,好
像是大企業的高級幹部。往盤腿坐的中間位置,剛才那樣兕暴的肉棒,老老實實
的待在那裡。
你一定很喜歡男人吧。
拿冰塊放在杯子裡;用似笑不笑的表情說。
是....... 喜歡。
一定是....... 不然,沒有生活困窮的女人,不可能做這種事。
美繪子突然覺得這個男人也許能理解她的立場,也肯幫忙。
怎麼樣?不妨說出來說出來給找聽吧。
你是用來解悶嗎?
哈哈哈,不要這樣鬧彆扭,如果不想說我也不勉強。
說到這裡話就接不下去了。
對了,有沒有色情狂調戲你。摸你的屁股,或把手指插進那裡,聽說最近
的色情狂是相當大膽.........
露骨的詢問;美繪子不知該怎樣回答。
你是把男人變成色情狂的女人。
我..................
是啊,是你那柔軟的身體,看起來就很好吃的樣子。
男人說箸就突然摟抱美繪子,喝過酒的身體已經沒有力量,手指立刻摸到陰
核,而且滑入洞口裡。
下面的嘴也不要客氣,想吃就吃吧。
因為有這樣的企圖,才要美繪子解開腰帶。遇到這種狡猾的男人,美繪子就
像幼兒一樣,不論做什麼都彼對方搶先。
美繪子拒絕時,男人收回手放在嘴裡舔一下。使美繪子產生舔到自己陰部的
感覺。
不要這樣!
當手指伸入肉洞裡時;美繪子已經無法忍受。可是這個男人摟住她不放。
這個年齡的男人們究竟把女人看成什麼,就是丈夫武籐,也經常用奇妙的器
具玩弄她。嘴巴上說的很好聽,實際上想和用錢買來的女人一樣玩弄。
這次是烤小魚,把一塊長五公分的小魚,從魚頭的方向插入女人的肉洞裡。
美繪子驚訝的倒吸了一口氣,可是愈緊張的愈縮緊肉洞,愈像活的魚一樣咬
子宮口。
味道好不好?很好吃吧。
不要!快拿出去!太過份了吧
何必哭呢,只是好玩而已。
男人一面說一面繼續玩弄,讓小魚在肉洞裡進進出出。
發出光澤的雪白肉體,雙手綁往背後倒在那裡。在那男人整理很厚一疊資料
的時候,一直這樣倒在那裡歎氧。男人把上面有機密分類字樣的資料放進皮包裡,
又仔細的上鎖後轉過來面對美繪子。露出搖擺的肉棒,開始撫摸美繪子圓滑的屁
股。
求求你,我不會逃走,解開這個帶子吧。
你說的真可愛,沒有彼綁起來性交的經驗嗎?
不要問了,還是快一點解開吧。
其實,這樣很適合你。看到你被捆綁的樣子,我的內棒就硬起來了。
一面說一面在美繪子的面前搖動肉棒。實際上,這個男人很少像今天晚上這
樣有強烈的性慾。
他是就當做受騙,為消磨一個晚上買了這個女人。可是看到來的女人,是比
那個男人宣傳的更好。
你準備了怎麼樣呢?
什麼怎麼樣........我是買了你的。
而且你自己也說過是奴隸。既然是奴隸,找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男人從她的後背舔到屁股。美繪子產生騷癢的感覺,忍不住發出低沈的哼聲,
滑溜溜的舌頭舔到會陰部,然後到達肛門。
啊....... 不要!求求你...........
你這樣抗拒的樣子再好也沒有了。
男人拉起美繪子,就把她捆綁在房柱上。地板是用玻璃做的,能看到下面的
河水以及游來來去的小魚。
男人瞇縫著眼睛欣賞美繪子的裸體,同時撫摸勃起的肉棒,想到這個男人准
備要玩的事情,美繪子就產生絕望感。
就在這時候電話鈐響了。在電話裡談一陣後,想解開捆綁美繪子的帶子,但
又放棄這個念頭走出去。
美繪子想趁這個機會逃走拚命扭動身體,可是一點用也沒有。外面好像開始
下雨,聽到雨滴打在溪流上的聲音。
這時候男人從走廊透過紙門的玻璃向裡看,旁邊有一個穿浴袍的女人蹲在那
裡。
看到披捆綁的女人,連你也會感到興奮嗎?
女人點點頭,男人的手伸進浴袍裡面撫摸女人的大腿。
沒有用,我不是那種女人,真抱歉。
你說謊,三角褲已經濕淋淋了。
你說謊。
那麼脫下來看吧。
你又要騙人了。
就在這時候大概是聽到女人的聲音,美繪子的頭向這邊轉來,露出不安和憂
郁的表情。
覺得有人。確確實實有人在偷看,剛才男人在電話裡說不用來拿餐具,絕不
可能是下女。不安和羞恥感,以及受到這種屈辱的悲憤變成眼淚流出來。
美繪子含著眼淚的眼睛;看到穿浴袍的女人低著頭走過來。

待續............................

輪姦嫂子(下)
☆☆ 魔頭 ☆☆ 強力推薦

你是誰::::
當初以為是走錯房間的客人。這時候男人也走進來,把房間裡的燈熄滅,只
打開小台燈,戴面具的女人把威士忌倒在杯子裡;不聲不響的送到美繪子嘴邊。
強迫拉開美繪子的嘴,把酒倒進去。美繪子假裝放棄抗拒含在嘴裡,快要倒
滿時向假面具噴過去。
假面具下的女人仰起眉頭。男人用毛巾擦拭假面具,同時悄悄遞給她藍色的
乳膏瓶。戴假面具的女人蹲下來在美繪子的下體開始塗乳狀的東西;美繪子感到
恐怖,從強烈的味道就能知道不是好東西。
戴假面具的女人繼續塗抹;從鼠蹊部到會陰部塗上厚厚的一層,剩餘的抹在
肉縫裡。
這是幹什麼?不要這樣 ...... 啊............. 不要.........
戴假面具的女人還要塗抹時,男人制止她,把乳膏瓶拿走。雖然如此,那個
女人還把手指深深插入洞裡活動。那種樣子好像在查看美繪子的性器是好是壞,
細長的手指不斷的刺激肉洞裡的肉壁,比美繪子手淫時更強烈。
讓背捆綁不能拒絕和抗拒的女人演出彼虐待的戲劇;做夏天的下酒菜,享受
嗎......... ?
大概是塗抹往下體的乳膏的作用,從局部到下腹部產生火熱的感覺。美繪子
一下分開大腿一下又夾緊揉搓;拚命的和藥物帶來的騷癢感作戰。
女人的手指比男人的手指更殘忍,故意的讓手指發出陰液的摩擦聲,偶爾還
把花瓣向左右分開。
不久後和旁邊的男人換班,男人蹲下來把嘴裡含的冰愧放入充血膨脹的花瓣
中間的肉洞裡。美繪子不由得放鬆下體的力量,頭也無力的靠在地上。
是不是想性交了?剛才塗上的乳膏是泰國制的春藥,會不停的騷癢五個小
時,你就慢慢的享受吧。
一面用淫邪的聲音說,一面用舌尖舔弄耳孔。
不知是春藥的效果,還是有了自暴自棄的心情,美繪子在自己也不確定的情
形下慢慢的挺起屁股。
那個戴面具的女人到這時候也不說一句話,反而使美繪子覺得可怕,難道這
個女人怕我聽到聲音嗎,於是仔細觀察,修長的身材和微戴褐色的頭髮;好像在
那裡看過。
戴面具的女人自然知道女人最敏感部份;美繪子恨她專門找那種地方折磨,
因此哀求的聲音也變成斷斷續續。本來就敏感的肉洞裡塗上春藥,產生難以抗拒
的騷癢感,不管什麼都好,希望能插進來,這樣不停的蠕動。
好像差不多發生效果了。
男人從房柱解放美繪子,把走路像夢遊患者般搖搖擺擺的美繪子,拍打屁股
趕上床躺下。
你也脫光衣服吧。
聽到男人的命令;女人好像事先說好的不是這樣的搖頭。男人立刻給女人一
個掃堂腿,把倒下去的女人壓住,把身上的浴袍脫掉。
這時候女人好像認命似的自己脫下三角褲。
身體上留下泳裝的痕跡,但那是燈光造成的;不是陽光照射。如此看來可能
是時裝模特兒,看她的身體只有二十歲左右。
和這樣年輕女人做比較,同時被男人玩弄,想到這裡美繪子忘記自己的立場,
對男人的計劃感到氣憤。可是隨便抗爭,反而會引起男人的高興,真是遇到可怕
的男人,覺得自己像落網的小魚一樣可憐。
這時候不知為何美繪子開始打盹,不知道睡了多久,覺得有羽毛被蓋往身上
才醒過來;在朦朧的眼睛上有什麼濕的東西擦過去;覺得非常舒服。
發覺左右摩擦的是女人的舌頭,是因為唾液弄濕她的臉,麻紀戴著假面具,
以殘忍的心觀察美繪子。
知道母親歌乃設下巧妙的陷阱,利用恬夫出賣美繪子的身體時,麻紀對母親
的執念感到害怕。而且她自己也披迫插上一腳。
可是她以為美繪子發現這個陷阱,不是控告恬夫就是做遊伴。可是聽恬夫說
己經答應和客人住夜時,麻紀真不瞭解美繪子這個女人了。
難道美繪子明知道這是陷阱,反而利用做為和男人玩的機會。她有一副高雅
的面孔,但她身上是不是有淫蕩的血液。不然的話一個有丈夫的妻子,就是籍車
禍受到恐嚇;也不可能這樣聽從男人的話。
恬夫讚不絕口的說美繪子是像天使一樣的女人。意思是說和美繪子睡過的男
人都會被帶到天堂。
既然肯和男人往夜;美繪子是天使還是假裝天使的妓女,麻紀想用自己的眼
睛看清楚。於是透過恬夫和客人交涉,麻紀自己也同時過夜,當然是瞞著母親。
自以為能看清楚男人,麻紀自己也同時過夜,當然是瞞著母親。
是她計算錯誤,沒有想到她自己也被捲入奇妙的遊戲裡。可是現在後悔已經
太遲,現在只有不顧一切的要看清楚美繪子是天使還是妓女。
麻紀從面具的裂口伸出火一般的盂頭舔美繪子的恥的。
男人抱起美繪子的屁股放在麻紀的臉上。柔軟的屁股肉夾緊麻紀的臉。看起
來好像昏迷一樣的全身無力,實際上說不一定美繪子是在享受這樣的遊戲。
美繪子的陰唇給人看到時;只是把臉轉過去一點點沒有防止的動作,可以說
是最好的證據。
在旁邊慢慢喝威士忌的男人對美繪子說。
你是雙性戀吧?
什麼雙性戀................
就是這個,從你的皮包裡找到這樣難得一見的東西。
男人在美繪子臉上搖動的是大約三十公分長的模擬物。兩端和男人的龜頭一
模一樣,這是同性戀專用的假陽具。
那種淫邪的東西不是我的。
可是,是從你的皮包裡找到的。
太過份了................
她在生氣,可是從麻紀的眼裡看來,美繪子看假陽具的眼睛好像充滿好奇心。
男人把腰帶套在麻紀的腰上;把假陽具裝好,男人把假陽具的一端插入麻紀
的肉洞裡,另一端露出在外面,產生自己變成男人的奇妙感覺。
麻紀在美繪子的身上,男人拉開美繪子的雙腿,好像是命令麻紀插進去?
可是麻紀還是有一點猶豫。這是要侵犯養夫的妻子,雖然是假陽具,
但操縱的是她自己,也可以說是給了假陽具生命。
抬起騎在美繪子身上的屁股。男人看到以後很不高興的擰她的屁股,同時用
力的壓下去。這時候就是不情願麻紀也變成姦淫美繪子的狀態。
男人命令麻紀抽插。麻紀慢慢活動時,男人用手抓往她的屁股。在這剎那感
到異常的氣氣,麻紀想回頭看。看到讓她覺異常的東西,那是男人的肉棒。
麻紀伸手到後面想擋開,勉強的扭動裸體,但這樣的的抗絲毫沒有作用;反
而影響到連在一起的美繪子。
啊........... 唔..............
美繪子翻起白眼,上身用力向後仰,因為受到子宮快要破裂的衝擊。
沒有辦法防止巨大肉棒插入肛門裡,麻紀扭動屁股也沒有發作用,她現在一
面姦淫美繪子,一面自己的肛門被男人姦淫。
怎樣?這樣很舒服,你們兩個人都要享出精神好好享受,要前後左右的
扭動屁股,愛怎弄就怎麼弄。
不用男人說,兩個女人的肉洞都已經濕淋淋,雖然程度不同,但都因性感而
流出陰液,離開後合在一起,不停的這樣重覆。
麻紀想到自己雖然姦淫美繪子,但同時也彼被淫時,心情就輕鬆一些。
啊... 好多 ...好多..................
麻紀也流出很多,兩個人流出的陰水使假陽具更滑潤
不知道誰先達高潮,麻紀覺得自己可能在前則就加快抽插的節奏。美繪子也
好像不服輸的配合節奏加快速度。
麻紀咬緊牙關忍耐,背後還有男人二重奏,使她快要達到限界。
肛門來得強烈感受使麻紀尖叫一聲,想到自己的肛門也許出血了,腦海裡出
現沾滿血液的肉棒。
現在,三個人是瘋狂的野獸,美繪子突然挺起腰用力推麻紀;在這剎那產生
頭昏目眩的高潮感,同時美繪子下體開始痙攣。
啊......洩了......好............用力的插吧........啊.......
一陣喊叫後,整個人都不動了。就好像被射中的孔雀張開翅膀躺左那裡喘氣。
這時候男人把直挺的肉棒插入美繪子的嘴裡,麻紀不忍看下去,把視線轉開。
可是美繪沒有拒絕,反而發山啾啾的聲音吸吮。
這時麻紀覺得看清美繪子的頁面目,她是假裝誘使男人上天堂的娼妓。
男人把美繪子的身體翻轉過去,把濕淋淋的肉棒插入肛門裡。兩個人就這樣
在一起蠕動一陣。
麻紀根想取下面具給美繪子看到自己的臉,但需要這樣做嗎。美繪子沒有罪
的,有罪的是麻紀自己還有母親歌乃。
不知何時入睡,醒過來時沒有看到戴面具的女人。身邊的男人露出軟綿綿的
陽具發出很大的鼾聲。
趁天還沒有亮美繪子就離開旅館,走路的樣子像夢遊患者。強烈的折磨,好
像精神有了問題,但得奇妙的沒有產生屈辱感,也沒有傷感。
美繪子在車站等第一班車,坐在車站的椅子上,四周沒有一個人,無意中打
盹時,聽到電話鈐聲,月台上看不到電話,一定是錯覺。
也許是每天早起的武籐打電話回家、沒有人接電電,說不定會打到她的娘家
去。
不知母親會怎麼樣回答,也許大此會揭穿過去的一切謊言到那時候再說吧,
美繪子累得不想考慮那種事情,回到家裡立刻打錄音電話;是聽到男人的聲音,
但不是武籐,聽著從錄音機放出來的聲音,美繪子不停的啜泣?

xxxxx 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

錄音的聲音是晶彥之從東京打來的電話,他說,一個月前從洛衫磯回國,現
在為開設顧問公司忙碌,男人的聲音充滿活力,口吻也堅定。
美繪子幾乎忘記這個聲音是來自錄音帶,產生晶彥直接對她說話的甜美錯覺,
老師果然沒有忘記我 ....想到這裡,過去的憂愁心好像雨過天晴一樣的消失。
晶彥說完久別的道歉話,說有一件事情情請她幫忙,他要求的幫忙就是開設之
公同的同時舉行酒會時;要她來參加,就是不用這樣根客氣的邀請,美繪子恨不
得馬上就去東京見晶彥,一面淋浴,美繪子的心淚烈動動。
這是命運的捉弄嗎!既然是一個月前回國,為什麼沒有馬上打電話來。一個
月前的他和現在完全不同了。
而且打電話到這裡來,是誰告訴他已經出嫁了呢?也許晶彥是打電話到娘家,
母親接到電話告訴他美繪子已經出嫁。如果是這樣,母親在一個月以前已經知道
晶彥回國,為什麼沒有告訴她呢。
母親知道美繪子和晶彥戀愛的事。可是往這一個月的時間裡美繪子的命運發
生很大的變化,沒有辦法挽回的變化。
酒會是在五天後的星期六夜晚,預定在新宿的天王兄弟大飯店鳳凰廳舉
行。
美繪子走出浴室後,簡單的化完妝,坐在電話前不知道該怎麼辦。
很想直接聽到晶彥的聲音。想和他說話,也許會哭出來,那樣也沒有關係。
可是最怕他要求現在見面,沒有信心能克制自己;見面後一定會背叛丈夫。這是
和受到恬夫的恐嚇接客的情形不一樣。
美繪子實在無法忍耐下去,拿起電話:心裡開始激烈跳動,就好像初戀的少
女向男友第一次說出愛慕的話,緊張的心理有點痛。
電話響了十二響,但晶彥沒有接電話,美繪子為自己的行行為安排證據,坐
記程車去娘家。如果武籐打電話來;就需要和母親串供。
母新在院子裡曬太陽,比想像的好多了,武籐沒有打來電話,接到晶彥打來
的電話,果然是母親,這一天夜晚美繪子和母親一起睡覺。
母親是很少說話的人,更是不會多嘴的人,從年輕時就是如此。母親和武籐
是同年代人。
記得父新去世很久以後,美繪子無意中說過武籐和母親是理想的一對,雖然
母親立即否認而且責罵美繪子,但美繪經常運會想到母親可能喜歡武籐。
美繪子出嫁時,母親給她紫陽花的和服,好像隱藏著母組和武籐的秘密;武
籐從旅行回來,這一天美繪子主動的穿上貞操帶,在床上迎接丈夫。
你原來一直穿上這個東西嗎?
是啊。
說謊的快感使美繪子露出艷麗的笑容。
那麼..........一定很不方便吧。
只離開三天,武籐就用新鮮的眼光看美繪子。
那個時候怎隆辦?
什麼時候?
小便呀,女人和男人不同會噴射的,多少會沾上吧?
馬馬虎虎............我會想辦法。
丈夫好像幻想美繪子在排尿時的樣子。
大便呢?
你啊! 美繪子不讓丈夫追問下去。
是不............忍耐............
是........... 這...........
美曖昧的回答。
這樣不好,會傷害身體。
武籐立刻去床頭櫃拿鑰匙。
你關掉電燈吧,亮亮的我會難為情。
傻瓜,黑黑的打不開鎖呀。
沒有辦法美繪子僅留下床頭燈,在光圈中撩起睡衣,被異物保護的恥丘,顯
露出好像呼吸困難的樣子,武籐故意做出很不容易打開的模樣,一面觀察一面玩
起來。
丁字褲狀的皮革部份,對敏感的會陰部和肛門產生微妙的刺激,美繪不由得
喘氣和扭動屁股。這是唯有夫妻才能做的遊戲;如果是別人就變成凌辱者和被害
者 。
終於從美繪子的下體取下貞操帶。覺得奇妙的空虛,雖然只有半天大概已經
多少有點習慣的關係吧。
男人真不方便,在旅途的夜晚,硬起來很多次。
啊,真可惜:::::美繪子想這樣說,但又覺得不是剛結婚的女人應該說
的話沒有說出來,雖然只有六個月,夫妻問的愛情逐日有微妙的變化。
對還不知道妻子了有背叛行為的丈夫感到到可憐,故意把外出用的和服掉在
衣櫃前假裝通風,果然引起武籐的注意。
美繪子,你出去了嗎?
是,去看媽媽............結果附近的一位老先生誤以為我是媽媽......
..怎麼會把我看成那樣老。
不會的,媽媽就是現在也很漂亮。
美繪子覺得自己很會說謊了,剛才的話是為試探武籐的心編造的故事。往說
大謊之後,就會毫不在乎的說出小謊。
大概是旅行累了;武籐連續打哈欠,為了和晶彥見面,誓必要得到丈夫的許
可;可是他剛回來;不好意思開口。丈夫根本不知道晶彥的事,可以不必在意,
但良心上還是過不去。
美繪子,你看。
不久後武籐拉開睡衣的前面,在美繪子臉上顯示勃起肉棒。原以為他會累了
今天晚上不會要求所以有一點慌張,美繪子不知道男人在疲勞時性慾會亢奮。
沒有辦法只好用姆指和食指捏住膨脹的龜頭時,丈夫歎一口氣。然後改用雙
手握住閉上眼睛,輕輕用嘴唇碰一下,,棒震動好像他已經完全恢復。
張開嘴把肉棒含到根部,喉嚨被碰到。武籐好像很有信心的活動起來。美繪
子的舌尖舔龜頭上的馬口。捲起舌頭纏繞陰莖。
美繪子是隨便仿的,但武籐在心裡感到驚訝,不知什麼時候能這樣順暢的吹
起喇叭............去旅行以前就是含在嘴裡也不會用舌頭舔,發出啾啾的聲音時,
以前的美繪子會表現出難為情的樣子,但今晚的美繪子還帶箸微笑忙著吸吮。
真是有很大的變化。和丈夫習慣以後;剛結婚的妻子大概不再感到羞恥,
情慾的態度會增加 。
武籐試箸把屁股放在妻子的臉上,在這剎那美繪子做出推起的動作,但武籐
繼續壓下去。
高挺的美麗鼻樑碰到武籐的會陰部,應該呼吸困難但沒有說不要,可是呼吸
逐漸急促,美繪子的呼吸吹到肛門陰近覺得很舒服。
武籐大膽的把肛門靠在美繪子的鼻孔上用力扭動。雖然如此美繪子還沒有抗
拒的表示,,反而像急急的愛撫丈夫的器官。
武籐不解美繪子怎麼會二個人似的大膽,新婚的妻子在做愛上這樣有進步
,做丈夫應該覺得高興;武籐的心情根複雜。
啊............... 我想要了。
美繪子終於主動提出要求。
我想快一點....已經忍不住了。
我會射出來,可以嗎?
不,不要在我裡面。
什麼是我裡面?
啊………你是想要我說出來… 好…….我說……
是不要射在陰戶裡。
美繪這樣根清楚說出平時不容易從嘴裡說出來的話。
武籐把放在美繪子臉上的屁股向下移動,,一下子就把勃起的的棒插到底,
美繪子高高抬起屁股迎接。
有完全結合的感覺;有如名劍揮到刀鞘裡的感覺。
武籐不停的抽插時;美繪子積極的回應。巧妙的分別使用大小動作,武籐
停止抽插時,就用力夾緊表示催促。
過去的美繪子欠缺享受性交的淫蕩氣氛,可是現在有了;想到這裡時武籐就
爆炸,清楚的感覺出火熱的精液通過陰莖,不知為什麼美繪子在這剎那抬起屁股,
美繪離開京都是舉行酒會的前一天下午。
後來武籐開車送她到車站,而且為了這一天武籐還拜託認識的裁縫急忙做一
件洋裝。
那次以後趁丈夫不在時打電話去東京,和晶彥商量細節。所以已經知道旅館
房間的號碼以及酒會的時間,和參加者有一百五十人左右的事。
晶彥開賓士轎車到東京車站迎接,白色的西裝像藝人一樣的醒目。
晶彥有了風度,面貌也顯得健壯;剛坐上助手席,晶彥就把美繪子摟過去親
吻;六年的空白時間一下子就消失,從旅館的房間能看到東京的夜景。
淋浴後到屋頂花園去風乾吧。
晶彥像度蜜月的新郎一樣溫柔的照顧美繪子。
和快活的晶彥相反的美繪子越來越少說話。晶彥果然還是單身漢,美繪子說
出已經結婚的事實,不知為何晶彥表現出很大方。美繪子有洩氣的感覺,原以為他
會責備為什麼破壞海誓山盟;為什麼不等他回來。
想起來晶彥作副教授的時候就很少把真心坦露出來,什麼都有保密的一面。可
是美繪子覺得現在沒有資格批判晶彥。
晶彥把手裡的香煙灰缸裡熄減低聲說了什麼話。美繪子陶醉在短暫的幸福裡
沒有聽清楚什麼。
剛才說什麼嗎?
嗯........希望你不要生氣 ...我還是不好意思說。
說樣就不像老師了,明白的說出來吧只要找能做到的什麼都肯做。
確實,如果晶彥現在說一起跳樓,她會一起跳下去,晶彥喝一大口啤酒說用
力說出來。
我要你做臨時妻子。
在剎那間美繪子還不瞭解是什麼意思。
我是想要你明天一天做我的妻子,不行嗎?
這一句話使美繪子的情慾決堤般的瓦解,積存六年的東西形成共流沖走兩個
人的理性,晶彥抱緊美繪子好像突然遇到龍捲風,美繪子的身體倒在床上。
看起來幾乎像強姦的動作,但美繪子知道這不是強暴,因為她看到從男人
的眼裡掉下淚珠。
一下就把洋裝和胸罩、長襪都脫去。美繪子當然不會有抗拒的心情,而且還
主動配合晶彥脫衣服的動作。現在佔據美繪子心裡的只有情慾和對晶彥的愛。這
種心情使她自己脫下三角褲。
但不知為何晶彥拉開準備脫下三角褲的手,把嘴壓下釆,沾上汗水和蜜汁的
絲織溥布,是淺藍色有小雨點的花紋。
還是讓我脫了吧..........
不,這樣就好..........
可是,髒了。
好像說是喜歡這樣的髒東西,為情慾瘋狂的男人把陰唇上的薄
布含在嘴裡就就開始吸吮。
美繪子以為自己這樣說出來,但只是嘴巴動一下而已。而且美繪子雙手抱緊晶
彥的脖子;用力挺起下體迎接。
晶彥為興奮顫抖的手抓住三角褲底雙層布的地方手用力撕破。
啊..............
薄薄的布發發出清脆的聲音,露出縱方向的破口。剎那間露出淡紅色的陰肉;
男人的手指撫摸花瓣,發出吱吱的水聲。美繪子的肉洞裡像洪水一樣的濕淋淋,
晶彥的手指有如奔流程的小船。
美繪子感到頭昏目眩,晶彥的愛撫使得她全身顫抖,無法控制瘋狂般的興奮。
兇猛的肉棒突破三角褲就直接插入肉洞,帶住來三角褲的破端,使美繪予產
生有如銳利的刀刃挖住的感覺。如同肉會割破的,洞裡會積滿油質的,好像恐懼
的感覺,使美繪子沈溺在甜蜜的官能世界裡。
連什麼時候洩出來也不知道,晶彥低下頭看射中的孔雀,孔雀張開翅膀像死
去般沒有動,兩個人擁抱著入睡。

此篇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完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 - 返回上頁

註:本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的成人小說內容皆輯綠自 4U 成人論壇的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版,內容為網友上傳,故站內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並不代表本成人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的立場。

西班牙EX-SUCK吸引力(女用)



西班牙D5催情水



日本性素液(女士專用催情水)




警告:本成人小說網的成人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成人小說城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成人小說城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