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首頁 4U 成人論壇首頁
熱門色片推介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

------<喜兒>




喜兒 作者:Y哥

「喜兒,開心嗎?」少陵看著身底下紅著臉,瞇著眼,被肏得嗯嗯哼哼地女兒一面道。

「爹!太美了,我愛死了。」喜兒歪著頭手指伸入嘴唇吸吮著,扭著腰將肉洞迎合著少陵的肉棍抽插道。

「嗯…嗯……….爹…..喜兒…好….舒服…….喔……好……..痛快….喔……喔…….哼…..爹……你快活….嗎?..嗯….」

「喔…我的小親親,你的屄這麼緊,爹的雞巴太舒服了!」

「肏..死…哼..小屄….的..親爸爸….喔….喔…..小..屄…..快…..溶化了….啊…..喔…..喔….上天….了…..喔…….」

喜兒扭著腰嬌喘個不停,那痛快的樣子讓少陵加速了抽插的動作,強烈的撞擊引起霹靂啪啦的肉擊聲,如同奏鳴曲,更增加了許多性愛的氣氛。

「喔..喔…大..雞巴….親爹….喜..兒….的….屄….爽死….了…嗯….嗯…快….快…….喜兒….不…行…了….我…要….出來了….我…..要….哦….哦…..丟….了….丟…了…..喔」

喜兒全身抽搐,兩手抱著少陵的屁股,將肉洞頂得與少陵的肉棍緊緊地密合著,嘴裡也低聲嘶叫著。

少陵慢慢從喜兒肉洞抽出肉棍,轉身斜躺在小娜身旁,小娜早已難耐,潮紅的臉春意盪漾著,少陵舌頭刮捲著小娜耳朵,左手愛撫著乳尖,右手抬起小娜右腳,小娜的鮑魚早已淫水盈盈,少陵將濕淋淋漲得難受的肉棍從小娜身後對準肉洞一插而入,小娜一陣哆嗦:

「哦…….老..爺…..小..娜……美死….了……..喔…...嗯………嗯….…啊…..好….舒服….哦……」

「….寶貝……….哦….哦.…哦….哦.…..啊……….啊...啊.……嗚...嗚...哦…..哦...哦......哦...好...哦...心肝…..哦...哦...不...不……」

「喜歡嗎?小娜」

「喜歡!老…..喔….喔….爺.!….親….爹…..小娜……的….屄….好..爽….好….爽…..哦….哦…..….哦….. 被….你…玩…..死…了…啦…..喔…..老爺你呢?…….快活嗎?」小娜嬌喘吁吁地搖著屁股道。

「爽!我愛死妳們了。」

「嗯…..老…爺…喜歡..小…娜…..好開心…..哦…..哦…..哼…飛天…..了….喔…喔...我親愛的….親…哥..哥….好….老公…喔….喔…..」

少陵喘著氣停下來,要小娜從上體位坐下插入,少陵自下往上頂插。

「嗯…哼…..大….雞巴…..哥….哥…….愛…人…喔….喔….小…娜…. .我…太滿足……了……..喔…..喔……哼…」

「老….爺…..你….喔….怎麼….這….喔….麼….棒…小娜….愛…死….你…了…..哦….哦…….啊……」

「哦…愛…人…老…爺….小娜….喔….喔….爽死…..了….喔…哦..嗯..嗯…..啊…我……喔…….喔…..」

少陵跟小娜又換了幾個姿勢,少陵終於在小娜肉洞裡灌滿了精液。

少陵看著身旁倆個光溜溜的母女,嘴角露出滿意的微笑,回想這五年來的日子,少陵被侍候得像當皇上似的,心中無限舒坦,也知道小娜母女倆確實真心愛著自己,而且這一年來,現在除了每天在市場賣半天魚外,幾乎都在家,將家整理得乾乾淨淨地,煮了少陵最喜歡的菜等他回來吃晚餐,最主要的是能每天把買賣帳清清楚楚地交代,交給少陵,少陵蠻感動的,當然少陵每天也給了小娜母女一些錢零用,但是少陵知道她們都存起來比較多,因為她們窮怕了,怕萬一少陵那天趕走她們……。

「小娜!咱們一起去申請辦理結婚手續,並順便回去湖南把妳跟喜兒的戶口遷到新房子去吧!」

「老爺!真的?!你….我…….」小娜喜極而泣主動吻著少陵。

「小娜!妳什麼都不必說了,算算妳們也跟了我五年了,這些年來我知道妳們真心地對我好,所以我也應該給妳們這個名份,讓我們珍惜以後的日子吧。」少陵左邊抱著小娜,右手摟著喜兒道。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13年前,少陵33歲在台灣剛剛結束一段不愉快的婚姻,將5歲的女兒給了她母親,3歲的兒子歸少陵,自己將兒子託付給父母後拿了一點錢到大陸發展,結果大陸繞了2-3圈,最後在廈門專做藥材批發生意,由中國境內四川、東北等地山上原產地切購各種中藥藥材,送到廈門少陵承租的一間民宅倉庫,再轉賣給當地藥頭,藥頭又將藥材賣給各個下游、私梟,也有些被再轉賣給金門、台灣、澎湖等地,因此少陵這些年來經常全國到處跑。

五年前的冬季,快過年了,很冷,正是少陵藥材生意忙碌的時候,廈門幾乎沒有下過雪,最多在早晨會結霜,一晚少陵來到車站,買了一張車票到潮州,準備與藥商見面看樣本,由於時間還早,於是就到車站旁一家熟識的路邊大排檔吃飯。

「王董,又要出張了?」老闆客氣地用閩南話招呼著。

叫了二、三樣小菜及一瓶茅台酒,少陵孤獨地喝著酒,希望能驅走一些寒意,夾了一口滷菜往嘴裡塞。

忽然眼角處一絲餘光反射引起少陵回頭查看,是一個小女孩的眼睛反射燈光,只見她髒兮兮的、衣衫非常破舊,正站在路邊看著少陵吃東西,也許是晚上,也許是髒污讓少陵看不出小女孩的年齡,這分明是一個乞丐民流,通常少陵對這種乞丐非常討厭,死纏活賴地跟著你要錢,可是今天少陵並未有這個感覺,也許是想到自己女兒吧,也許是街上很少看到這樣的小女孩當乞丐吧。

大排檔的老闆注意到這情形,走向小女孩,小女孩看到老闆走來,她轉身一溜煙地不見了,少陵叫了飯匆匆吃飽,點了一支煙,走到車站,在候車室無聊地坐著,候車室裡裡外外有許多外地來的民流男女老少,四川的、湖南的、江西的,少陵已經習慣這些人了,七、八年來看多了,但還是不喜歡這些人。

好不容易要上車剪票時,少陵又看到那個小女孩出現在車站裡,少陵心想她的父母呢?是一個人嗎?小女孩也看到少陵,頓時一愣,立刻又裝著沒看到一樣轉頭走了,少陵上了車在車廂裡,看到小女孩走到車站出入口又回頭看,好似尋找失落的什麼似的。

三天的出差回來,交代了倉庫的管理陳老爹,陳老爹是少陵房東,也是公安幹部退休下來的,就住在倉庫樓上,幾個臨時搬運工,都由陳老爹招募指揮,所以少陵很放心把倉庫交陳老爹管理,不怕被人偷騙拐詐,陳老爹沒有兒子,三個女兒都嫁到外縣市,家裡只有老婆愛人,少陵出外採購時,經常買些當地土產回來孝敬陳老爹夫婦,所以陳老爹夫婦把少陵當自己兒子般的看待,希望少陵能搬來一起住,只是少陵交遊黑白兩道牛鬼蛇神應酬繁多,為了避免無謂的吵到陳老爹夫婦,所以少陵寧願在外租屋居住,於是在一棟新大樓租了一處三房兩廳二衛的公寓套房。

為了與藥頭討論交貨問題,少陵坐在富都酒店的包廂內,一個理著平頭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身旁還有4個年輕漢子,中年人坐在少陵身旁,少陵又叫了媽媽桑,叫了6個小姐坐抬,只見倆人忽地低頭私語,忽地高聲喧嘩,酒一杯一杯下肚,煙一支一支的點,莫約二個時晨,大家酒酣飯足,中年人帶著人走了。

少陵走出富都酒店,寒冷的氣候使人縮著脖子,點了一根煙,看看回住家的路約10分鐘路程,索性走回去吧。

「幹妳娘雞歪!假清高。」一聲閩南話叫罵聲來自巷子裡,通常少陵根本不會理會這種事不關已的雜事,匆匆撇了一眼,忽然,一個熟悉的眼神漂來,小女孩乞丐的身影被一個中年男子壓在地上,少陵的腳不自覺地走了進去,也許是聽到腳步聲,中年男子立刻放了小女孩乞丐站了起來,看著少陵,小女孩乞丐也看到少陵,迅速地跑到少陵身後一溜煙又跑掉了。

「你在幹什麼?」少陵用台語問道

「你管什麼閒事?」中年人怒目相向地以閩南話道

「能告訴我嗎?」少陵點上一支煙

「她是賊!」中年人叫著

少陵吐出一口煙,看了一看中年人道:

「你有什麼值得她偷的,她偷了你什麼?」

「你……」中年人忽然看到少陵手裡拿著一把黑星手槍玩弄著。

少陵的身上經常是帶著一把黑市的手槍,有時候確實省掉許多事。

「算你狠!」中年男子氣忿忿地繞過少陵走了。

少陵走回街上,街上行人不多,快到住處不遠時,小女孩乞丐站在前方不遠,好像等人,少陵停住腳步,看著小女孩乞丐道:

「小小年紀不學好,妳偷了人家什麼?」

小女孩乞丐楞了一下。

「我才沒有咧!是他想欺負我。」然後氣急敗壞地帶著一點湖南腔叫著,少陵了解又是一宗欺負外地人的實例。

「那是怎麼回事?能告訴我嗎?妳吃過沒?」少陵走上前,小女孩乞丐緊張地退了一步。

「別緊張,我帶妳去吃飯。」少陵招著手,走在前面,前面轉角的一家大排檔,少陵坐了下來,老闆立刻前來招呼,乍然瞥見髒兮兮的小女孩乞丐,以為是向客人乞討,立刻么喝著:

「走開!小鬼!」小女孩乞丐嚇了一跳。

「老闆!是我的人客。」少陵以台語攔阻著老闆的勢利。

「哦!?」老闆疑惑地看著少陵及小女孩乞丐:「可是我還要做生意,她坐著誰還來?」

老闆說的甚是,小女孩乞丐已經多日未曾梳洗,濃濃地臭味令人作嘔。

少陵早已吃過,於是就叫了一鍋燒肉飯及例湯。

「老闆,你幫我裝起來,我帶走可以吧。」

「行,馬上來。」

不一會兒,老闆提了一包紙袋出來,少陵付了帳將紙袋交給小女孩乞丐,小女孩乞丐靦腆地接過去,謝也沒謝轉身快速地跑走了,但少陵看到小女孩乞丐轉身前眼中的感激。

少陵好像失去什麼似的站了一會兒,轉身走回不遠的住處。

過了三天,少陵走出住房,準備吃個早餐後,再去找那個相好的阿珍,好幾天沒去打炮,雞巴難過得要死,點上煙,忽然一個人影檔著去路,抬頭只見小女孩乞丐淚汪汪地站在前面,少陵詫異地:

「妳怎麼在這裡?」

「我娘…..快要死了啦,哇。」小女孩乞丐好像遇到親人似的揉著眼睛哭了,而且還是哭得那麼傷心。

「怎麼回事?妳娘在那裡?為什麼快死了?」少陵謹慎地問道,他不想管,年前正是他藥材生意最忙碌的時候,可是看到這個小女孩乞丐,一種純粹的反射動作,就好像是自己女兒似的非管不行了。

「她生病了……」

「妳帶路。」

少陵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去管這檔事,小女孩乞丐還遲疑地抬頭看了看少陵停止了哭泣。

「快帶路呀!」少陵道

小女孩乞丐感激地點點頭,轉身帶路,就這樣,一個穿著冬衣的男士,一個衣服襤褸渾身發臭的小乞丐,一前一後地走在路上,已經是上班時間了,小女孩乞丐盡量穿梭在小巷裡,她也深怕被公安逮捕,也不時地回頭看著少陵是否跟上,約半個小時,小女孩乞丐走進一個幾無人煙很破的房子,少陵跟了進去,幽暗的屋內,蚊蠅充斥夾帶著各種腐臭的氣味,牆角地上一團破爛髒污的被子黑影。

「娘!」小女孩乞丐走近黑影輕輕叫著。

少陵蹲下來,小女孩乞丐翻開惡臭的被子,露出一張閉著眼,消瘦蒼白毫無血色的一張臉,髒污讓人看不出年齡,少陵伸手摸著那張臉的額頭,好燙,分明是已經昏迷了,少陵責怪地道:

「ㄚ頭,妳媽媽應該趕快送到醫院去呀。」

小女孩乞丐痛哭失聲地趴在那婦人身上:「娘!」

「ㄚ頭!妳還哭?妳…..我去叫車。」說著少陵頓了一腳,快步走出去,一會兒,一輛桑塔娜駛進屋前,少陵下車走進屋子,少陵忍著惡臭蹲下來翻開被子托抱起昏迷的婦人,走出屋子扶進車子,師父一看嘴裡用閩南話埋怨著:

「哇!這麼臭,等一下我的車怎麼做生意?」

「少囉唆,趕快到安民醫院,不會少你的。」少陵點上煙坐在師父旁用台語回答著,並叫小女孩乞丐坐後面扶著媽媽。

「老兄,伊ㄣ是你什麼人?」師父疑惑地眼神問道

「查某嬰仔是我查某子仔,你講哇是什麼人?」少陵煩躁地用台語回應師父地問話。

「師父小心!」車行中少陵叫道「師父,專心開車別講話。」



醫院熟識的女醫師是陳老爹親戚,診斷為急性肺炎,需立即住院治療,並說好在現在就醫,再慢一點體溫超過40度就沒救了,就算救回一條命腦子也可能燒壞了,少陵要小女孩去辦手續,自己掏出3000元人民幣繳保證金,又拿了200元人民幣給小女孩留著用,說明自己現在有事,必須離開,晚一點再來,少陵吩咐了護士幾句話後又給了護士500元人民幣然後走出醫院,小女孩走到跟前感激地揮揮手:

「爹!再見。」

小女孩居然聽得懂剛才少陵對司機的閩南語,好啦,一句掩飾的話,忽然間少陵多出一個女兒,少陵一楞,笑笑:

「再見!」

當晚,少陵處理好一天的事,來到醫院,護士已換班,少陵正不知如何問起時,一聲脆生生的呼叫:

「爹!」少陵回頭一看,一個小女孩留著長髮約12-3歲,瘦巴巴的臉色有著長期營養不良的蒼白,正含笑地叫著。

小女孩穿著一身尚稱合身紅色的冬季長袖運動套裝,全身乾乾淨淨地,走到跟前拉著少陵的手道:

「爹!我一直等你,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來呢?急死了,娘到現在還沒醒來耶。」少陵走到病房,看到病床上還吊著點滴的病人道:

「嗯,吃過沒?護士阿姨幫妳們換的衣服是吧?」

「吃過了,護士阿姨先幫娘抹過澡後,換了衣服又帶我去洗澡,換了她女兒的衣服給我穿。」

少陵笑笑:「那是我給了錢,她才對妳這樣好,否則以妳們的樣子,醫院還不想收妳們咧。」

小女孩靦腆地笑笑。

「對了,ㄚ頭!我問妳,妳們叫什麼名字?妳的親爹呢?妳們怎麼會在這裡?還有,妳們是那裡人?幾歲?做什麼的?妳給我說實話,如果有一句假話,ㄚ頭!看我不剝了妳的皮?」少陵嚴肅地問道

小女孩看到少陵的眼神,謹慎地娓娓道來,原來她姓王叫喜兒今年13歲,她爹王漢39歲是個庒稼種田的,她娘叫小娜35歲,一個哥哥阿雄15歲,她們是湖南長沙附近沙彎的鄉下種田,去年家鄉發大水洪澇,爹爹為了搶救看顧家當的哥哥結果雙雙溺斃,母女辦完喪事,花完身上所有的錢,她倆也無法再住在傷心、破敗的屋子下去,親戚又自顧不暇,於是母女兩開始外出打工,可是帶著小孩找工作談何容易,於是四處流浪,到處為家,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因此長期的營養不良及饑餓,又遇到寒流以致病倒在此,喜兒並拿出身分證明給少陵看,忽地病床上一聲細細地呼喚:

「喜兒!」

「娘!」喜兒高興地跳起來跑到床前。

醫院住了6天,喜兒她娘終於從死神手裡搶回一條命,少陵也在每天到醫院時買了魚湯去給這對苦難的母女補充體力,女醫師也認為回家休養比住院實際,同意喜兒她娘出院。

「王老闆,謝謝你救了我們母女,我們一輩子做牛做馬都還不清你的救命大德…..……………….。」帶著湖南腔的小娜道

少陵煩惱的事來了,當初救這對母女只是一種對喜兒的父女情懷,沒有想到其他,現在病好了,怎麼安排這對母女呢?放在倉庫,陳老爹夫婦一定不同意一對來歷不明的母女住在他家,少陵從此不管很容易,但又何必當初,醫院做了結算,領了10天藥,居然還有錢領回,少陵帶著母女倆走出醫院,她們本想拿回原來衣物,可是已被丟棄,只有小小一包小包袱,裝著幾套換洗的內衣褲及身份證明,少陵順便在路上商家又幫這對母女買了2-3套衣服,母女千謝萬謝,然後找到一家飯店,少陵叫了幾樣清淡口味的小菜,一碗豬肝湯,母女倆真的是狼吞虎嚥吃了三碗飯。

飯罷,少陵點了根煙,問小娜有何打算。

「王老闆,如果不嫌棄,我到你工廠做工好嗎?」

「我不是有錢人,我在這裡只是混一碗飯吃而已,而且我的公司不適合妳們,這樣好了,我這裡有500元…………。」少陵為難地道

「王老闆,我們不是要你的錢,我們是否可以幫你看家,侍候你及你的愛人,我們會煮飯洗衣整理家,我只求你給我及喜兒一碗飯,一個睡覺的地方就可以了,你放心,我們絕不會增加你的不便。」小娜祈求的眼神道

「我在這裡只有我一個人住,我住處又沒有開伙,如果讓妳們住進來,會有許多不方便,而且,我租的房子不大,平時我要工作賺錢,經常三天兩頭不在家………」

「王老闆!你是我們母女的救命恩人,尤其是喜兒,上次要不是你,早被糟蹋了,你就行行好,讓我們有機會報答你、能侍候你嘛。」

少陵注視著眼前這位婦人,短短的學生頭,標準的大陸婦女髮型,剛剛病癒還很蒼白的臉色,長期營養不良引起的消瘦,實際上小娜還長得還順眼,只是庄稼人膚色較深,少陵心中考慮的最主要的是小娜母女的來歷不明而已,少陵知道湖南地方沒有人對父母叫爹娘才對,因為那是北方的稱呼,甚至北方都很少這樣稱呼了,雖然他相信小娜母女沒有騙他,但沒有確實證實小娜母女的話,少陵也不可能就此失去防範的心,少陵在小娜住院時就有想到這個問題,因此在三、四天前,就託陳老爹運用以前的關係,向湖南長沙公安單位查詢小娜母女的底細,只是還沒有收到任何回音而已,少陵也知道大陸公家單位,除了錢能加快速度外,否則10天半個月還算正常,有時拖個1-2個月也是常有的事,但又不能不小心,他有一點後悔管了這檔閒事,正想…..

「爹!」喜兒在旁叫著,少陵回頭看著喜兒,只見喜兒欲哭的表情,像自己女兒似的,再看到小娜那渴望的眼神,不禁憐憫之心由然而起,內心掙扎許久,少陵甩甩頭:

「喜兒,妳會乖嗎?」

「嗯!」喜兒頭如搗蒜。

「好吧!我就讓妳們住我家,只是妳們…….我也說不上什麼,希望妳們別讓我後悔就好了;也希望大家以後相處能好聚好散,我會給妳們一間房間睡覺,妳們住進我家,為了省麻煩,少與鄰居來往,尤其是那些居委,還有,妳們在家要聽話、在我面前不準講妳們家鄉話,不要煩我,妳也不要叫我王老闆。」少陵看著小娜道。

「那我叫老爺好了,謝謝老爺!」小娜喜極泣道

「沒老都給妳叫老了,唉!隨妳吧!小娜!我以後就叫妳小娜好了,我剛好姓王,喜兒!妳願做我女兒嗎?」

「嗯,願意,爹!我從第一眼看到爹時我就想喊爹了。」喜兒高興地猛點頭道

「哇塞,ㄚ頭,妳早就盯上爹啦。」少陵捏了一下喜兒鼻子道

「那是喜兒的福氣,喜兒!還不瞌頭。」小娜高興地哭了。

「唉、唉、唉,別哭了,大庭廣眾之下,好像我虐待妳們似的,免了,免了,但可以親一下。」

喜兒趕忙過來抱住少陵脖子在面頰上親了一下,少陵拍拍喜兒屁股,只覺得一陣少女的氣息,陡地勾起一股慾火,隨即平息。

隨即帶著小娜母女去買了一張簡單的雙人床,一頂蚊帳,一個塑膠衣櫥及及一些日用品,當晚少陵帶著母女倆回到住處,房間內少陵平時只是堆放雜物,稍作整理,告訴家裡各地方種種用具用途,然後要母女倆去一起去洗澡休息。



日子很快過了一個多月,年也過了,小娜的病早就痊癒,一家倒也和樂融融,而且經常聊天,讓少陵比較了解小娜與喜兒,少陵仍然早出晚歸,某日接到陳老爹口訊,湖南長沙公安轉來的消息,經查小娜所言均為屬實,所以少陵就比較放心,原本少陵還鎖著自己房間,後來也就沒有鎖門了,一日少陵告訴小娜將到四川採購藥材,快則五天慢則七天就回來,如有任何急事可請陳老爹幫忙,否則一切等他回來再說。



少陵下了飛機,直接叫車開往回住處的路,拿出鎖匙開了家門,只見小娜坐在客廳的小板凳上正在挑菜,張開雙腿,露出白白的三角褲,陰阜鼓鼓地,少陵不自覺的盯著小娜的胯下,小娜見到少陵一陣驚喜,正要起身,但見少陵正看著自己胯下,才想到今天下身穿著是裙子,自己張開著門戶,小娜害羞地合上腳泛紅著臉起身迎向少陵道:

「老爺回來了,辛苦了,要不要先洗澡?我幫你放熱水。」順手接上少陵的行李袋。

「嗯!好呀,喜兒呢?」

「在睡覺,我叫她,喜兒,妳爹回來了。」話聲才落

「爹!」喜兒跑出房間:「爹!你回來了,喜兒好想你哦。」少陵剛坐在沙發上,喜兒就坐上少陵腿上抱著少陵的脖子在面頰上親了一下。

「看爹買了什麼給妳。」少陵口袋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是一個五色不知是何材質很漂亮的手環。

「好漂亮哦」喜兒高興地玩著道。

「謝謝爹!」然後又在少陵臉頰上親了一下。

少陵另外又拿出一個小紙盒遞給小娜:

「這給妳,一罐面霜。」

「老爺,我們受你太多太多了,我們已經不知怎樣報答你了,你不要再破費了,否則我們會更難安的。」小娜感慨地道。

「沒幾個錢,好啦,我很累了,妳幫我放洗澡水吧。」

少陵走進房間,小娜放下公事包。

「家裡有事嗎?」

「沒事!」小娜在衣櫥裡拿出少陵換洗的內衣褲小聲問道:

「看你好累,要不要我幫你搓背?」說完走進浴室放熱水。

少陵看了看,小娜經過一個多月調養,這對母女氣色好太多了,消瘦的面容也跟著豐潤起來,雖然這對母女並非美女型的,在少陵來說還算是中看的,想到剛剛進門那幕畫面,少陵起了綺念慾火,因此隨口道:

「好呀。」

少陵開始脫衣服,小娜關上房門,看著少陵脫衣服,少陵不解地問道:

「妳要幫我搓背不脫衣服,那妳怎麼幫我搓背?」說完脫下內褲,走進浴室,踏進浴缸。

小娜一下子泛紅著臉,慢慢地脫下衣服,只穿著胸罩及內褲走進浴室。

少陵看到小娜的窘態偷偷笑了,小娜抹著沐浴乳在少陵背部然後開始搓揉,少陵可以聽到小娜的呼吸聲,將蓮蓬頭交給小娜,小娜一面噴一面洗,少陵轉身過來,小娜漲紅著臉,小心地搓揉著,少陵看到小娜全身早已噴溼,三角褲早就透明,底下黑黑地全部呈獻出來。

「咱們一塊兒洗吧。」

少陵解開小娜的胸罩,脫下三角褲,小娜雙乳豐滿尖挺,兩顆葡萄使人垂涎欲滴,小腹下陰毛不是很多,健康的皮膚色很結實,用沐浴乳在小娜的身上塗抹搓揉,小娜閉著眼,任由少陵輕薄,當少陵洗到小腹下時,小娜急促的呼吸讓少陵更加快摸到柔柔地陰毛,小娜身體猛顫:「哼!」

這時,少陵環抱著小娜的腰,低頭吻著小娜的嘴唇,漸漸地小娜的手也擁抱著少陵,少陵手指輕輕按著陰核,慢慢揉搓著,小娜久旱未嚐性愛,淫水早已泌泌流出,少陵肉棍硬得難受,於是在小娜耳邊道:

「小娜!到我床上好嗎?」

小娜乖順地點點頭,倆人擦乾身體,少陵擁著小娜上了床,少陵猛吻著小娜,她洗完澡後那淡淡的體香,幽幽地鑽進少陵的鼻內,那種香味更會令人全身點燃慾火,倆人的肌膚彼此磨蹭著,漸漸地倆人都感覺到渾身發燙,少陵下面的肉棍早已硬得好不難受,一雙手更是捏乳摳屄地把小娜搞得七暈八素喘不過氣來。

「來!張開腿。」少陵要小娜張開腿,一手提著怒髮衝冠的肉棍,對準小娜的肉洞,這時少陵才注意小娜只有陰阜上只有稀稀地一點毛,粉紅色的小陰唇洞口流著透明的淫水,看起來好舒服,少陵將肉棍在肉洞口磨蹭,讓沾滿淫水的肉棍潤滑後,腰身輕挺便輕鬆地插入小娜的肉洞深處。

「喔,老爺。」小娜吸了口氣抱著少陵脖子道。

小娜的肉洞有一點緊,那快感有說不出的舒服,少陵的肉棍,開始抽插在小娜的肉洞中,只見小娜瞇著眼、擺著頭、扭著腰,起先嘴裡嗯嗯哼哼地,沒多久便開始夢囈地叫著:

「喔………..喔………老爺……….你好……棒…哦….怎麼……..這麼…..舒服……喔….」

「哼…..我愛……好……….寶貝……嗯……哦……小娜的……...屄好爽……哦……哦……好爽……好爽….喔…….喔……」

少陵在大陸7-8年,由南玩到北,又由東玩到西,多少風流韻事,從沒有遇到女孩會叫床的,最多只是嗯嗯哼哼地,今天小娜居然會叫床,實令人稱異,看著小娜瞇著眼,搖著頭的樣子,少陵興奮地開始將肉棍快速地抽插,小娜抱著少陵的頭喃喃地道:

「老爺!……你……..開心嗎?」

「嗯,妳呢?」少陵急促地哼著

「小娜……好舒服…..喔…..老爺……你…….好棒哦………我愛死你了」小娜嬌喘地扭腰迎頂著

「喔…..喔…..喔…..親哥…哥….親哥哥…哼…小娜….的….屄….被哥哥….肏……得..哼…..好..舒..服…哦..大雞巴….哥哥…喔…肏.得….小.娜….翻…了…天…喔…哦」

  「嗯……好愛人…哼…好……用力的……哦……用力……哦……哦……親愛的……快……小屄…..好爽……哦……哦……心肝……哦…」

「喔………..喔……….美死了……嗯…我……好….…………哦……小娜的……...屄好爽……哦……哦……好爽……好爽….喔…….喔….…老..爺….嗯….哼….」

這種黃色小說式的叫床真的呈獻在少陵眼前,少陵更加賣力地抽插著,次次直抵子宮,把小娜插得喘氣連連胡說八道了。

「哦…..老天…….….爺….喔….喔….你……..怎麼…這麼….棒….喔…喔…你…...頂死我….了…哼…….喔…喔…親………...爸爸…….親……..爹爹….我….喔….喔….…我.…我……我…不…行…了….喔…我…….…要…出來了….喔…丟了….喔…喔…..」

小娜沉醉泛紅的臉龐,也許是久未開葷,一下子受不了刺激,很快地一股熱流由子宮深處擁出,屄內深處急速地收縮著,小娜洩了。

少陵喘噓噓地停了下來,吻著小娜耳朵,然後與小娜翻了一個身,讓小娜趴在少陵上面,少陵以雞巴頂著小娜,讓小娜開始套弄著。

「哼….哦….哥哥…..我….太舒服…..啦…..喔……喔……」

忽然,少陵感到一絲反射光,轉頭瞄了一下,看到房門不知何時被打開一個縫,只見喜兒兩眼反射餘光在目不轉睛地在偷看。

「這ㄚ頭思春啦?」

可能看到少陵的眼睛看到房門,喜兒縮了身悄悄地關了門。

「小娜,ㄚ頭在偷看呢。」少陵親著小娜的耳朵小聲地道

「這ㄚ頭真不害臊,不過你放心,只要你願意,她隨時都是你的。」小娜邊上下套弄邊笑道

「小娜,她叫我爹ㄝ。」少陵啼笑皆非地道

「唉呀!我的老爺,剛剛我不是叫你親爸爸親爹的,自喜兒他親爹死後這一年多來多少人想欺負我們,上次要不是你,她還有什麼清白身?你救了我們,我們也只有這個給你而已,然而我已是殘花敗柳,所以只有喜兒給你啦,而且她也很喜歡妳,而且願意給你。」小娜停下來肉洞夾了一下,緩緩道來。

「妳怎麼……..…..」少陵疑惑地。

「老爺!小娜書讀得不多,但你不要認為我們淫蕩、下賤,自我愛人走後,如今你是我第二個男人,我發誓你是我這輩子最後的一個男人,我們母女也談過了,你給我們的,我們永遠都還不完;只要你肯要我們,我們願意隨時侍候,給你玩;當然啦,這種事我們也不可能到處嚷嚷,讓別人知道的,最主要的是小娜跟喜兒真的很喜歡你、愛你,只是希望你不要嫌棄我們,不要我們,我們會永遠跟著你。」小娜傷感地說

「那是緣,上天註定的,不然中國那麼大,可是偏偏讓我遇到你們,讓妳們遇到我。」少陵翻過身要小娜轉身,由後面來抽插。

「哦…天….你真的很棒,雞巴還那麼硬,看樣子只有我們母女一起來才行,你等一下,我叫喜兒進來一起侍候你。」看樣子小娜已爽到口不擇言了。

「不,不要,不要這樣,讓我們自然一點,感情來了做起來也比較愉快,現在這樣怪彆扭的。」少陵捏著小娜的乳尖,肉棍狠狠地抽插著。

「哼….喔….喔…..親…哥哥,.大….雞巴….哥….哥…..美死….了….哦…哦….哦….小娜….被….你….肏得….爽…死…了…喔…..喔…..」

小娜瞇著眼嫵媚的神態,淫蕩的嬌呼,刺激得少陵暴發了原始的野性,再也無法溫柔憐惜,他拼命的將肉棍抵在肉洞深處。

「大雞巴……哥哥……呀!……可讓你…你…哼…插死了……小親親……我要命……的親…哥哥…呀…….」

「哎呀……哼……親哥哥……我的心肝……哎呀……喂……妹妹不行了……我要……丟給你….了…哦….喔……」

小娜嬌軀是又顫又抖,香汗淋漓,嬌喘連連,完全像待宰的兔子,幾乎暈死過去,只覺得肉洞內,又麻又癢暢舒極了,一陣急促抽慉中,子宮的收縮不由地洩出許多淫水,小娜無力地呻吟著。

少陵也進入了美境,他拼命地扭著,有時候狠抽猛插一兩下,又磨又扭,舒服得顫抖起來。

小娜趴在床上屁股緊緊地頂著少陵的肉棍,夢囈般的呻吟著,小娜已如癡如醉、欲死欲仙,快感的刺激,使她感覺到全身像在火焰中焚燒一樣的,無力地癱瘓在床上,香汗淋淋,嬌喘吁吁,還是顫抖不已。 少陵忽然一陣熱流直衝龜頭,他快速的抽插了十幾下,肉棍一陣脹抖,整個人像飄飛升空似的射出精液,少陵緊緊地將肉棍抵著小娜的肉洞內。

小娜一陣哆嗦,吸了一口氣喃喃地道:

「老爺!你是武松再世呀?我已經出來三次了呢。」

少陵覺得小娜很有趣,於是問道:

「小娜!是誰教妳叫春的?」

「一半是愛人,他說男人喜歡聽,一半是自己,因為就是舒服,總之,也是情不自禁地嚷嚷。」小娜肉洞又夾了一下嬌羞地道

「那….怎麼樣?我還能讓妳滿意嗎?」少陵舌頭舔刮著小娜的耳朵追問著。

「老爺!我何止滿意,哦…..我會愛死你囉,你……..玩得開心嗎?」小娜縮著脖子紅著臉道。

「嗯,妳讓我很舒服,我喜歡。」



餐後小娜喜兒母女倆吱吱喳喳地在廚房清洗碗筷,少陵坐在沙發上吃著水果,看電視,也許這樣,少陵隱約聽到母女倆精彩的悄悄話,雖然是以湖南家鄉話在說,但走過大江南北的少陵仍大致了解:

「娘!看妳舒服得叫得那麼大聲,肏屄是不是很舒服?」

「喜兒,妳這個爹太棒了,我是決定跟定他了。」

「可是爹那根好大哦。」

「那才舒服呀,妳癢啦?娘摸摸看。」

「娘,不要啦!咯咯咯」

「喜兒!說真的,我再問妳,妳願意嗎?」

「娘!只要妳不要以為我在搶妳的愛人就好了。」

「傻孩子,咱們母女倆留不留得住妳爹還不知道咧!?」

有了這對母女,少陵心中盤算著許多事,未來的路如何走,雖然少陵很喜歡她們,但認為跟大陸人比彼此條件懸殊太大,愛,對她們來說是相當脆弱的空名詞,所以少陵認為寧願給她們驚喜,不願輕易下任何承諾,因為只有長期細心觀察,才能看出對方是否真感情。

所以少陵也沒有從此與小娜睡一起,不過每週最少會有一、二次在一起,他不是不喜歡小娜,而是不願事情沒有明朗化而使生活起了變化,而且這些日子裡,母女倆在家裡,家事還做得很勤快,日子倒也過得豐衣足食,胃口又好,又不必風吹雨打沒有寒熱貧病,更沒有驚恐,因此各胖了不少,身材也豐潤許多,跟當初簡直是不可同日相提並論。

已是仲夏的季節,客廳裡,喜兒坐在少陵左手邊,小娜坐在右側餵少陵吃水果。

「喜兒!爹想讓妳回學校讀書,妳喜歡讀書嗎?」少陵問著正在看電視的喜兒。

「爹!喜歡!喜兒喜歡。」喜兒回頭高興地跳起來。

少陵回頭看到小娜忽然眼淚盈框地看著他,詫異地道:

「小娜,哭什麼?喜兒是妳女兒,別忘了她也是我女兒ㄝ,我沒有重男輕女的觀念,兒子不肖反而問題更多,我認為女兒比較貼心,我曾有過不愉快的婚姻,我不會輕易下承諾,如果妳們真心對我,沒有對不起我,我也會為妳們打算,更不會拋棄妳們的。」少陵右手摟過小娜的腰,左手圈過喜兒的腰,喜兒起身跨坐在少陵身上抱住少陵,趴在肩膀上,喜兒雖然14歲了,但卻喜歡在少陵身上磨蹭,像現在喜兒穿著小洋裝內穿小內褲就一屁股坐在少陵的肉棍上。

少陵抱著喜兒屁股扭了下腰,讓肉棍舒服點繼續道:

「喜兒!聽好!妳現在讀書已慢了二年,讀起來會比較吃力,但我認為凡事只要盡力就好,我不會要妳考第一,還有二個月,好好準備,學校老師還要考妳成績如何呢,不然妳小學未畢業以後出去能做什麼?如果萬一有中意的心上人,看妳小學未畢業,而丟了好姻緣豈不可惜,所以不讀書妳以後會後悔的,女孩子最起碼讀完中學,而且,如果妳能讀,大學我都讓妳讀。」

「我要跟著爹!我不要嫁人。」喜兒看著少陵含羞怯怯地道

「喜兒!我知道妳的心意,但是姻緣難料,而且我跟妳娘不會自私地留下妳,而且妳想爹或想娘的時候隨時回來,家裡的門永遠開著。」少陵摟了摟喜兒的屁股磨蹭著自己的肉棍道

「老爺!你老是讓我們越欠越多。」小娜將頭靠過少陵含淚道

「幹嘛說這些,這半年來妳們母女很努力地服侍我,讓我感覺到有家的溫馨,這就值得了。」少陵親了小娜的嘴,小娜熱烈地回應著。

少陵肉棍被喜兒屁股磨來磨去已逐漸硬起來,也不管喜兒在場,右手便伸進小娜裙底隔著三角褲摸著那熱熱軟軟的陰戶。

「我想要!」少陵在小娜耳邊悄悄道。

「我也要!」喜兒不知何時俯在少陵耳邊嘟著嘴道。

「妳要什麼?」少陵回頭笑道,小娜紅著臉在旁偷笑著。

喜兒這時才看到少陵的右手在小娜裙下,頓時嬌羞地說:

「我要親親啦。」

「來!寶貝!親那兒?」少陵收回在小娜裙下的右手抱著喜兒屁股。

喜兒潮紅的臉抬起頭瞇著眼噘著嘴,少陵看到喜兒少女明亮的臉龐大大的眼睛,挺直的鼻子,鮮紅欲滴的小嘴,與半年多前瘦巴巴的臉頰、身材,差了十萬八千里,少陵愛憐地低下頭吻著喜兒的嘴兒,喜兒兩手環抱著少陵的脖子,然而喜兒也許是第一次,完全不懂接吻的技巧,少陵用舌頭翹開喜兒閉合的貝齒,游移在口腔內,挑逗著喜兒的舌頭,互相吸吮著混合的唾液,少陵撫摸著喜兒很有彈性的身體,按著喜兒屁股在他肉棍上磨著,少陵肉棍也跟著硬了起來。

嗯…….嗯……

倆人呼吸的喘息聲越來越大,許久------倆人終於分開了糾纏的舌頭。

「喜歡嗎?」

「嗯!喜歡!可是我……下面好像濕了啦。」喜兒紅著臉點頭喘噓噓地道

「天哪,ㄚ頭,妳的妹妹長毛沒?我看看!」少陵伸手進喜兒裙底,只見小三角褲襠外有一點濕,撥開褲底,灰灰地細毛,大陰唇緊閉的縫有一些水珠般的淫液,還真開始淹水了呢,小娜湊過來想看,喜兒害羞地夾著腿抱著少陵的脖子。

「爹!」

「好好好,爹喜歡,可是再逗下去爹的雞巴也受不了啦,等會頂破褲子就不好玩了,小娜!幫我放洗澡水去,喜兒要不要跟爹娘一塊兒洗澡?」少陵拍拍喜兒的屁股道

「好哇!我還在想什麼時候才能跟爹娘一塊洗澡,幫爹娘搓背呢。」喜兒抬頭說完然後從少陵身上起身回房拿換洗衣服。

小娜也起身去少陵房間浴室放洗澡水。

少陵玩過太多太多女人了,可是卻從未嚐過荳蔻年華的處女屄,因為少陵沒有這個癖好,雖然有點新鮮感,但他寧願與小娜做愛,少陵跟小娜做愛時,讓他感覺上很好很舒服,就像自己老婆似的自然,而且小娜很溫順又會叫床,肏起屄來很刺激,吹蕭時那舒爽就甭提了,連帶地便很少去找老相好阿珍或在外過夜了,所以母女倆住在家也已半年多了,少陵還是沒有意思動喜兒,雖然她娘早已允許少陵,喜兒也願意,少陵也很喜歡她,只是少陵認為還不是時候,他知道以他目前的肉棍,喜兒現在絕對吃不消,以期如今把喜兒姦得叫爹喚娘嚇壞了,這不但非少陵所願,而且喜兒以後看到少陵可能會躲得遠遠的不敢親近,少陵現在最多只是會跟喜兒坦胸露體玩玩而已,主要是喜歡與小娜母女倆享受那肌膚之親的感覺罷了。

小小浴室擠了三個光溜溜的肉團,少陵以前沒有注意過喜兒的身體,也許是正在發育吧,只見喜兒全身像膨脹的汽球似的,粉粉的皮膚細細嫩嫩地繃得好緊,胸部尚未發育完全的乳房及粉紅色的乳暈,花生似的乳尖,小腹胯下灰灰地長著細細的毛,微凸的陰阜像個剛出籠的鮮肉包子,胯下的裂縫緊閉著。

沐浴乳塗得滿身,水花噴得到處,肌膚的磨蹭,少陵左右開弓,揉揉奶奶,摳摳陰戶,母女倆左躲右閃,三個人互相在身上搓揉,雖然小娜已多次嚐過少陵的肉棍,喜兒也偷看了許多次,但還是第一次玩到少陵的肉棍,又新鮮又刺激,尤其母女倆將少陵那肉棍搓火了,少陵將肉棍亂頂,惹得小娜喜兒母女咯咯大叫、亂竄。

擦乾身體,少陵拉著小娜上床,小娜躺在少陵左手邊羞怯怯地看著少陵,她很喜歡與少陵做愛,甚至被女兒偷窺還不會害臊,小娜也知道必然會發生這樣的情形,但剛開始要在女兒面前與少陵做愛實在讓她放不開,也不知如何拒絕,少陵知道小娜的心理障礙,於是要喜兒擦乾身體也上床來,喜兒很高興地跳上床躺在少陵右手邊。

少陵側身一手搭在喜兒的陰阜上揉著細細的陰毛道:

「爹想親親喜兒的妹妹,喜兒的妹妹要不要給爹親?」

「爹喜歡,喜兒就喜歡。」也許是剛洗完澡,喜兒泛紅著臉道。

少陵張開喜兒的兩腿,胯下細柔柔的陰毛,裂縫緊閉著,他用手指輕輕剝開兩瓣嫩嫩的大陰唇,那略帶著腥臊的處女幽香,未曾被開鑿過的世外桃園,濕濕的,粉紅色的小陰唇凸凸地包著鮮艷的小肉洞,喜兒紅著臉既興奮又緊張地盯著胯下的少陵,連小娜也探頭過來看看寶貝女兒的小生蠔,少陵看得興奮不已,恨不得一口吞下去,少陵舌頭輕輕括過肉洞,喜兒屁股一沉瞇著眼哆嗦地叫道:

「爹!喜兒好癢。」

少陵用舌頭撐開小陰唇,將舌頭在那小珍珠上打轉,喜兒立即有了反應,她渾身顫抖著,一股淫水從肉洞裡泌泌流出來,喜兒的小生蠔被少陵用嘴巴強力地吸吮著蜜汁,而且又用舌頭撩撥她的肉洞,喜兒只感到全身如萬蟻嗜心,酸麻不已,喜兒只有喘噓噓地抱著少陵的頭顫慄道:

「爹!….喔……好癢…….好癢…嗯……我受不…..了…啦……我…快…..要尿出來…….了…喔….喔……」

「爹…..哦…哦….我…的…….妹妹…..又..麻….又.癢…..又.酸….爹….喔…喔…喔……」

「喔……啊……嗯……….哦………爹…..好…….癢…….啦……喔…舔…得……喜兒……好…….舒服……..啦…...」

喜兒這末經人事的世外桃源,怎受得了戰場老將的挑逗,連生過二個孩子的小娜都受不了,何況是喜兒;少陵看到喜兒那痛快的表情,將手指也加入戰場,舌頭不停地在小指般的洞穴出入吸吮淫水,手指則捏揉著已鮮紅欲滴的珍珠,只見喜兒雙腳顫抖,頂著陰戶,嘴裡喃喃地喘著氣:

「啊…啊…..…啊…….啊…..爹…不行了…..我……我…..我…要.. 出來了…..哦…..哦…….哦……出來…了…喔……..喔…….」

只見喜兒肉洞一股淫水湧出,少陵猛烈地吞嚥著喜兒處女的蜜汁,喜兒早就軟癱地喘個不停,動也動不了了。

小娜在旁看得自己下面都好癢、好刺激,不禁看呆了,也忘了什麼難為情了。

少陵抬起頭躺在喜兒身旁,愛憐地吻著喜兒的嘴。

「嗯!爹!喜兒升天了。」喜兒伸直兩腿夢囈地道。

少陵回過身體看到小娜早已慾火焚心,側身偎著她,一隻手搓揉著乳房,另一面用嘴輕含著另一乳房,手輕輕的扣弄著她那最敏感的地帶,伸手進去,淫水已糊滿肉洞,少陵低頭用舌頭舔著肉縫,也吸吮著小娜的陰核,小娜顫聲道:

「喔….老爺!…..哼…喔…….」

小娜用手套弄著少陵早欲沖天的肉棍,少陵起身將小娜雙腳扛在肩上,肉棍在肉洞前磨蹭著,小娜早就心癢難耐,早忘了喜兒在旁,抬起屁股將肉洞迎上肉棍,少陵緩緩插入直抵小娜肉洞深處,小娜只感覺到渾身酥麻不已。

「哼…老爺!喔…..美死了。」

少陵採取三淺一深的頻率,慢慢的抽送,讓小娜好好享受那性愛的滋味。

  「嗯……好美……嗯……小娜……好舒服……嗯……。」

  「親爹…哼…嗯……好愛人……嗯……我好痛快……嗯……好美……嗯……」

小娜只有盡情地扭腰迎頂著,肉洞內一夾一夾地像要把肉棍擠出點什麼來餵食般似的,少陵興奮地道:

「小娜,小浪屄,妳夾得我好爽。」

  「大雞巴…….哥..哼……好情人……嗯……你的….雞巴……….真好……嗯……」

  「喔…..寶貝……親爹…...好……小娜……..爽死了……小娜…..愛…..死你….了……喔…….喔……」

小娜猶如待宰的兔子,無力地呻吟著。

  「啊……啊……小屄……美死了…哼…小屄……痛快死了……喔……啊……親爸爸…….」

  「哦……啊……小娜…哼….要升天了……啊……我美死了……老爺愛人……..啊……」

  二、三百下吧,小娜的軀體顫抖著,瞇著眼如痴如醉的微張著嘴,隨著少陵抽插的速度喘著氣。

「好棒……哼……小屄…….爽死了……哼……太爽了……」

「開心嗎?小娜!」少陵喘噓噓地問道。

「爺!小娜好開心哦,只是累壞你了」小娜疼惜地幫少陵擦汗。

這時,少陵看到身旁喜兒早已醒來,撐起上半身,兩個眼睛滑溜溜地看著爹娘胯下正上演著抽出插入的春宮大戲,小娜的淫水還在少陵每次抽出時泌泌流出,喜兒忍不住一手在自己陰戶裡摳捏著。

少陵雖玩過3P遊戲,但卻沒有如此氣芬,於是放下小娜的腳翻身躺下讓小娜自上套弄,並要喜兒跨坐在自己嘴上,母女倆小娜肉洞舒服地套弄著少陵的肉棍,少陵一手捏著小娜的乳尖,一手扶著喜兒的腿,嘴巴舌頭舔著喜兒的肉洞。

「喔….喔……哼…好美……好舒服………喔…喔…..喔…」

「喔…爹!…..喜兒…..要飛….了….啦…哦….哦…....好…好…..」

叫床聲彼起彼落,少陵淫慾高漲,頂著肉棍,舌頭快速地出入刮捲,讓小娜喜兒母女倆同時洩出陰精無力地趴在少陵身上,靜靜享受著肉體快感帶來的歡愉。



炎熱的天氣讓人昏沉沉的,早上剛進一批貨,弄到12點多,回到住處已快1點,味口盡失,午飯未吃少陵只著一條內褲躲到房間開著空調午睡,迷糊中只覺得有人坐在身旁,少陵以為是小娜,順手摟過身來,摸著對方的小腹下,手指摳揉著陰戶,少陵忽然心有所覺,睜開眼睛見是喜兒,立即抽回手,喜兒閉著眼微微喘著氣,見少陵停下手也睜開眼:

「喜兒怎麼是妳?妳娘呢?」

「娘去剪頭髮去了,娘出門前交代說爹中午沒有吃飯,要我隨時注意爹醒後弄點點心給爹吃,所以我就進來看爹是否醒了。」喜兒嬌嬌地道

「唔!爹不餓,來!親一下。」

少陵疼愛地親著喜兒,肉棍也脹硬起來;

「陪爹躺一會兒好嗎?」

喜兒看到少陵胯下內褲頂起旗桿,紅著臉躺下來道:

「爹!每次跟你親親,我下面就濕濕的啦。」

「想不想跟爹騰雲駕霧升天去?」

「爹!喜兒很喜歡跟爹在一起開心,可是…….爹每次都把喜兒逗得裡面好癢啦。」喜兒嬌柔地依在少陵胸前道。

「那是不是很舒服呢?」少陵撫摸著喜兒的臉龐。

「嗯!」喜兒微笑著點頭。

「喜兒,妳還小,爹是怕傷了妳,傷了妳就不好玩了。」

「喜兒知道爹疼我,怕我痛,但是喜兒真的想跟爹娘一樣開心耶。」

少陵輕柔地脫光喜兒的衣服,喜兒也將少陵內褲脫下,含住肉棍用舌頭括捲並用手上下套弄著,少陵也掰開喜兒雙腿,輕輕用手指剝開大陰唇以舌頭向喜兒肉洞挺入,喜兒那受得了這種刺激,身子一抖腿一緊不由地哼出聲顫聲叫道:

「爹!」

喜兒肉洞的淫水如氾濫的湧泉,少陵大口大口地吞嚥,少陵又用手指輕捏著喜兒的陰核,喜兒舒服地哼哼唧唧,手也快速地套弄肉棍。

「嗯……哼…….嗯……哼……哦……啊……」

新手敵不過老將,沒一會兒,喜兒顫抖地洩了。

「喜兒!妳起來…….跨在我身上….對!…..嗯!…..蹲下來,…..嗯,….對!…..這樣……」

少陵要喜兒面對面跨在他身上,然後要喜兒蹲下來,少陵撥開喜兒大小陰唇坐在肉棍上,像麵包包住熱狗,讓喜兒上下磨蹭著。

由於淫水的潤滑,喜兒的陰核與肉洞口直接與肉棍摩擦,那舒爽讓喜兒狂叫著:

「爹….我…..太舒服了……太美了…….可是……我裡面….好癢…好癢….喔…..爹……我要………..你的………..大雞巴。」

「喜兒,那妳從上面試看看,如果會痛,妳自己也容易控制,好嗎?」少陵疼惜地道。

說完要喜兒抬起屁股,少陵扶著肉棍,對著喜兒肉洞,喜兒緩緩坐下,也許真的肉洞太小了,只見喜兒皺著眉頭,一臉痛苦。

「喜兒!能嗎?」

少陵一看龜頭都還沒有進去,憐愛地問道

「沒有關係,我知道會很痛,但我不希望永遠這樣,我喜歡跟你與娘一樣舒服快樂。」喜兒喘著氣道。

「喜兒!那也要妳受得了,妳的洞太小了。」

「爹!我不怕,長痛不如短痛,你來,喜兒忍著。」

翻過身,少陵將肉棍對著那好小好小的肉洞,腰身一挺。

「哼!」喜兒咬住下唇陡地臉色蒼白,眼淚立刻淌在眼框上,少陵憐惜地、不安地將喜兒頭抱住親吻著。

良久,喜兒動了一下。

「喔!爹!好癢!」

少陵才低頭一看,剛剛居然頂進1/3,少陵只覺得肉棍好緊好緊,龜頭也被擠壓得難受萬分,小心地抽出一點。

「喔,爹!慢一點啦!人家腸子好像被你拉出去了啦。」喜兒皺著眉摟著少陵的腰道。

少陵想笑又不敢笑,又將肉棍慢慢插入。

「哦!」喜兒扭著腰,少陵又緩緩抽出插入,像風鼓打氣,抽插中只見淫水混合了絲絲血跡自喜兒肉洞流出。

約二個字吧,少陵終於全根肉棍插在喜兒肉洞裡, 少陵只覺得肉棍被緊緊地嘎匝著,很難受,可是喜兒卻已暈厥過去,難怪嘛,才14歲而已,少陵憐愛地用舌頭輕輕地在喜兒耳朵頸邊舔刮著,雙手則在喜兒胸前捏揉著乳尖,強烈的刺激使喜兒漸漸回過氣來,臉色也紅潤起來,微睜開眼微張著嘴,喜兒攬著少陵的腰淌著淚笑道:

「爹!你終於進來了,我等你好久了啦。」

少陵啼笑皆非地吻著喜兒,知道喜兒已不再緊張。

「還痛嗎?」

「比較不疼了,但麻麻酥酥地。」喜兒微笑著。

少陵笑笑輕輕的把肉棍抽出來,又插回去,如此來回幾十下,起先喜兒還皺著眉頭,後來淫水漸漸增加,抽插也就順滑許多,喜兒漸漸嚐到美味,領略到性愛帶來的快感。

「啊……啊……我……嗯……我下面…哼…….好癢……嗯……」

  「爹……喔…喔……我的小…..屄….好癢……嗯……嗯……你快一點……哦……痛…..喔…..哼…..」

  「嗯……小屄……..癢死了……嗯哼……求求你……親爹……哦……大雞巴……哼….親….爹……….哦…..美死….了啦………嗯……」

  看著喜兒淫浪的表情,肉棍被擠壓的快感,把少陵原先還憐香惜玉之心又給淹沒了,現在不管她是真痛假痛,少陵的肉棍開始快速地抽插。

  「寶貝!舒服嗎?」

「爹…..好棒……..嗯…嗯………喜兒…..愛死………..了啦…哦…….哼…..哦….哦…..」

「哼….我要….你…親爸爸…喔….喔…哼..喜….兒…的屄…..爽死….了….爹…..哦….哦….好….痛快…喔….喔…哼…..難怪…..娘……..愛死…你…了…..以後……喜兒….也會….愛死爹…啦…..」

有其母必有其女,喜兒叫床的功夫實在不下其母,她的屁股也不自覺地扭動著,少陵使出混身解數,肉棍每一次插到底,屁股就旋轉一下,每一次抽出來,都是整根抽出來,少陵盡情地衝刺,忘了喜兒才剛開苞,是否能承受少陵瘋狂似的折騰。

「爹….爹…..我…哼….要出來了….喔….喔…不行了….我….我….哼喔….丟啦….喔…..升天了…..喔…..」

忽然喜兒全身顫慄著,不停地抽搐,雙手緊抓著少陵的手臂,喜兒已不再喊痛,反而是舒服、痛快的呻吟。

少陵感覺到喜兒肉洞裡急促的收縮,一股處女的陰精湧出,燙得少陵龜頭酥麻漲抖,背脊一涼,快速地衝刺一股精液疾噴而出,直入喜兒子宮深處,少陵喘噓噓地挺著肉棍抵著肉洞深處。

「啊…爹….」

初經人事的喜兒那經得起少陵如此瘋狂地摧殘,只有直翻白眼,無力地軟癱在床上………….。

喜兒上學了,因為斷了二年,小娜每天督促喜兒做功課,小娜雖只是國小畢業,但知道良機不再,今天幸運遇到少陵不只收容她們母女,又出錢讓喜兒讀書,不過喜兒也蠻自愛地,功課雖不是名列前矛,也算中等,升上中學,少陵還幫喜兒買了一輛二手腳踏車供上下學用。

很快地,喜兒中學畢業後,母女倆早就知道少陵的工作競爭越來越多,風險也太大,好幾次都因押運疏忽,藥材遭到偷竊,損失不貸,因此不想再增加少陵負擔,所以不願再讀,由於少陵與當地漁貨市場及漁船船老大都有熟悉,於是少陵在市場頂了一個賣魚的攤位,要小娜學開車,考到駕照後買了一輛二手貨車讓小娜母女倆學做賣魚的生意,由於少陵以台灣方式教導,介紹如何挑選新鮮漁貨,起初母女倆雖然生意上語言有些隔闔,但是母女倆漂亮又勤奮,薄利多銷、服務又好,因此,生意也就還做得不錯。

小娜母女倆進門五年了,少陵回台了數次,如不是父母親健在和看看兒女,少陵回台的頻率將會更少,因為少陵已認為找到他人生的第二春,他看到小娜對他的真愛,所以打算長期定居廈門了,於是決定讓小娜母女一個大驚喜,在近郊處買了一棟三樓的花園別墅,並申請辦理與小娜的結婚登記事宜,將小娜及喜兒戶口正式遷來廈門,由於賣魚生意漸佳,酒樓餐館也紛紛訂貨,於是自已也放棄藥材生意開始轉行幫小娜賣魚去了。

喜兒在21歲時嫁給市場一個賣雞的小伙子,少陵買了一間三房公寓套房給喜兒做嫁妝,第二年喜兒生了個女兒,喜兒還經常帶著丈夫及女兒回家看爹娘,但喜兒出嫁後就已經與少陵沒有再有親蜜的行為了。

此篇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完

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 - 返回上頁

註:本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的成人小說內容皆輯綠自 4U 成人論壇的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版,內容為網友上傳,故站內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並不代表本成人成人小說 / 色情小說網的立場。

西班牙EX-SUCK吸引力(女用)



西班牙D5催情水



日本性素液(女士專用催情水)




警告:本成人小說網的成人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成人小說城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成人小說城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